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已婚的女上司

一个28岁的年轻单身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女人比她大5岁,是他的同事兼上司,并且已婚。这有点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他们偷偷摸摸地约会,分享着彼此火热的激情。


如今,8个春秋已逝,雁过无痕,男人越陷越深,已经没有其他女人能够走进他的生活。而此时的女人却选择了回归家庭。


著名的爱情研究学者哈特菲尔德在斯坦福大学做研究生的时候,曾把爱情作为一门科学课题进行研究,她发现爱情只有两种:激情爱与伙伴爱。恋爱中的爱情属于激情爱,婚姻关系中,激情爱会渐渐地发展成为伙伴爱,后者会使两人关系更长久。显然,女人最终选择了伙伴爱。可是,男人却依然爱得执迷不悟……


静悄悄的办公室爱情


36岁的李远(化名)是我们的读者,他说,看了我们的版面很想找人倾诉一下,就顺手拨了我们的热线电话。于是,就有了他的故事。


问:那女人漂亮吗?(很难免俗的问题)答:长得不难看,也不是很漂亮。(很出乎意料的回答)


问:那她年轻吗?答:比我大5岁。(这世界确实在变化)


问题倒不在于女人比男人年龄大,而是这个女人已经成家,女儿当时都3岁了。那年李远刚刚毕业,应聘到这家单位做广告策划,他的顶头上司就是这个女人。我们干脆叫她司司吧,其实这司司就是策划部的负责人之一,恰好李远归她领导。他们俩共用一个格子间,两张办公桌面对面。


格子间是现代办公室的产物,这里很安静,也是隐私的温床。李远老家在外省,而司司却是本乡本土人。他们认识时,司司33岁,李远28岁。他们一起开会讨论、一起拿方案出创意、一起调查市场、寻找客户。有时一个项目赶得急,他们会加班到深夜,那时的司司就会显出十二分的女人味道,因为她是个好妈妈,隔十分钟要打一个电话给女儿,又对丈夫交代一二三四五,连洗脚换的袜子在哪里都要仔细交代。李远便靠在椅子背上,安安静静地听她说。越听越觉得入迷,原来做了妈妈的女人是这样的安详从容,母性让女人更具风情,更有光彩。每次电话打完,司司会对等待的李远莞尔一笑,那笑容会在年轻人的心里停留很久。有时她说:“没有办法,她爸爸从来不做这些事。”


这就是日久生情吧。不知从哪一天起,司司也开始欣赏李远,喜欢他做的每一个方案。不到一年,在司司的大力推荐下,李远便成为策划部的主要负责人。而这时的李远已离不开司司了,离不开她的关心和温情,离不开她时而标准的普通话,时而莺歌般的吴侬软语。现在他已知道司司的家庭情况,她和老公的关系并不是非常和谐,但也不是非常恶劣。李远觉得司司完全是一个传统的女性,有时候她的老公十分无理地对待她,司司却把委屈放在心里显得很顺从。李远觉得有幸娶了司司的男人,是这个世上最有福气的男人,为什么不懂得珍惜?


他们两个人头一年保持着很正常的同事关系,相互的好感也只是好感,司司已经有一个三口之家了,李远不知道女人的爱一旦燃烧的话,是可以烧掉一个旧世界的。但他很快就知道了,原因是有人给李远介绍对象。一直就有人介绍,李远也相过亲,但都不满意,没有见过第二面。这一次的相亲却让他有些心动,对方是26岁的大学生,也是外地人,个子高高的,长得苗条秀丽,虽然有一股傲气,却是一直笑嘻嘻地要李远留电话。这些细节司司当然知道了,那一天她打电话说不能来上班,病了。李远赶紧到她家去看望,谁知她并没有病,也不和李远说话,只是在那里流泪。“你、你,你要她吗?”司司终于问出口,李远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知说什么好,原来司司是为了他相亲的事。“你不乐意吗?”他小心翼翼地问。“关我什么事?”司司说着又哭起来。


就像电影情节一样,李远一下子抱住了司司……


迷茫茫的婚外恋曲


从那一天起,李远便成了司司的情人,到今年已经八年多了。但李远一直刻意规避“情人”这个词,他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可能开始是情人,但随着两个人感情越来越深,李远已经觉得自己是“爱人”了。尤其是在司司老公换了一个经常出差的工作之后,李远对司司更加关心。但毕竟是不能公开的感情,为了避人耳目,他们爱得很苦很累。


