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噬菌体聊斋馆--1号教学楼顶

[第一军团原创]噬菌体聊斋馆--1号教学楼顶


(一)


石小捷一口气从一楼的教室跑到了六楼的楼顶,背靠着楼顶东北角的蓄水池坐了下来,刚才还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留了下来。“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一直在骗我。” 石小捷在心里骂道,“他到今天竟然还和那个梅偷偷的来往,要不是无意看到他手机里的短消息,我到现在都被蒙在鼓里。”


“那个梅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一会打扮二会哭吗。”一想到哭,石小捷的眼泪又留了下来。她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从来不在别人面前掉一滴眼泪,包括自己的父母面前,要哭也是躲到一边一个人偷偷的哭。殊不知眼泪是女孩对付男孩最好的武器,不会在男朋友面前哭,就失去了许多撒娇的机会,也失去了许多女孩应有的魅力。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天生不会在外人面前哭啊,尤其是面对那个呆子的时候,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总觉得很开心,要自己装着像其他女孩子一样,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掉一滴眼泪,真的比死还难。一想到死,石小捷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要不我死给他看,那个梅不就是会在阿冉面前哭吗,她会哭,我会寻死,等我死了以后,让那个呆子后悔一辈子。想到这里,石小捷站了起来,扶着楼顶锈迹斑斑的栏杆,小心翼翼的将上身朝楼下探过去,天已经完全黑了,楼下很少有人走动,从六楼跳下去,如果脑袋着地是必死无疑的,就怕是脚先着地,那肯定死不了,还得赔上终身残废。算了,我只是说着玩的,哪能当真呢?


突然,石小捷感觉旁边有个白影一晃而过,转过头一看,一个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无声的走到了栏杆前,距离自己只有四五步,一袭白裙在夜色里显得分外耀眼,真不知道她走路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女孩看了看石小捷,摇了摇头,纵身跳下了楼顶,在半空中,白裙像是一朵盛开的莲花,然而两秒钟后,仅仅两秒钟后,这朵莲花便凋零了,连同它年轻主人的生命。石小捷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过了好一会,石小捷才一屁股坐在地上,颤抖着掏出手机,想报警,却怎么也拨不动那三个数字。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阿冉打来的,虽然刚刚发誓再也不理那个混蛋了,可是现在石小捷像看到一跟救命的稻草一样,立刻接了起来。


“小捷,你在哪里?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手机里传来阿冉焦急的声音。一听到他的声音,石小捷的心立刻平静了许多。


“阿冉,我看到一个女生自杀了,我好害怕,你快来陪我,她刚刚就在我面前,她跳下去我······我真的好害怕。”石小捷完全的语无伦次了。


“什么,你别怕,你在哪里,我马上就来。”


“我在一号教学楼顶,那个女生刚才还在我身边,一下子就跳下去了······你快点来啊。”


“好,你不要挂机,我马上就到,你要是害怕就继续跟我说话,千万别挂机。”


······


“小捷,我就在一号教学楼下面,这里没有人跳楼啊。”手机里再次传来阿冉的声音。


“怎么可能,我亲眼见到的啊。”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石小捷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朝楼下看去,生怕再次见到那恐怖的一面。然而,楼下只有一个阿冉,一边拿着手机,一边仰着头向上看,哪里有什么跳楼的女生?难道是自己刚才伤心过度,产生的幻觉。阿冉这时候也看见石小捷了,赶紧跑上了楼顶。石小捷刚才是因为害怕才找阿冉来陪自己的,现在没事了,对他的气又重新上来了,石小捷一言不发,转身一个人走下了楼梯,全然不顾阿冉在后面连追带喊的。


(二)


谈恋爱的年轻人,矛盾来的快,去的也快,第二天阿冉向石小捷做了约5000字的书面检讨,并保证不再和梅有任何来往,两人便和好如初了。


谈恋爱的年轻人,矛盾去的快,来的也快,又过了几天,阿冉不知道为什么又把石小捷给惹了,石小捷又来到了一号教学楼顶,还是坐在蓄水池旁边一个人生闷气,为了不让阿冉再来烦自己,这次索性连手机也关了。


