扫码订阅

台湾的“3.22选举”闹剧落下帷幕了。毫无疑问地,马英九这个白眼狼以高票当选了台湾地区第十二届领导人。可以毫不谦虚地说,对于此次国民党人的高票胜选,其实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他们之所以胜利,在我看来其实并不是得益于其在2000年丢掉政权之后的改革,而是民进党上台以来的不思进取与自甘堕落,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2004年连战访问大陆之后,大陆给出的一系列惠台政策的影响与持续效应。只能说,不是国民党厉害,而是民进党太烂。汉卿兄对此发表了一点看法:不要当真,就当成是看一场游戏,权当消遣吧。余窃以为甚是有理。纵观当今世界,台湾政治可以说是最荒诞的政治。哪天要是诸位觉得心情郁闷,无处排解。完全可以看看关于台湾的政治新闻,保证可以让诸君开怀大笑,呵呵。

其实,本没想过要将自己的一点陋见付诸文字,只是在“3.22”以后看到网上一些愤青的过激言论,比如:台湾公投已经是触犯《反分裂国家法》红线,为何大陆不动武;台湾公投制造法理台独,此时不打更待何时;台湾公投大陆无动作,国际威信荡然无存等等,顿觉颇为好笑,一时手痒,就随便写了点东西,当时也是在兴头上,可能写得有点乱,各位看官也是如汉卿兄所说,权当看个故事消遣吧。如果很荣幸和各位观点一致,麻烦跟个帖捧个场,觉得是胡言乱语的,也欢迎批评指正!先行谢过诸位~~

有家公司,叫中华实业公司。公司有两个不成器的手下,其中一个是公司旗下一子公司的总经理,是个女的,姓杜。她自以为掌握了公司的一部分资源,同时也挟持了一部分员工的民意,然后又认为和公司的一个大客户兼竞争对手生意关系不错,(当然,私人关系也不清不楚)就天天要挟公司董事会说要带着一部分员工和公司脱离关系、另立公司,这个大客户呢姓梅,其实在一些行业领域和中华公司也存在竞争,一直想自己做大,但现在迫于一些业务还要深度依赖于中华公司,所以呢不好明里对外宣称中华公司是他的竞争对手,但却一直想将中华公司这部分业务拉过去,最终达到将中华公司挤垮的险恶目的,所以在和中华公司的杜经理发生不正当关系后就一直暗地里默许和唆使她的这种行为,而杜经理手下的这一部分员工里有的男员工是因为被她的浓妆艳抹所蒙骗,一部分确实是她的死忠Fans。这些人呢,因为各自的私人目的曾经一度搞得公司鸡犬不宁,换句话说,叫不好管理;另一个呢姓童,曾经是中华公司的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后因经营不善公司倒闭,被中华公司全权收购,中华公司呢,出于人道主义和历史因素考量(关键是收购资金还不够宽裕),在收购该公司后,仍将一子公司51%的股权交由其负责管理,让其做了这家子公司的总经理,结果呢,此厮仍旧沿用其原来的家族管理模式,前期搞得也还不错,对子公司里要求民主改革的声音镇压得紧,也没出什么大岔子。后期由于家族管理的弊端,加之后面还出了个败家子——一个无耻、私心极重的上门女婿,姓李,叫灯灰。此人私生活极乱,进入童家后不守夫道,和一个一直处心积虑要爬到公司高层的此前一直要求民主改革的杜姓女子勾搭在一起,导致基层员工最终不满此管理体制,最终在一次原本是作秀的民主竞聘中胳膊肘往外拐,把管理权交到了这歹毒女子手里,也就是现在的子公司的杜总经理。但由于其余威和人脉还在,并仗着手上还拥有51%的股权,童家人也还混了个副总当当,一直都想东山再起。可是他家族的那些子孙又是一个比一个没用,到了后期手上51%的股票权被败得只剩26%左右了。更可气的是他这些子孙不但没有其先人那收复失地的雄心,而且也有样学样对手下说凭着手上26%的股权要将子公司分立出去,想自己当老总。为了拉拢这些员工,只好成天虚情假意地说要提高基层员工的福利待遇等等。结果面对母公司这个大股东又没办法做什么大动作,只好天天叫嚷着要母公司拨钱放权,母公司呢,由于没有绝对控股,又怕这样长期搞下去子公司会破产,且出于制衡那女经理的考虑,加之看在其死鬼爷爷面上的私人感情因素(毕竟其爷爷至离开子公司总裁之时也没说过要另立公司嘛!) ,只好尽量想办法给其拉各种业务订单,帮其维持在子公司的管理。

