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工作经历—入职试用

03年7月份我大学毕业,在家里休息了一个多月后,由于家里的工作一直没有着落,我南下投靠了在广州军区总医院上班的同学。在同学那里安置下来以后,我开始了四处寻找工作。经过一个月的时间苦苦寻找,最终在XX医学院的医学检验中心找到了一份还算理想的工作。

在得到了应聘单位的正式通知之后,第二天一早我就从同学的住处赶到单位去报到。单位离同学住的地方很近,步行也只需要十多分钟的时间就能到达。到达单位后,在主任助理的引领下,我先是填了几张入职的表格,然后又到体检中心进行入职体检,忙完这些锁事,就来到主任办公室听从主任的安排。主任告诉我,由于中心病理室现在人员紧缺,将安排我到那里试用,试用期为三个月,如表现优秀的话,时间可以适当地减短。听完主任的安排,我感到有一点点意外,我是学临床检验专业的,理应安排在临检科室,对于病理方面的东西,虽然懂一点,但也只是一些皮毛的东西。没办法,既然已经安排了,我也只有服从安排,到病理室去报到,开始我的试用期。

中心的病理室规模还算比较大,每天的标本量都有几百份,在同行业中是比较少见的。科室里的阅片医师加技术员总共有二十几号人,除了几位年老的专家、教授外,其他的人都比较年轻。科室的主任大概四十来岁的样子,是一个海归派人物,刚从美国回来不到一年时间。科主任给人感觉就是比较和蔼,没有一点官架子,这对于我这种新人来说感觉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刚开始上班的时候,科主任安排我从最基础的事情做起,每天的工作就是写取材记录和制片。开始,我还觉得有点委屈,认为那工作太简单了,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我认为自已应该去跟专家、教授们学习取才、阅片。但是,经过几天的实际操作,我才发自已的认识存在严重的错误,原来自认为简单的事情做好了却一点也不容易。最让我感到头痛事情就是切片了,在切片的时候不是切厚了就是切薄了,这给阅片的医师带来不小的麻烦,搞得他们不是看不清就是看不全。这事让科主任知道了后,他将我叫到办公室,我立马感觉事情有点严重,心想自已现在还在试用期就被领导找去谈话,肯定是凶多吉少,说不好都有被炒的可能,心里也一下子变得异常紧张。科主任先是询问了我的工作、生活情况,然后直入主题,以商量的口气讨论关于我切片不合格的事情,现场的融洽的气氛让我的紧张心情逐渐变得平静。我将自已的想法告诉他,科主任对我的想法表示理解,他告诉我当初他在美国博士后毕业刚出来工作时,也是从最基础的做起,并且告诉我,我所学的专业还不是很适合从病理阅片工作,因为病理医师基本上都是临床专业毕业的,要经过大概五年时间的培养才能达到合格水平,所以我以后的工作还是以做片为主,适当的时候再去学习取才、阅片。经过科主任的一番谈话,我开始认识到自已的不足,同时也摆正的自已的心态,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而是认真去对待自已的工作了,每天利用自已的休息时间去科室里练习切片,并且虚心地向切片水平高的同事学习技术、经验。经过自已不懈地努力和同事的热心帮助,我的切片水平发生了质的改进,也终于得到阅片医师一致好评。

三个月的试用期很快过去了两个月,我已熟练掌握了除取材和阅片外所有的操作技能,科主任对我进行了相关的操作和理论考核,结果两项都达到了优秀的水平,科主任在考评结论中给予了充分的表扬和肯定,并且决定让一位老教授开始带我取材和阅片。

带我的老教授是从学院病理教研室退休后的返聘专家,老人家有七十高龄了,但是看起来却让人感觉很年轻,充落活力,性格也比较开朗。不过听他带教过的同事说老教授在工作却是非常地严谨和认真,他对所带教学生的要求也是非常地严格,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苛刻,也许这也跟从事工作的性质有关。病理工作的责任非常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因为病理诊断是被喻疾病的“最后诊断”,是具有权威性的,一个错误的诊断将会给病人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跟老教授学习了几天后,情况正如同事所说的一样,我所做的工作都是在他亲自监督下进行的,只要我发生了小小的错误,哪怕是动作上的不规范都要让我停下来,指出我错误的地方,然后再示范正确的操作和动作,直到我改进了才能罢休。在老教授的精心教导下,通过将近一个月时间的学习,我基本上学会取材操作,阅片也能够看懂最基本的病例,最重的是从老教授身上学到了许多工作的经念和对工作态度,在对我以后的工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由于我试用期表现还算优秀,科主任提前了一个星期让我进行最后的综合考核,结果也让科室任感到比较满意,单位和我签订了五年的工作合同,我的试用期也就顺利地得到了通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