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西的悲情日记:爱的挣扎 宛西悲情日记:爱的挣扎 第十九章 错爱开始

独1狼 收藏 0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8/[/size][/URL] 阿伟明白今晚对宛西来说,无非又是一个小小的冲击,看着眼前这个傻傻痴痴的小可人,心里荡起一丝怜惜,笑着摇摇头,小心地替她包着伤口。 “嗤——”宛西疼得抽回了手,眼圈红了。 “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了?”阿伟关切地问。 “再忍一忍就好,不用酒精消毒会发炎的。”阿伟柔声说,轻轻地拉着宛西的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8/


阿伟明白今晚对宛西来说,无非又是一个小小的冲击,看着眼前这个傻傻痴痴的小可人,心里荡起一丝怜惜,笑着摇摇头,小心地替她包着伤口。

“嗤——”宛西疼得抽回了手,眼圈红了。

“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了?”阿伟关切地问。

“再忍一忍就好,不用酒精消毒会发炎的。”阿伟柔声说,轻轻地拉着宛西的手。

宛西看着曾经给她带来伤心、一向霸道男人,竟然很细心、体贴地为自己处理伤口,有些不敢想信,用怀疑的眼光一直看着他,想从他的脸上能找出一点答案来。

“现在还疼吗?”阿伟替她包好伤口,温柔笑语道,看着发呆的宛西,用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

“一点点——不太疼了!”宛西含羞带怯轻声应到,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他,也不知怎么了,此时心跳得飞快。

阿伟见宛西终于说话了,看着她欲语含羞的模样,激动得一把搂住了她,在额头轻吻了一下。

“我知道你现在还恨我,可是我也不知怎么了,自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就觉得你是我要的人。”阿伟搂着宛西,轻轻地说。

“如果你不反对,我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让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是真的!”阿伟真诚是看着宛西。

宛西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反对,静静地倚在臂弯里,听着阿伟的述说。


阿伟是土生土长的N市人,家有五口人,父母、哥哥和妹妹,父辈都是搞餐饮的,大伯和几个叔都很会做菜,外婆是当地开面馆的名家,舅舅是技校食堂的,父母都在饮食用服务公司上班,当然哥哥也是厨师了。

因为从小在城里长大,小时候又调皮,家里经济不景气,父母成天为挣钱养家忙碌着,没有太多的时间管孩子,哥哥性格较为内向,可阿伟打少就调皮捣蛋,上学时就时常打架,因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就缀学了。年少轻狂,成天与社会小混混在一起,肯定也学不了好,吃、喝、嫖、赌样样有,小偷小摸常不断,打打杀杀家常饭,经常是惹得父母生气,但又拿他无可奈何。

十八岁那年,父亲因常年酗酒猝死在公共厕所里,突如其来的噩耗,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家里的经济再度陷入了困境,母亲一个人要拉扯三个孩子,天天起早贪黑地拼命挣钱,母亲的一次大病,差点丢了性命,让阿伟受了不小的打击,从此发誓要从新做人。

十九岁那年,开始了打工学艺,在一个熟人介绍的小饭馆里当学徒,天天洗碗,打扫卫生,有时间就练切菜,练刀工,踏踏实实地干了两年,厨师的基本功也有了大大的长进。

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遇上了当地有名宾馆的大厨老何头,看上了阿伟爱学、上进,也有一定发展潜力,就收下了阿伟这个徒弟。阿伟一下子从小饭馆跳到了大宾馆,在优越的条件下,平时勤学苦练,也从师兄弟那里淘来不少经验,又加上名师指点,阿伟在厨艺上是猛飞进长,二十岁就考上了国家二级厨师的荣誉证书。

出色的技能,人也长得不错,身后肯定天天围着一帮小服务员。阿伟生性就有些放荡不羁,何况原来在社会又染了一些不良恶习,对于这些送上门来的小姑娘肯定是来者不拒,成天前呼后拥地天天下饭馆,住旅馆。

