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西的悲情日记:爱的挣扎 宛西悲情日记:爱的挣扎 第十三章 初吻

独1狼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8/[/size][/URL] 宛西开始提心吊胆的地过着一天又一天,但愿能平安无事的在这里打工挣钱,别再惹出事来丢了工作呀! 往往事与愿违,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不该发生的永远不会发生,这就是难以捉摸的世间繆论! “冤西,我想跟你说件事。”阿昌对准备下班的宛西说。 “什么事?要紧吗?要不改天也行,我还要回去洗工作服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8/



宛西开始提心吊胆的地过着一天又一天,但愿能平安无事的在这里打工挣钱,别再惹出事来丢了工作呀!

往往事与愿违,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不该发生的永远不会发生,这就是难以捉摸的世间繆论!

“冤西,我想跟你说件事。”阿昌对准备下班的宛西说。

“什么事?要紧吗?要不改天也行,我还要回去洗工作服呢!晚了明早干不了!”宛西害怕阿昌说出喜欢自己的话。

“宛西,我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的,今晚你一定得听我说。”阿昌有些急燥。

“那好吧,我们找个地方说吧。”宛西看着阿昌那么坚决,应下了。

他们来了华新街的一个天桥上,初春的夜晚还有一丝凉意,看着这美丽的城市,到处灯火通明,车辆从桥下急驶而过,两人沉默了。

“宛西,我,我喜欢你,你跟我走吧。”阿昌打破了沉静。

“啊?”宛西其实心里早有准备,但还是被阿昌的直白吓了一跳。

“宛西,你知道吗?你现在在这里也不是很好干呀!”阿昌的话有些委婉,话里有话。

“为什么这样说?”宛西还是弄不明白阿昌的意思。

“宛西,我本来不想说太多,但是我确实很喜欢你,不想让你受到伤害,这些话憋在心里好久了,不得不说了。”

阿昌也是个农村小伙,家里还算富裕,姐姐打工嫁到了福建,准备在福建开个饭馆,想让弟弟学厨做川菜,出徒后到福建帮着打理饭馆。阿昌与老板的情妇阿敏是同村也是远房亲戚,所以到了银河酒楼后厨打小工,在阿敏的介绍下,阿昌拜阿伟为师傅,当了第四个学徒。


宛西的出现给整个银河酒楼添了不少色彩,很多人都在打宛西的主意。阿昌天天与师傅阿伟在一起,阿伟对宛西的举动也有所闻。一次师徒聚餐上,阿伟当着众徒弟的面,侃侃而谈宛西长得漂亮,也有气质,没准还是个没开苞的处女呢!惹得大家一阵狂笑,众徒弟讨好地怂恿阿伟一定要搞到手!

阿昌心里一阵后悔,拜了这样一个人为师!

他最近又从师兄弟那里得知阿伟年轻时是市里的一个小痞子,一直不务正业,直到二十岁时才收手学艺,二十五、六结婚生子过后改邪归正,但有时心数也不是很正,特别是他当厨师几年来,不知用多少花言巧语,乱搞了多少服务员。人有缺点就有优点,阿伟曾受到全市有名的大师指点,川菜、家常菜做得是全市属前十名,也考上了二级厨师资格证,技能方面确实也是一个值得学习的好师傅。

阿昌得知阿伟的这些事后,怕善良、单纯的宛西也被所迷惑,急在心里,吃不下也睡不着,想找机会对宛西说明一切,但又没勇气,但看着自己的师傅阿伟一天天的追紧宛西,所以鼓足了勇气打算告诉宛西实情。

宛西听完阿昌的话,也想起那天服务员们说的话,阿伟原来还真是不一般的人啦!一阵凉风吹来,身上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谢谢你,阿昌,能告诉我这些事。”宛西看着眼前这个诚实的男人,心里感到很温暖。

“宛西,只要你过得好,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以后我会天天保护你的!”阿昌一下拉住了宛西的手。

“阿昌,不要这样,会被人看见不好。”宛西抽回了手。

“宛西你能答应我吗?我们一起去福建吧,我不学徒了,你也不在这里当服务员了,好吗?”

“阿昌,你不要傻了,不要为了我放弃了姐姐的期望,没有学好徒,怎么帮助你姐姐打理饭馆呀。”

“还管那么多了,到了那里再慢慢学,那边也有川菜厨师。”

“阿昌,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不能跟你走呀,就算不在这里干了。”宛西心痛,她怎么能远走他乡呢?家里的妹妹还需要钱上学,家里还得靠这份补助养家呢!

“阿昌,你不了解我,有很多事我不想说,我也想找自由、也想幸福快乐,可是事不由人啦!”宛西向阿昌说出了家里的情况和自己的处境。

“宛西,你太苦了,相信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

“阿昌,不要为了我而改变所有计划,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宛西没想到这个阿昌对自己那么好,感动得泪花在眼里打着转。

阿昌深情的看着宛西,心里又是喜爱,又是心疼,一把拉过宛西搂在了怀里,一片柔柔的厚唇印在了宛西的嘴上,宛西闻到了一股男人的气息,呼吸急促,不由得全身一颤,宛西的颤动让阿昌搂得更紧了。

“你?你干——?”宛西大惊,没等宛西喊出来,已被厚厚的嘴唇封住了。

这是第二次被男人抱在怀里,这次的感觉不一样,觉得很幸福,很踏实,宛西也伸手抱住了阿昌的腰,两人紧紧地贴在了一起,两人都不愿意分开,希望时间能停滞不前。

“我这是怎么了?这是我的初吻!怎么就这样——”宛西一下了推开了阿昌,有些惊慌。今天自己有些失态,心砰砰直跳,脸蛋红得像一颗熟透的西红柿。

空气顿时凝固了,天桥下的车声也没有了,只听两人的心在乱跳。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宛西低头轻声说。

“时间是不早了,我,我送你回去吧。”阿昌也有些不自在。

两人下了天桥,谁也没再说话,低着头默默地走在人行道上,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到了女生宿舍,阿昌看着宛西进了门,也转身回了男生宿舍。


这是默契的表现还是情感的冲动,宛西和阿昌两人也说不出来,也许是互相传达爱意的开始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