石小捷一个人坐了好一会,觉得腰有点酸,便站起来随便走走,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栏杆前,漫无目的的朝楼下张望,发起呆来。突然,她又感觉到身边有人,扭头一看,还是上次见到的那个跳楼的女生,她还是穿着同样的白裙,只是这次她离自己很近,她的脸几乎就是贴着自己的脸,石小捷吓得“啊”的一声大叫,这是所有人的正常反应,对于石小捷的那声尖叫,正常人的反应应该也是吓一大跳,不过那个女生却好像毫无听觉一样,她只是对石小捷摇了摇头,然后又纵身跳下了栏杆,动作和上次一模一样。石小捷再一次惊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这次她没想着先去报警,而是鼓起勇气朝楼下看去,楼下的空地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痕迹,奇怪,这一次她相信决不是自己的幻觉,因为她记得那个女生的脸,那是一张还算漂亮但是却充满忧伤的脸,非常的真实。


“砰”的一声,石小捷又吓了一跳,原来是阿冉推开楼梯口的门来找她,“小捷,我猜到你在这里,天这么晚了,快回去吧······”


石小捷没有说话,跟着阿冉下楼了,一路上阿冉说个不停,石小捷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脑海里反复回忆着那个女生的脸,阿冉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把她送到了宿舍,自己悻悻的走了。


(三)


几天下来了,每晚石小捷都睡不好觉,一闭上眼睛就想起了那个女生的脸,虽然脸本身一点不恐怖,但是却两次突然的出现,同样的跳楼,楼下又没有一丝痕迹,想到这里就让人不寒而栗。几天下来了,石小捷瘦了一圈,阿冉看在眼里,心疼的不得了,问小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小捷本来不想说的,最后经不起阿冉反复的追问,把自己两次在一号教学楼顶遇到的事情告诉了他。


第二天,阿冉告诉小捷,他从一个读研究生的老乡那里打听到,五年前,有个女生因为感情问题,在一号教学楼顶跳楼自杀了,死得时候,穿的正是一袭白裙,学校封锁了这件事,而且这么多年了,从来也没有发生过她的鬼魂显灵的事情,所以新生都不知道。


石小捷急了:“那她为什么找上我,是不是她有什么冤情?”


“这个,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以后别去一号教学楼顶就是了。”


“我现在哪里还敢去,可是我不找她,她找上我了,我往床上一躺下,她就来了,我押跟就谁不着。”


“嗯,这个,这个,也许,也许不是她主动找你,而是她显身的那一幕跟你的印象太深,你老是自己想起她的。”


“那怎么办,你得想个办法让我忘了她。”


“这个,这个,我想想吧。”


又过了几天,阿冉来找小捷了,“小捷,我们用笔仙请她吧。如果是她老在你梦里显身,咱们就好好请她走,如果是你自己放不下她,心病还得心药医,问个清楚也许就好了。”


“那个,那个笔仙听说很恐怖的,弄不好她是个坏人,嗯,是个恶鬼,要害我们怎么办?”


“看样子她不像是个恶鬼,一来恶鬼都喜欢穿红衣服,她穿的是白衣服,二来你见到她两次了,她都没有害你,说明她对你没有恶意。”


“那倒也是,不过我们万一用笔仙没招来她,把别的恶鬼什么的招来了怎么办?”


