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人间蒸发”?

遭万夫所指拖垮民进党总统败选的陈水扁,这几天在忙些什么,外界猜不出头绪。


从总统大选结束那一刻起,除由总统府发布一则简短恭贺国民党正副总统当选人马英九、萧万长的新闻稿外,接下来的四天,台湾总统陈水扁全然消失在媒体捕捉的范围内。传闻说,选后两天,他在玉山总统官邸足不出户,也未接见任何党政要员。民进党失去执政大权,想当然耳,他的心情应该坏到谷底。


新任总统的诞生后,陈水扁在新闻版面的重要性骤降,在他“人间蒸发”的日子里,有关的媒体报道几乎是负面消息。其中,有媒体指总统府斥资200多万(新台币,下同,约9万多新元)购置57台最高等级的碎纸机,可能是要在政权交接前,销毁府内及国安会敏感性的数据。


另一个更具爆炸性的报道,是由反贪倒扁运动发起者、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亲口揭露的宫廷叛乱。


大选前半个月,民进党总统竞选阵营大将三度求见施明德,试图要他为支持度低落的谢长廷争取站台,而施明德向谢长廷的代表人叶菊兰要求,以“陈水扁提前下台”、“面对司法”、“拒绝特赦”作为交换的三个条件。当谢营内部取得共识准备行动时,反遭陈水扁拒见的下场,一切嘎然停止,遂引爆出近日,叶菊兰罕见在政权交接前提前请辞总统府秘书长的事件。


前天,陈水扁在白色恐怖受难者纪念活动上首度露面,一群想要追问他选后看法的记者全被阻挡。陈水扁透过“阿扁总统电子报”表达了意见。文中,陈水扁特别提到,“无论选举结果,相信民众已经做了正确的选择。选举的目的不是为区分少数与多数,也不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二分法,而是透过过程,让社会学习尊重倾听与包容”。至于执政党败选的原因,自然不是元首的身份应该“禀告”的。


稍早,陈水扁会见败选的谢长廷,一个小时的对话谈些什么,外界无法而知。不过,从谢长廷的核心幕僚林耀文口中透露:“这可能是两人最后一次例行性见面、院长(谢长廷)是把他心里很多想讲、该讲的都告诉总统”。换言之,选前谢对扁有很多难言之隐,选后一次倾巢而出,至于具体内容,保密到家。


民进党的败选检讨声浪至今并未爆发。谢长廷请辞后随即改变承诺要续任党主席到人选诞生为止,绿营的党魁争夺风暴也将正式引燃,外界看不到绿营彻底反省的任何迹象,甚至传闻陈水扁将利用剩余的政党影响力继续左右绿营,谁也不敢向他开出第一枪。


目前能确认的是,卸任后的陈水扁必须接受国务机要费贪污弊案的司法调查。陈水扁在位享有的刑事调查豁免权将在5月20日开始消失,检察官将重启调查,而陈水扁夫人吴淑珍遭贪污罪起诉的审判,长期以身体不适拒绝出庭,恐怕也终将必须面对。

另一个难堪的局面,是扁的女婿赵建铭被判股票内线交易罪的七年刑期,半年后将审判终结,外界认为,证据确凿入狱的机会很高。

日前有立委引述媒体揣测称,陈水扁在卸任前可能搭机潜逃出境,流亡海外或寻求政治庇护。这种说法在选前已被陈水扁驳斥为“没天良”,并承诺会在选后面对司法调查。


马英九昨日公开表示,司法程序未走完前,暂不考虑特赦扁及第一家庭,并表示陈水扁须在三审判刑确定后,才有获得特赦与否的条件。这司法审判期间,势必再度掀起蓝绿族群之间的拉扯。


已有外界希望马英九以政治考虑行使特赦权力,消弭政治旧账,缓和蓝绿争议。但前提必须是,陈水扁勇于面对司法,及审判过程应展现的尊重态度。而这也将是扁退位后,能够发挥缝合族群裂痕的象征性功能,如果他还想为台湾做一点事的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