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的国军骑兵师-血战的腥味,死马如山

1937年8月,国民政府委员会命令青海调派1个骑兵师参加抗战。青海省政府主席马步芳即调配人马,组成抗日骑兵师。骑兵1师(后番号改为骑兵第八师)以原青海海南警备司令部所属第1旅为基础,合并驻防河西走廊的马步青部的部分官兵,并征调大通、互助、湟源三县的民团,以回、汉,东乡、撒拉、保安、藏等族人员组成,共9000多人。数月后骑8师兵锋东渐。骑1师抵陕后,即归第8战区西安行营指挥,各旅分驻兴平、扶风、醴泉、永寿和咸阳等县待命。次年二月,骑8师分驻西安以东、河南陕州以西的陇海铁路沿线,担负防守铁路、保卫公路安全的任务,同时又不时派出小分队,北渡黄河到晋南芮城一带以轻骑袭击运城日军,确保潼关安全。1938年4月间,骑8师奉命进剿西荆公路龙驹寨一带由日本浪人操纵指挥、汉*参加的反动武装。当时,这股武装千余人盘踞华山南麓,不时出没于西荆公路,肆意拦截车辆,抢夺物资,致使西荆公路无法畅通,严重影响华中战备物资的运输与供应。骑8师歼灭了这股武装,受到西安行营的传令嘉奖。不久,骑8师奉命调赴许昌,继而进驻黄泛区的扶沟、鄢陵、西华等县,担负这一线的河防任务,受第一战区孙桐檀集团军的指挥。


1939年春,骑8师第3旅马禄(回)部自郑州调赴陕西耀县,与从驻防甘肃武威的骑五军中调来的两个旅,组成暂编骑兵第二师,马禄任师长,驻防北同官(今铜川)等地。骑8师所驻河防,地处平汉线中段,为华东、华中战略要地。日军不惜调集各种兵力,多次出击骑8师,8师各旅则先后轮流渡过黄河,以轻骑游击形式不时袭击淮阳一带日军,并不断给敌以打击。


同年八九月间,骑8师乘淮阳日军空虚之机,二旅旅长马秉忠率部渡河进驻宝塔、孔庄一带,进而围攻淮阳城,攻占淮阳城西关。城内日军固守待援,对峙激战中,日军从开封调来100辆卡车的援兵,与淮阳城日军,配合步、炮、坦克各兵种,向骑8师阵地疯狂进攻。激战中,双方展开冲锋,形成了白刃战,直杀得天昏地暗。血战的腥味和死马的尸臭,像雨水一般飘落下来。二旅官兵奋勇迎敌,旅长马秉忠在战斗中中弹身亡。四团团长马成翰(回)接替指挥继续浴血奋战。此役最后以日军溃退而告终。不久,骑8师又在一次突袭围歼敌军的战斗中,全歼敌骑兵500余人,缴获战马数十匹。骑兵师英勇顽强善战,使日军恼羞成怒。时间不长,日军抽调重兵,配备重炮、坦克,向骑8师宝塔一线强攻。骑8师立即组织反攻,官兵战马驰骋,迂回冲杀,以血肉之躯与敌拼搏。终因敌我力量悬殊,骑8师主力迅速撤退,留下200余名官兵阻击。在主力安全撤退后,留下阻击的官兵背水作战,直至弹尽粮绝,便纷纷折断马刀,或用断刀自刎,或投水自溺,全体壮烈殉国。


经过多次与日军作战,骑8师损失较大,1940年5月,奉命调赴豫西叶县、舞阳一带,7月又调至豫皖边界的临泉、沈丘两县。为了便于指挥,部队经整训后取消了旧的旅营建制,改为师、团、大连编制(也有资料说该师此时才将番号改为骑兵第八师,马彪仍任师长)属第一战区战斗序列。同年8月,骑八师奉命驻守在涡河以南、淮河以北的三角地带,以牵制津浦铁路蚌埠沿线的日军。部队经整训后,补充了豫皖等省的子弟,不时出其不意地袭击并破坏敌占区铁路、公路、桥梁等,断敌交通要道,阻滞其物资运输。9月,骑八师工兵连和一个步兵大连,进驻涡河北岸的重镇————龙岗镇,并构筑了两道防御工事,用机枪扫射尾随坦克冲锋的敌步兵,并派出两个骑兵大连,疾速渡涡河迂回突袭来犯之敌。此役,日军伤亡惨重。经过这次战斗,骑八师的声威传遍附近敌占区,使敌军不敢再轻举妄动。


1942年夏,马彪离职,马步康(回)接任,不久骑八师归第五战区指挥。1943至1944年之交,日军为了打通平汉县,先是攻占洛阳,不久又攻打漯河外围的阜阳重镇。在保卫阜阳的战斗中,骑八师作为侧翼掩护,参加了战斗。官兵们以高梁青纱帐为掩护,多次奇袭敌军,破坏敌军辎重车辆不计其数。


在国军“四月攻势”中,卢广伟-陆军少将,骑兵8师副师长在安徽颖上阵亡。第8师骑兵团团长刘建藩手刃5 名日军后捐躯。不久,骑8师与新四军发生冲突。新四军以前碰到的 国民党军的骑兵部队大都乏善可陈。但青海马步芳所属的骑兵却不同,他们不善枪炮火力之战,却精于马上白刃格斗,所用的马刀环柄宽刃,形同西北步兵使用的大刀片。


1941年,新四军第4师与由汤恩伯节制的青海骑8师激战于津浦路西,新四军第4师5000多名官兵死于马刀之下,著名的老32团几乎被打光,最令人痛惜的是抗大四分校的50多名学员,在此战中全部牺牲。白刃格斗,马上的敌人占有很大的优势,他们疾驰如风,锋利的马刀或劈或刺,数十米内都是骑兵的控制范围。而我步兵,腾挪不过两三步,出枪不过四五米,一个个铁塔般的战士,与敌骑兵一照面,便被马刀劈倒在地。这是皖南事变之后新四军最大一次失利。此战之后,新四军第4师师长彭雪枫愤而组建骑兵团,称之为“红色哥萨克”。骑兵团战术、技术由从新疆调来的团长周纯麟负责教授,师从苏联红军骑兵。但自幼习武、精通刀术的彭雪枫没有采用苏军高加索式马刀,而是博采众长亲自设计了一种马刀,刀身修长,刀背轻薄,用精钢打造,刀刃十分锋利,战士们爱不释手,称之为“雪枫刀”,连睡觉都压在枕头下面。1942年,为保卫洪泽湖地区夏收,消灭在沙山集抢粮的日军,彭雪枫指示骑兵团“一定要等敌人出村远点再打,这不仅可以发挥我长马刀的作用,还可以避免误伤人民群众”。结果仅9分钟,300余名日军即被骑兵团马刀砍倒大半,80余名当了俘虏。1944年10月20日,在河南水城和安徽涡阳交界处,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与敌骑8师再次展开殊死的白刃拼杀。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我军马刀长于骑八师环柄宽刃马刀一寸,而且刀身细约一指宽,因而轻捷灵便,常常是敌人马刀还未到,我军的马刀已劈中敌人。此战双方都拼了,伤亡惨重,最终新四军骑兵团战胜了骑8师,一雪3年前的旧恨。后来彭总从新四军那里听说了青马厉害,刚开始不服气还想碰碰青马,结果胜少负多,在马头坡还差点全军覆没,到后来对青马能躲则躲。十万雄师过长江后彭总得到华北兵团的强大支援才开始对青马占优的。马继援也太狂傲了,在三大战役国军溃败后,不看大盘还敢在咸阳追着共军打,这也反映出其的确有一定实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