就这样的放荡生活过了好几年,二十五岁那年,在舞厅认识了现在的老婆田萌,在一帮朋友的打赌下,打包票能把她搞到手玩一玩。那时候田萌长得娇小玲珑,年芳二十二,又在国营单位上班,为了不在朋友们面前丢面子,阿伟成天纠缠不放,到田萌的单位门口耍赖皮,软磨硬泡,田萌经不住阿伟的攻击,终于与阿伟发生了性关系。

就这样,一来二去,田萌也被这个花花公子的霸气和不为人知的“体贴”所吸引,也是主动找阿伟玩,做爱,她喜欢阿伟的床上功夫。半年过去了,田萌来找阿伟说自己怀孕了,着实把阿伟吓了一跳,想劝田萌把孩子打掉,可是田萌不答应,天天哭闹,以死来威协。阿伟没了办法,后悔当时意气用事,想在哥们面前显摆显摆自己,根本没打算和田萌结婚,现在生米煮成了熟饭,闯下了祸根,也失去了自由,在朋友们的劝说下与田萌结了婚。

婚后阿伟与田萌关系一直不好,天天吵架,一场儿戏把阿伟困在了家庭里。他还是放不上放荡的生活,成天不着家,照样在外与服务员们乱搞关系。田萌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为了快出世的孩子,她想用孩子来拴住阿伟,所以忍气吞声,天天以泪洗面地过着寂寞的日子。第二年三月,田萌临产被送到医院,可是阿伟却慌了手脚,他在外沾花惹草,没有安全防备的情况下把一个服务员的肚子搞大了,二个多月都不知道,凑巧的是在田萌快临产时,那个服务员肚子疼被送到了同一所医院。阿伟找来了铁哥们和亲哥哥在产房候着田萌生孩子,自己却在另一个妇科室内等待做人工流产,事后,这件事被朋友当做笑料传布。

田萌顺利产下一个女孩,白白净净,清秀可爱,孩子出生,长得也漂亮,把阿伟的花花心思拉了回来,一心用在了孩子身上。可是好事不长,本来与田萌就是短暂的时间内结婚,根本就谈不上互相了解,婚后有了孩子,见阿伟回心转意,田萌的真实面目露出来了。城里的势力眼,觉得自己在国营单位上班,瞧不起阿伟的家人,婚后一直对婆婆不好,也从不不叫“妈”,与家里所有的亲戚也是冷嘲热讽,亲戚们也对田萌评价也不怎么好,这让阿伟生了气,看在幼小的孩子份上,一直与田萌凑合过着。

家庭矛盾日益恶化,田萌成天进出舞厅,打麻将不着家,把孩子托给年迈的娘家人,让阿伟到了极限,有了与田萌离婚的念头。




阿伟讲述着他的家庭、婚姻及个人的成长经历,皱着眉头,表情沉重,好像经过了一段艰辛路程一样。

“我是为了孩子才忍到现在的,要不然——”阿伟还想说下去,却听见一阵痛苦梦呓声传来。。。。。。

原来在阿伟讲述他的精彩故事的时候,宛西由于今晚喝得有点多了,又加上悲伤过度,大哭过后有些累了,听到一半就不知不觉得睡着了。

阿伟看着宛西迷蒙的眼神有几分空洞,无神的状态看起来有几分梦游的感觉,又好像有几分恐惧。

“怎么了?”阿伟放低声音。

“不要离开我,不要。。。。。。”宛西低喃着。

“好、好、好,不离开你的,好好睡吧!”阿伟抚摸着她的头,柔声哄着。

“不要,你说过的,一辈子不离开我的!”宛西无意识地低语,突然,泪水一行行地掉了下来,死死用手抓住阿伟不放。

“别哭,宝贝,我永远不离开你!”阿伟轻轻抱住宛西,心里一阵酸楚,是自己给她带来了伤心和噩梦。

宛西好像没听到一样,只一个劲儿地紧紧攀住他,仿佛溺水者攀紧救命浮木一样,将她那泛着冰凉的身躯紧攀住他散发暖意的身体。

“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宛西继续喃喃自语。

“我不走了,不走。”听出她的不安全感,阿伟顺着她的话给予安慰,“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睡吧,睡吧。。。。。。”阿伟像是搂着自己的女儿一样,轻唱着摇篮曲。

