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传说之烈焰魔骑 番外篇 第三十八章 一夫当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4/


“什么人?”

守卫城门的警卫挺枪喝问,当看见来人从怀中女人的胸前抬起头来,立刻放松了警惕,恭敬道:“原来是第八军团长大人,不知您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座驾上,蓝夜往口中倒了一口酒,然后把酒壶一扔,丢给眼前的侍卫,在侍卫接到酒壶一愣中,蓝夜的大手如游蛇般迅速钻进妮可半敞的领口衣襟内,手掌整个覆盖住那圆挺饱满的酥胸,然后大力一握,受此刺激,怀中的妮可禁不住发出“啊”的一声,整个身体往后仰去。蓝夜用双膝轻轻顶住妮可的身体,同时趁势贴前,口中伸出长长的舌头,从妮可诱人的乳沟开始,一路往上添了过去,妮可的口中不断发出“哦啊”的呻吟声,直到细嫩的樱唇被蓝夜的大口紧紧封住为止,短短的十多秒时间,这幕淫乐的场景直看得那些警卫呼吸急促快把眼睛瞪出来了,下半身不约而同地都充满了热血。

蓝夜抬头发出满足的感叹声,然后微笑着对身前眼睛紧盯着妮可胸膛猛瞪的守卫大声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各位守护东城的兄弟,本将军有感于你们忠诚和辛苦,特意从府中带出美酒和佳肴来慰劳你们,当然,也少不了我们美丽的花姑娘们!大家快来吧!可不要浪费了今晚的大好时光啊!——”

蓝夜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开去,立时引起城墙上一阵骚动,为了确认消息的真实性,墙上和附近的守卫纷纷跑来,一看,蓝夜的车上坐满了十几个打扮十分艳丽的美女,而后面的两辆马车上则装满了大酒桶和各式菜肴,几乎所有人都同时发出欢呼声,跑上前去大拍蓝夜的马匹。这些东城的守卫对其他义军能在城中大肆抢掠而自己却只能在这里守着无聊的大门早就感到十分不满,蓝夜的行为无疑是雪中送碳,让这些守卫感激零涕都来不及,根本没谁去怀疑什么。

“对了,这里怎么只有你们中队长级别的?你们的长官呢?”

询问了他们的级别后,蓝夜感到有点奇怪,他身边的一个中队长解答了他的疑惑。

“巴拉莫长官带着一众大队长们去‘打猎’了,留下我们负责看守城门。”

从这个中队长的说话的眼神和语气来看,蓝夜明白所谓的“打猎”是什么意思了,想必是到什么地方抢掠找女人快活去了,这正合了蓝夜下怀,当即举杯朗声道:“弟兄们,你们的长官都风流快活去了,那我们也不要错过时光,尽情享乐吧!”

在众人的轰然叫好声中,蓝夜再次大声道:“本将军宣布,今晚谁的酒量最大谁能千杯不醉,那身边这些花姑娘,就会陪谁睡觉!只有最强的男人才配拥有女人!—”

“喔哦哦——”

听到蓝夜的宣布,所有人都发出怪叫,在美丽女人们频繁劝酒下,个个都玩命般的开始拼酒。

美酒加上美女的威力大出蓝夜意料之外,半个时辰之后,东城的守卫大部分都倒在了地上,而一些酒量比较好的也是喝的神志迷糊,被蓝夜暗中一记手刀让他们“睡”了过去。

推开大门,临别在即,车上的妮可担心地道:“将军,和我们一起走吧!您一个人留下来太危险了……

蓝夜摸了摸妮可的脑袋,道:“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等你们逃出一段距离后,我也会走,所以不要耽误时间,尽快走吧,这样对你们和我都好。住,要一直沿大路向东走,百里之外就是你们埃塞梅斯军把守的城池,但不要在里面多做停留,有机会就向更东的方向转移,这些财物带着,以后会有用的。”

望着马车消失在远处的夜幕之中,蓝夜的心感到一阵失落,他知道,他可能再也见不到妮可她们了,刚才车上香艳旖旎的一幕虽说是做戏,但蓝夜的心确实被整个燃烧了起来,到现在,他的心还激烈地跳动着,脑袋里存留着和妮可亲热紧贴的镜头。

当妮可邀他一起走时,蓝夜差点就答应了,但想到种种原因,他最后还是放弃了。现在的他不再是个将军,只是个普通人而已,而获得自由的妮可她们将重新恢复她们贵族的身份,自己这样一个既没身份又容貌的落魄小子凭什么去对人家报有幻想呢。既然不会有结果,那么,是及早切断这根线为好,免得到时候自己伤心也让别人为难。

“啊,爱情呀,真是让人既伤感又欢喜呀……还没开始恋就已经先失了,真是人生悲剧啊——”

发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感叹,蓝夜重新走回城内,从那些东倒西歪的守卫身边挑拣着各式武器放到城门的角落。

“OK!一切准备妥当!行动开始!”

