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炮报靶兵:弹道导弹在仅百米外命中落地爆炸

4分钟就精确地完成对导弹落点的测量,22秒准确上报导弹爆点的组次数据……在全军科技练兵成果演习现场,二炮某基地测量连的过硬技术让军委领导和航天专家连声称赞:“不简单,不简单。”


测量连担负着二炮部队所有在役型号导弹发射的落区爆心测量任务。这个被称为“野战军”和“游击队”的连队,常年游走在人迹罕至的戈壁大漠、茫茫草原,累计行程3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7圈之多。


“精确测量爆心,是测量兵光荣的职责,也是神圣的使命。”副营长马志达说。8年前,时任测量连长的他带领8人小分队,第一次向某草原腹地进发,执行某新型导弹试射的测量任务。


马志达和战友们背着几十公斤重的仪器设备,在草原深处跋涉,蚊子叮,虫子咬,蚂蟥顺着裤脚往上爬。官兵们只好用迷彩服、毛巾等将身体捂得严严实实,仅露双眼。尽管如此,官兵们还是被叮咬得全身起大包,脸肿得变了形,两眼一睁就流泪。


由于走偏了方向,他们水尽粮绝——渴了,吮吸草叶上的露珠;饿了,挖野菜充饥;累了,踩倒高草坐着歇脚。草原的天黑得很早,奔波了一天的官兵在高坡上“安营扎寨”。深夜气温低,他们就背靠背地躺着,共用军大衣遮盖取暖。


一天凌晨,突然一阵嚎叫声把睡梦中的官兵惊醒——10多只野狼围住了他们,眼发绿光,令人毛骨悚然。急中生智,马志达想到了野兽怕火,他立即叫战士们点燃大衣,并敲响脸盆、吼起号子,最终驱散了狼群。


艰苦的环境磨练了官兵们坚忍不拔的毅力和钢铁般的意志。马志达和战友们坚持战斗在草原,直到完成导弹爆心测量任务。


这次落点的测定,标志着二炮部队从此有了专业的导弹报靶兵。


一次,测量连接到去某沙漠地带执行任务的命令,时值盛夏酷暑,没几天官兵们就被晒得嘴唇干裂、鼻孔出血。实在是干渴难忍,他们就用手刨开半米多深的沙坑,挖出点湿沙敷在嘴上、脸上润一润。


导弹发射那天,官兵们脱下衣服紧裹仪器,冒着风沙艰难地向导弹预定的末区落点靠进。由于风沙太大,在距爆点5公里的测量点位上,根本看不清导弹落点标志。为能准确测量导弹落点,他们不顾个人安危,把观测点移进了安全警戒线,距预计的导弹爆心1公里处设立观测哨。


随着一个亮点拖着长长的白烟,从东南上空疾驰而来,测量兵们立即进行瞄准观测、转盘跟踪。一声巨响过后,导弹在距测量哨百米外落爆。


如果导弹诸元计算稍有偏差,官兵就会葬身沙海。然而,他们全然不顾,记录、解算、核准、报告……很快,就完成了一系列“规定动作”。


一年初冬,士官王小安忍着失去爷爷的悲痛,把“孝纱”缠在贴身衬衣的上袖处,扛起背包去执行某型号导弹爆心的测量任务。战士马臻诚多次参加测量任务,4次中暑,2次晕倒在测量岗位上。可他每次醒来,又接着上“战场”。他在腰带上写道:“我选择了测量兵,我自豪,我无怨无悔。”


“为精测导弹爆心,吃常人吃不了的苦,受常人受不了的罪,干常人干不了的事,你们的行为令人感动,你们的精神令人敬慰。”一位将军在看望测量官兵时,激动地握着大家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近年来,测量连先后完成了数十枚导弹发射的爆心测量,创造出二炮历史上捕捉目标、报告落点、搜索弹头的最佳成绩。他们先后3次被二炮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曾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2007年,测量连又被二炮授予“砺剑贡献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