李远说司司的特点就是有女人味,体贴理解人,有时候李远感冒了,他自己还没感觉到难受,司司已把三九感冒冲剂递到他手上。有一次李远半夜发高烧,司司的丈夫恰好在家里。就在李远昏睡中,竟然感到一双女人的手在摸他的额头,司司竟然深夜从家里赶来为他送药……


“可是纸里终究包不住火。我们交往快两年时,有一天司司老公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短信,叫他回家查查老婆的电话单。她老公真的查了,手机座机账单打出来都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说为什么一个办公室还要这样打电话,办公室只是始作俑之地,不能真正谈情说爱呀,交流不方便,又不能天天在一起,只有打电话了。这样她老公算是知道了,竟然很大方,只是警告司司不能发展下去。


司司老公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对这件事如此宽容,反而让司司心生疑窦。于是她也去查老公,竟然也查出了问题。两个人原来早已是同床异梦,司司就说我们扯平了,离婚吧。她老公正在气头上,便说:“离就离,谁稀罕你呀!”


司司拿着离婚协议书来找我,她说我跟他离了就跟你了,我们结婚好吗?真是鬼使神差,我当时竟没开口,开口时语气又不对,说让我想想,过几天再定。没想到有些事是不能等的,我这边还没想好,她老公倒想好了,坚决反悔。于是司司也不提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我是肠子都悔青了。男人和女人对爱情的燃烧点不一样,她想结婚时我犹豫,我想结婚时她犹豫,事到如今变成骑虎难下。真恨我居然自己断送了自己的幸福。这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值得我爱一辈子的女人只有她。当时我的犹豫,可能是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还有机会去认识更多的女孩子,这确是我的恶劣之处,已经爱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愿意为了我离婚,我竟然还会犹豫。老天已经惩罚我了,这些年亲友们还是不断给我介绍女朋友,有比她漂亮的、比她年轻的、比她有能力的、比她优秀的,都有,但是我对她们都没感觉,没话可说。不是人家爱不爱我的问题,是我爱不爱、还能不能爱别人的问题。”


李远也曾想摆脱自己对司司的苦恋,但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渴望。他的眼里已看不见、容不下别的女性,他也曾试着接触其他女友,有一个还相处过半年多时间。但和其约会时,李远觉得神不守舍,人在那里,心却在司司身上。


李远说司司的特点就是有女人味,体贴理解人,有时候李远感冒了,他自己还没感觉到难受,司司已把三九感冒冲剂递到他手上。有一次李远半夜发高烧,司司的丈夫恰好在家里。就在李远昏睡中,竟然感到一双女人的手在摸他的额头,司司竟然深夜从家里赶来为他送药……


“可是纸里终究包不住火。我们交往快两年时,有一天司司老公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短信,叫他回家查查老婆的电话单。她老公真的查了,手机座机账单打出来都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说为什么一个办公室还要这样打电话,办公室只是始作俑之地,不能真正谈情说爱呀,交流不方便,又不能天天在一起,只有打电话了。这样她老公算是知道了,竟然很大方,只是警告司司不能发展下去。


司司老公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对这件事如此宽容,反而让司司心生疑窦。于是她也去查老公,竟然也查出了问题。两个人原来早已是同床异梦,司司就说我们扯平了,离婚吧。她老公正在气头上,便说:“离就离,谁稀罕你呀!”


司司拿着离婚协议书来找我,她说我跟他离了就跟你了,我们结婚好吗?真是鬼使神差,我当时竟没开口,开口时语气又不对,说让我想想,过几天再定。没想到有些事是不能等的,我这边还没想好,她老公倒想好了,坚决反悔。于是司司也不提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我是肠子都悔青了。男人和女人对爱情的燃烧点不一样,她想结婚时我犹豫,我想结婚时她犹豫,事到如今变成骑虎难下。真恨我居然自己断送了自己的幸福。这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值得我爱一辈子的女人只有她。当时我的犹豫,可能是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还有机会去认识更多的女孩子,这确是我的恶劣之处,已经爱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愿意为了我离婚,我竟然还会犹豫。老天已经惩罚我了,这些年亲友们还是不断给我介绍女朋友,有比她漂亮的、比她年轻的、比她有能力的、比她优秀的,都有,但是我对她们都没感觉,没话可说。不是人家爱不爱我的问题,是我爱不爱、还能不能爱别人的问题。”


