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8/



宛西在音乐的感染下尽情地释放自己,优美的舞姿赢得了同事们的大声喝彩!

——没有了忧愁,没有了悲伤,没有了。。。。。。

——累了!

带着醉意的宛西喘着气斜躺在沙发上,脸上洋溢着快乐、幸福的笑容,是酒精和刺激的音乐让她忘记了一切。

“宛西,我能和你谈谈吗?”阿伟出现在宛西面前。

沉浸在欢乐气氛里的宛西本已暂时忘记了这个给她带来痛苦的人,但这时阿伟的出现让她很是吃惊,清醒了不少。

“啊!”宛西看着眼前这个人,张大了嘴。

“怎么是你!你走开,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宛西一下子变了脸,眼里充满了怒火。

“宛西,你听我说——”

“不听,不听!”宛西愤怒地捂着耳朵,大声叫着。

宛西的尖叫,引起了不少同事的回头,阿伟的面子也有些挂不住了,他一把拉过宛西,拖着往大厅后门走去。

“啊!”宛西一声惨叫。伟宛西没想到阿伟会有这样的举动,被阿伟突然一拉,也没有提防,一不小心摔了地上,手掌戳在地板上,痛得大叫。

“放开我!”宛西丢丢手,眼泪流下来了,估计是冲劲太大,手磨破了。

大厅一阵寂静,同事们都惊讶地看着他们,阿伟看见宛西摔倒在地上惊动了大家,立马蹲下身抱起宛西,三步两步地消失在后门楼道里。

宛西见自己被阿伟抱在怀里,更加恼羞成怒,大声尖叫着,也顾不得手疼了,一只手抓着阿伟的头发,另一只手使劲地扇了阿伟一巴掌,想用暴力来挣脱。宛西哭着,一把鼻子,一把泪,越是想挣脱,阿伟是搂得越紧,宛西都快透不气来,使尽了全身力气也没挣脱阿伟的两只大手。最后没办法,没有力气了,生气之下把鼻涕都擦在了阿伟的衣服上。

不管宛西怎样打,怎样抓,阿伟吃劲地抱着宛西一步一步地迈向二楼酒吧。

二楼是一个夜总会,阿伟怎会带宛西来这个地方呢?原来二楼看堂子的袁峰是阿伟的干兄弟,要想先强制服宛西,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到最近了地方了,抱着一个一个百多斤大活人,能坚持多久?

宛西没有力气再去反抗,任由两只大手抱着,闭着眼倦在阿伟的怀里轻轻抽泣。

“好了,下来吧!”阿伟气喘吁吁地把宛西放到沙发上。

宛西见自己被放下,站起来把阿伟推倒在沙发上,转身想往外跑。

阿伟早看出了这个女人今天不是那么好制服的,反手抓住宛西的手,顺势用力一拉,宛宛西整个身体压在了阿伟身上。,用力过猛,宛西扑下去的时候,樱脂色的唇正好吻在了阿伟的嘴上。

一时间,两人似乎都感觉异样,宛西的身子僵硬着,以一种非常贴近的距离睁着大眼睛瞪着他,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宛西吓得连哭都忘了,脑子“嗡嗡”作响,想挣扎起身,却发现为时已晚,娇小的身子已经被他按住,动弹不得。

“放开我!”宛西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求求你,放开我!”宛西悲伤至极,低声吟道。

阿伟看着这个爬在身上的泪人,在灯光下更显得娇美可人,心疼地叹了口气,抚挲着她泪湿的小脸,宛西生气地撇过脸去。

“宛西,我——”阿伟用大手端正宛西的脸,深深地凝视着她,欲言又止。

宛西想再次反抗,晚了,冷不防让他拥入怀中,用他那厚厚软软的唇封住了她泣求的小嘴儿,吮弄着她的唇,手在她的身上开始游走。

“怎么会——?” 宛西一时吓得没了主意,心呯呯直跳,身上有些发抖,完全无招架之力,紧紧闭着眼任他抚摸,任他亲吻。

没有人计算时间,他们温存了多久,他的唇慢慢地离开了她,轻轻的把她扶起身来。

“好了,还想逃吗?”阿伟深情地捧起宛西那张娇美的脸。

“不是做梦吧?”刚才的举动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脸蛋倏忽红了起来,宛西没敢抬头,皱着眉头看着被擦伤的小手,竟然忘了疼痛。

“别动,我去找点药来。”阿伟看着被擦伤的手,说完转身离去。

宛西的脸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她抚着双唇,一动不动地想着方才的情况,心里满涨着无法理解的情绪,生气、恼怒、不可思议,除了想大骂以外,还多了一丝涩然的羞怯——

宛西抬头打量四周,这里灯光很暗,只有几道彩灯在闪烁,今晚这里的人很少,也可说是没有客人,只有几个坐台小姐在一边无聊地玩着牌,阿伟经常到这里玩,也是很熟了,对于他们刚才这边的动静,根本是无动于衷,习惯为常了。

宛西回头向吧台看去,只见一个三十出头的胖胖男人正在悠闲地喝着啤酒,与阿伟说着什么,还不时地看着宛西。

“难道刚才他——?”宛西被那男人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脸红得低下了头,想起刚才那一幕。

“不会的,他肯定没看见的——”宛西还在思量着。

“想什么呢?”阿伟手里拿着酒精和创口贴,俯首问。

宛西没有回答,只是用哀怨的眼神狠狠地瞪了一眼阿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