蓝夜从武器堆中挑了件顺手的长枪便向远处的房屋迅速移去。蓝夜之所以要留下来,一方面是为妮可她们的逃走断后以争取时间,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能不能再多救些人出去,远的地方也许不行,但在东城的附近一带必然还存活着一些城民,只要让他们知道从东门可以顺利逃出去,他们必然会走的。

救人行动有三项难度,一是要找到他们,二是要不引起骚动,三是要迅速,时间绝对不能拖的太久。所以仔细的一点点搜索是不可能的,那就只有从那些完好的房屋下手。

蓝夜很快就从那些亮着灯的民房里找到了活着的女人,但同时房里还有数量不等的起义军。蓝夜偷偷接近这些正专心奸淫玩弄女人的义军,然后以雷霆万钧之势进行偷袭,在他们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前击晕他们,然后告诉那些女人,现在东门大开,要逃的话就趁早,接着便立刻向下一间房屋潜去。

蓝夜的速度非常快,在黑暗中活动本就是他所长,也不知袭击了多少房间,救出了多少女人和孩子,就在这时,东门响起“当当当”的警钟声,蓝夜知道,必然是有义军来到东城看到异常状况因而敲响了警钟。人手不足,不能两面兼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必须立即赶回东城,打倒那里的义军。

“附近躲藏的居民听着!现在东门大开无人防守,从那里可以逃出去,要走的速度!!我会为你们断后!!!”

跃上一处屋顶,蓝夜放声吼完这句后,便飞一般的向东门掠去。

一到东门,就看见一队三十多人的义军正四散着挥刀砍杀那些逃向这里的城民。蓝夜执起长枪迅速突进,左劈横扫间,一下子打倒了十几个,其他人看势不对,想要集结起来,蓝夜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化为魅影袭击过去,起义军根本无法掌握蓝夜的身形就被全部击倒在地。

望着远处越来越接近的火龙,蓝夜高声对城墙附近喊道:“起义军快到了,你们快走!”

两边城墙上立即冒出一大堆人影来,蓝夜大都没见过,他们很多都是蓝夜之前所救之人的亲人,因为来得太迟而没走掉,便躲在附近或躺在地上装死。

“感谢大人您的救助,愿主保佑您……”

从蓝夜的身边纷涌而过,人们低声说着感激的言语,便向东边的方向逃去。

剩下的人不是很多,在起义军到达东门之前,基本上都已撤离。输阵不输势,望着眼前的起义军越聚越多,蓝夜长枪一挥身上爆出惊人气势,与身前的敌人紧紧对抗着。

“辟仁迪将军,这算是什么意思?”

说话的人是第五军团长的帕克莱基,看到眼前倒下的一大片东城守卫,再看到蓝夜横枪据守城门口,这画面怎么看都只能联想到是蓝夜袭击了起义军中的结果。但这结果有点匪夷所思,本是己方的将军突然袭击东城,最后尽然还敢独自一人留下面对大军,这种事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所以在没问清楚前,他没有冒然下令攻击。

“是帕克莱基将军吗,很明显啊,我攻击了城卫,如此而已。”

“为什么?”

“厄,为什么?嗯,这是为什么呢……”蓝夜偏头想了想,自己似乎也感到有点迷惑。说起来自己一开始的目的只是救出妮可她们罢了,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她们应该安全了,那自己还留在这里和整个城的起义军对抗是什么意思?

“不会吧,原来我是这么有正义感的?”

认真想来,自己之前的行为还真是愚蠢啊,放着好好的军团长将军不做,而冒险跑去救那些毫无相关的人,想想都觉得亏。将军啊,意味着财富权势女人,自己受一时的正义感驱使竟然就这样全部放弃掉了,唔,好心痛……

(妈的,好人果然做不得,没一点好处,太亏了!)

想是这样想,蓝夜倒也没立即掉头要跑的打算,毕竟已经做了,如果现在自己跑了,城外那些还没逃远的民众势必会被起义军追上杀掉,是自己让他们抱有希望逃出城的,如果就这样死了,那就真的是自己的责任了。虽不认为自己会是那种有强烈正义感的人,但以后良心上多多少少肯定会有些难过吧……

理清了思绪,不再有什么犹豫,蓝夜朗声回答道:“帕克莱基将军,我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让这些可怜的城民能够活下去1”

“你的行为太愚蠢了,卡多雷陛下刚下了击杀令,你被判为通敌之罪,抱歉了!所有人听令,给我杀!”

一声令下,义军潮水般向蓝夜所在的城门汹涌而去,整个东城城墙附近的空地都被达到近十五万犹如洪水般的人潮迅速淹没掉。

据三个月前艾欧利孤身激战几万埃塞梅斯大军之后,史上第二次敌我双方人数差距多达十几万倍的战斗开始了,所不同的是,黄金之狮艾欧利因那一战名副其实地成为大陆无敌的象征,而拉曼达东城的这一战,却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都不被人所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