李远也曾想摆脱自己对司司的苦恋,但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渴望。他的眼里已看不见、容不下别的女性,他也曾试着接触其他女友,有一个还相处过半年多时间。但和其约会时,李远觉得神不守舍,人在那里,心却在司司身上。


李远说司司的特点就是有女人味,体贴理解人,有时候李远感冒了,他自己还没感觉到难受,司司已把三九感冒冲剂递到他手上。有一次李远半夜发高烧,司司的丈夫恰好在家里。就在李远昏睡中,竟然感到一双女人的手在摸他的额头,司司竟然深夜从家里赶来为他送药……


“可是纸里终究包不住火。我们交往快两年时,有一天司司老公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短信,叫他回家查查老婆的电话单。她老公真的查了,手机座机账单打出来都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说为什么一个办公室还要这样打电话,办公室只是始作俑之地,不能真正谈情说爱呀,交流不方便,又不能天天在一起,只有打电话了。这样她老公算是知道了,竟然很大方,只是警告司司不能发展下去。


司司老公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对这件事如此宽容,反而让司司心生疑窦。于是她也去查老公,竟然也查出了问题。两个人原来早已是同床异梦,司司就说我们扯平了,离婚吧。她老公正在气头上,便说:“离就离,谁稀罕你呀!”


司司拿着离婚协议书来找我,她说我跟他离了就跟你了,我们结婚好吗?真是鬼使神差,我当时竟没开口,开口时语气又不对,说让我想想,过几天再定。没想到有些事是不能等的,我这边还没想好,她老公倒想好了,坚决反悔。于是司司也不提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我是肠子都悔青了。男人和女人对爱情的燃烧点不一样,她想结婚时我犹豫,我想结婚时她犹豫,事到如今变成骑虎难下。真恨我居然自己断送了自己的幸福。这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值得我爱一辈子的女人只有她。当时我的犹豫,可能是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还有机会去认识更多的女孩子,这确是我的恶劣之处,已经爱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愿意为了我离婚,我竟然还会犹豫。老天已经惩罚我了,这些年亲友们还是不断给我介绍女朋友,有比她漂亮的、比她年轻的、比她有能力的、比她优秀的,都有,但是我对她们都没感觉,没话可说。不是人家爱不爱我的问题,是我爱不爱、还能不能爱别人的问题。”


李远也曾想摆脱自己对司司的苦恋,但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渴望。他的眼里已看不见、容不下别的女性,他也曾试着接触其他女友,有一个还相处过半年多时间。但和其约会时,李远觉得神不守舍,人在那里,心却在司司身上。


为什么李远越想结婚,这个曾经和他沉溺爱河、承诺一生的女人却离他越远呢?这个问题也正是李远想要的答案。就在今年,他曾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上海寻找心理医生。听完他的叙述,医生竟然兴奋地说他是少有的“男性痴迷案例”,像这种爱情痴迷症患者大都是女性,通常她们会发展为爱的幻想者。她们眼中所爱的对象是完美无缺的男人,别人无法代替。为什么爱的幻想者大都是女人呢?因为女性的依赖性较强,在社会地位和经济两方面一般都处于弱势的女性,容易丧失自身的价值观,把一切都系于男人身上。但随着时代不同,传统的男女角色也在转换,像李远一样,已有更多的男人加入了“爱的幻想者”之列。他们追随着渴望却又得不到,或者一度拥有却不能天长地久的女性,陷入一种不正常的行为和思维中,时间长了会变成习惯和癖好。一直处于不正常关系中的李远更是这样,尽管明白自己已是单相思却难以控制情感。


爱的幻想者最大特征就是终日渴望与他们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否则即度日如年。当司司终于迷途知返回归家庭,不再与李远相伴时,李远只有日夜回忆往日情景,变得身不由己,内心空虚,情绪压抑,不知今夕何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