可能是因为阿伟低沉的嗓音极适合抚慰受伤的心灵,也可能是宛西听明白了阿伟的心意,慢慢地又睡着了,清秀的面容枕在他的胸口上,虽然略显得苍白却少去了几分愁容,看起来平静多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情势怎会演变成这样?宛西受的伤害太深了,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错,给她留下了一场噩梦。

阿伟皱起了眉头,拨开她脸颊的发丝,顺道擦去脸上的残留泪痕,对着那清秀带稚气的睡容,心里发誓一定要给她幸福!

低头直勾勾看着宛西的睡颜,突然间,阿伟有几分燥动,此情此景,让他无法不产生困惑和冲动。。。。。。


长长、长长的一觉醒来。。。。。。

因为睡得很香,宛西几乎忘了睡着之前所发生的事,几乎。

长时间的侧枕,脖子有点酸酸的,手掌的隐隐作痛让宛西牵动了回忆,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痛苦地皱起了眉,她总觉得发生的那些事和听见的故事不是真的,但脑海里还是浮现出可怕的画面,耳边回荡着他的声音。

宛西紧闭双眼,长长的一觉是她这段时间来睡得最好的一晚,她试图理智地面对一切,她告诉自己,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宛西稍稍喘了一口气,慢慢地张开了眼打量她所在之处。

如果、如果她没看错的话,旁边还睡了一个人吧?

而且再正确一点来说的话,那是胸部,一个带着男人体香味的胸部。

宛西眨了眨眼,睁大眼睛,顺着那胸部看去。。。。。。

她不知道那算不算心里有鬼,他们身上盖了一个薄毯子,自己还躺在臂弯里,但在看见那英俊安适的睡颜,她吓了一跳,真的吓了一大跳,很直觉地看向自己的穿着。

虽然有些污损,但衣服仍是好好的穿在身上,加上那“重要”的、非常“重要”的重点部位并无疼痛感,这才让宛西安心了一些。

两个人怎么会睡到一块呢?因睡熟前曾发生过什么事根本就想不起来了,所以更别说眼前的状况了。

难道、难道他是想用这种方式得到我的原谅,还是设计好了让我去爱他?最终也没想出结果来,宛西从沙发上跳起来。

“起来,你给我起来!”宛西发着怒火,又打又扯的,就是要他起来。

“你醒来了?”阿伟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揉搓着酸疼的胳膊。

“你可恶!”宛西劈头盖脸怒骂,“这样与我睡在一起,算什么?”

“可恶?”阿伟被骂得一头雾水。

“明知道我讨厌你,你还。。。。。。到底想怎样啊?”宛西快哭了。

“我没想怎样,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然后再送你回去的,但没想到说到一半,你就睡着了,还做着噩梦死死抓着我不放,我不忍心弄醒你,所以才在这里陪着你的,你看我的胳膊被你压了一晚,都麻了。”阿伟甩着胳膊,慢慢地说明经过。

“不过,昨晚我再霸道了,还弄伤了你的手,我给你道歉。”阿伟带着歉疚的表情看着宛西。

“你是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对不对?”阿伟接着问。

宛西僵立在原地,想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因为她自己确实也记不清楚了。

阿伟心里一阵窃喜,他的设计的一场情感戏,引起了她的好感,她似乎也不那么排斥他了,而且很成功。

宛西无语,不知道该怎样去完结这一晚发生的事,傻傻地看着受伤的手发呆。

“醒来,一会还要上班呢!我送你回宿舍洗漱吧!”迟迟不见宛西回神,阿伟伸手轻柔的在她额头上拍了一下。

“可是。。。。。。”宛西还想拒绝阿伟对她的一切行为。

“好了,以后再说。”阿伟催着宛西。

经过了这个不寻常的夜晚后,宛西不再那么怨恨阿伟了,反而对他产生了一些微妙的感觉。

——这是好的现象?还是错误的开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