由于杜经理上台后成天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后来又不知天高地厚地在其他几个客户(有姓欧的,也有姓殷的等等)面前叫嚣要脱离母公司,导致几个近年来和母公司业务往来愈加密切的客户深怕因此破坏与中华公司的关系,慑于中华公司日益强大的经济实力,纷纷表示即使她另立公司,他们也不会和她进行业务往来。而童派则因为下台后深刻意识到基层的重要性,通过母公司给的二十几张较大的订单,逐渐扭转了缺乏基层支持的颓势,其实说到底,还是个吃软饭的。可他就是爱装B,总爱在母公司面前摆一副自己才是子公司老大的样子。殊不知,其实,母公司董事会早就注意到了子公司长期以来的派系内斗与管理漏洞,母公司所有员工对子公司这种长期脱离于公司体系的行为的不满也由来已久,许多工人组织出于根本利益考量,也纷纷将通过股市购得的子公司股票交由母公司股东大会代为操作。母公司呢,通过各种渠道,如持续增加子公司业务订单、股权分红等方式,积极笼络人心。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员工认清了子公司两个老总的真面目,他们清楚地知道,只有母公司才会给自己带来真正利益,也疲倦了子公司这长期的内斗,希望能在增加自身既得利益的情况下有更好的发展,但由于子公司长期都是以独立名义对外运作,这些员工早已习惯了这种运作模式和独立公司的自我优越感,所以呢,一时半会儿也确实不太习惯并入母公司的管理体系。所以,在权衡利弊的情况下,他们在今年的民主竞聘中选择了至少不会公开和真正为他们带来经济利益的母公司对抗的童派出任公司总裁。当然,要下台的杜派还会闹,所以带头在竞聘那天搞了个另立公司的民主表决,遗憾的是,她的死忠Fans已经不多了,还不到可怜的三分之一。童派为了表示自己才是真正的员工代表,也只好拿自己家族不光辉的历史自我意淫,搞了一个连他们自己都知道绝对不会通过的“重新以原有公司名义另立公司”的决议,毫无疑问,投票的人不多,没过。不过让童派赚到了一回民意分,从此又多了一张向母公司伸手的王牌。这是母公司董事会没想到的,所以,现在董事会在紧急闭门磋商,寻找对策。但员工都已经看穿了他们的鬼把戏,他们知道只有钱对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母公司呢,除了遇到了童派打民意牌这个小岔子有点头痛之外,其余还是很满意的,因为经过长期的苦心经营,通过惠及基层这一看似简单毫无意义却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已经慢慢地以无形的手段收回了子公司一部分股权,51%以上的股权已经悄悄地逐渐转移到了母公司手上。尽管是耗时费神,但最终目的还是达到了:风平浪静地将子公司的经营与管理权绝对控制在自己手上!当然,子公司的这些动作很快地传到了母公司的职工代表大会耳朵里,很大一部分年轻的新员工听到后可以说是群情激愤,纷纷议论作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的公司,怎么可以容忍子公司做出这些近乎于公然宣示分裂公司的举动,尽管最终没有成功,但也是不可以容忍的,因为它已经影响了母公司的威望等等。母公司董事会也注意到了公司员工的不同议论与质疑,但一直没有作出正面回应,因为几乎所有董事都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冷笑。面对即将成为自己囊中之物的子公司,它的做法无非就是一次垂死挣扎而已,对于同行而言,这也是它们乘机一并破坏公司体系,进而瓜分公司的大好机会。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又何必因为自己的过激之为授人以柄,而遭至其它同行的一致讨伐呢?做为一个国际化的大公司,母公司始终不希望用强行收购这一近乎暴力的方式(尽管已经拥有49%的股权),因为这很有可能引起同行的恶意介入和公司员工的集体性大罢工,这样既不利于自身的发展,又不方便收购后的管理。而是希望能够缓和、和平地将子公司收归旗下。最终,在商场上留下一个漂亮的回旋踢,这才是母公司在国际化竞争中出奇制胜的王者之道!!!

时间最终将证明一切。兵者,攻城为下,攻心,方为上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