“那······”阿冉语塞了,这是个大问题,找鬼又不是找人,她看的见你,你看不见她,万一找错人,不是,找错人没关系,找错鬼麻烦就大了。


最后,还是石小捷下了决心,“我们还是玩笔仙找她吧,再这样下去,我非睡眠不足而死不可,睡眠不足人不仅会死还变老,干脆一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小捷,你可考虑清楚了······”


“我考虑好了,今晚就去,就我们俩。”


两人又商量好请笔仙的具体办法和用具,各自准备去了。


(四)


到了晚上十一点,阿冉和石小捷带着准备好的工具到了一号教学楼顶,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是因为网上说这个时候在阳间游荡的鬼已经出来了,但是还不到十二点,鬼门还没开,阴间的鬼不会出来的。虽然网上说请笔仙最好是两个人,为了安全起见,阿冉偷偷的叫上了三个老乡,到十一点一刻就躲在楼顶的楼梯口,一来以防万一,二来防止有人冒然闯进来,请鬼容易送鬼难啊。


两人把带来的折叠椅子打开,上面放一张很大的白纸,椅子的四个角落各点上一支蜡烛,然后打开几张报纸铺在地上,两人面对面盘腿做在报纸上面,椅子的两边,阿冉掏出一支出水很流畅的钢笔,轻轻的问小捷:“准备好了吗?”


石小捷深呼吸了几下,轻轻的回答:“开始吧。”


两个人手背交错,中间夹着那支笔,两人同时轻轻的呼唤:“笔仙笔仙快快来······”


过了十几分钟,两人同时觉得笔杆微微动了,两人心中一惊,来了,石小捷试着轻轻的问:“你是那个我见过两次的女生吗?”这时笔真的动起来了,两人仔细朝白纸上看去,纸上歪歪扭扭出现了一个字,“是。”


石小捷紧接着问:“你今晚能显身吗?” 笔又动起来了,白纸上出现了另一个字,“不”。


石小捷紧张了:“为什么,那我怎么知道你是我要找的那个······嗯,那位女生?”


阿冉赶快瞪了小捷一眼,问笔仙问题最好一个一个的问,如果同时问两个,笔仙会不知所措的。


不过这个笔仙好像并不在意,笔又动起来了,这次动的速度明显变快了,纸上写出来的字也更加端正了,“显身消耗很多的**(这里两个字看不懂,可能是失传的古文)。”“相信我。”


石小捷望了望阿冉,阿冉点了点头,小捷问道:“你为什么在我面前显身两次?”笔不动了,两人心里一阵紧张,请笔仙最好不要问很敏感的问题,刚才的问题会不会惹恼了笔仙。


笔突然又动了起来,这次的速度非常之快,两人不得不用手背夹好笔,生怕笔掉下来,笔一掉下来,请笔仙的活动就中断了,这个时候如果笔仙走了还好,如果还没走,接下来的事情就难以预料了,可能笔仙会自己走掉,也可能会永远跟着你,甚至更糟,会附在某个人的身上。


“我的男朋友很爱我,我却为了一点小事和他闹别扭,自杀了,当我跳下去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我对不起自己的父母,也对不起他。我发誓要救下十个轻生的人再去阴间转世,女孩,你就是我救的第十个人,你的男朋友很不错,你千万不要轻生,答应我,不管为了什么原因,都不要做傻事,你答应我,我就去转世。”


石小捷的眼泪出来了,原来这是一个善良的鬼,怕自己轻生才显身的,两次她朝自己摇头就是告诉自己不要跳楼。石小捷抽泣着说:“我保证,我永远不做傻事,你赶紧去吧,去你应该去的地方。”


笔又开始动了,“女孩,你哭泣的样子也很美,祝你们幸福,我走了。” 阿冉和石小捷同时感觉到一阵冷风吹过身上,在夏天的夜里带来了一丝凉意,只是这种凉意带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们抬头望着风去的方向,一个穿着白裙的身影正在向远方飘去,似乎还在向他们挥手。


这时候,阿冉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十一点五十了,阿冉赶紧吹灭蜡烛,收起纸和笔,再过十分钟,阴间的鬼就要出来了。


当晚,阿冉送小捷回宿舍,到了宿舍门口,他对小捷轻轻的说:“小捷,我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你哭,你哭的时候的确很美,但是我发誓,再也不会让你哭泣了。”

本文内容于 2008-3-30 13:28:31 被jianghuisioc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