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8/

“他们怎么会——”服务生们张大了嘴。

“是啊,怎么会在一起?不可思议!” 厨房的学徒们也议论着。

“不过他们俩还真有点般佩呢!”服务员小艺有些羡慕。

宛西与阿昌天天成双成对的进出,亲密的接触,让所有的人有些大惊,当然阿昌的师傅阿伟是看在眼里,气在心里,没想到这个闷葫芦抢在了他的前面,坏了他的好事。

中午吃完饭,宛西整理好包间,摆好餐具正准备下班。

“宛西,听说你和阿昌在谈对象?”阿伟突然出现在包间门口,一口酒气。

“啊?奥,是。”宛西看了一眼阿伟,紧张的答道。

“宛西,今天中午能不回宿舍吗?我们谈谈。”阿伟阴沉着脸。

“有,有什么事吗?”宛西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轻易放过他们的,想起阿昌那晚说过的话,不知今天会是怎样的状况?宛西有些茫然。

“宛西,中午谈谈可以吗?”阿伟再次发问。

“谈什么?那,那好吧。”宛西不再敢正视阿伟。

宛西和阿伟坐在包间的椅子上,两人没有说话,片刻的沉闷,空气好像要凝固,让人觉得有些窒息。

阿伟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今年二十八岁,个子一般,一米六八,面目清秀,白白的皮肤,天生的娃娃脸,显得那样的年轻,一张可与女人相比的樱桃小嘴,唯一有点缺点就是眼睛稍小了一点,身材有些发福,也可称得上是成熟、有魅力的男人。

不过是不知道他结过婚,不知道他的以前的话,会倾倒痴情姑娘的。

“宛西,我今天找你是有事想和你说——。”阿伟说到一半又止住了。

“你不能和阿昌谈对象!”

宛西从坐下一直低着头,神色紧张,始终不敢正眼看阿伟,心里有些害怕,不知阿伟要做出何样的举动。

“为什么?”宛西抬头正视阿伟。

“不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阿昌就不能再喜欢你了!”阿伟面带怒火。

“啊?喜欢我?”宛西一愣,没想到阿伟会直言说出这些话。

“可,可是你已经结婚了呀?”

“结婚了怎么了!就凭我是他师傅,我喜欢的他就不能再喜欢!”阿伟霸道地说。

“阿伟,你太霸道了,他是你徒弟没错,你管不了他的私生活!”

“你说什么?私生活?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夺走我要的东西!”阿伟有些激动,脸涨得通红。

“你不信是不是?我会让你看到的!哼!”阿伟轻蔑的一声冷笑。

“阿伟你想干嘛?”宛西似乎听出了阿伟的弦外之音。

“不干什么!我会让他服气的!”

“好了,不跟说了,我是先来给你打招呼的,让你有个思想准备!”阿伟拍拍宛西的肩膀,似笑不笑地走出了包间。

宛西被阿伟一拍,不由打了一个寒颤,“阿伟他不会——?完了!完了!”

“宛西!救救我!”只见阿昌满脸是血,肚子、背上都被刀刺伤,鲜血从伤口里涌出,全身都染成了红色,躺在地上向宛西伸着血腥的手。阿伟面容扭曲,哈哈大笑,笑声让人毛骨悚然,拿起带血的刀向满身是伤的阿昌走去——

“啊!不要——!”宛西嘶声裂肺地大呼。

“宛西!宛西!”好友甘静听见宛西的喊声,跑了过来。

“我,我——!”宛西从惊惶中缓过来。

“你怎么了?看到什么了?”甘静摇着发愣的宛西。

“快说呀!你刚才的表情吓死我了!”甘静擦着宛西头上的冷汗。

“静,静,我,我看见阿伟把阿昌杀了!”

“阿伟拿着刀,阿昌满身是血向我求救——”

“快,快去报警!”宛西惊恐地拉着甘静。

“宛西!你怎么了?谁对你说了什么吗?为什么害怕成这样?”

“不怕,不怕,这是你的幻觉而已,没事的,没事的。”甘静搂着宛西安慰着。

宛西哭泣着把阿伟找他的事说了一番,心情紧张过度,所以眼前浮现出了一场血腥之灾。

甘静此时没再说什么,除了安慰还能为宛西做些什么呢?这种事谁也插不了手,也不敢插手,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呀!甘静心里一声叹息!

好吃街的“脆肠火锅店”的包间里,死气沉沉,气氛紧张。

“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吃饭,是想给大家公布一件事,还请各位作证!” 坐在上首的阿伟开口。

在座的五六个徒弟面面相嘘,今天气氛有些不对,师傅今天又要唱哪一出?

阿昌坐在一边没吱声,他知道今天这一桌摆的是鸿门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