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警察被恶势力打成重伤生活无法自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日,闫孝的哥哥正在帮他活动胳膊。本报记者 孙纯霞 摄


本报讯 (记者 林阿珍)闫孝骨瘦如柴,眼神呆滞。因右脸面瘫,他说话时含糊不清,喝水时水从嘴里流出。他答非所问,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有时还会跑到病房的衣柜里解手。


“他是一名因公受伤的缉毒警。”内蒙古兴和县公安局禁毒大队队长张天翔(音)说。36岁的闫孝伤前是禁毒大队的缉毒民警,2007年12月1日,在一次抓捕吸毒人员的行动中,他被四名流氓恶势力打成脑部重伤,诊断为脑干损伤,颅底出血导致右脸面瘫,右臂神经受损无法高抬,生活不能自理。


身高182厘米现在仅50公斤


“他不能就这么被毁了啊!”闫孝的哥哥闫忠拍打着弟弟的后背,为他按摩。3月20日,闫忠拿着兴和县公安局出的1万元钱,来到北京天坛医院治疗。


闫孝四岁的时候父母双亡,是闫忠一手拉扯大的,连娶媳妇也是哥哥出的钱。“他太直了,才遭的这份罪。”闫忠说,受伤这四个月来,弟弟一下子老了10岁。头发发白,瘦了30斤,182厘米的身高,现在只有50公斤。


闫忠称,弟妹在家照顾孩子不能来京,她担心得要命。那晚得知丈夫被人往死里打,她差点没昏过去。后来闫孝经抢救终于死里逃生,可又变得六亲不认,“她心里不好受啊!”


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因为脑部受损,闫孝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只会胡言乱语,神志不清时连哥哥也认不得。他失去了很多记忆,却唯独能记得两段记忆。“他们使劲踹我,打我头,我让他们别打我……”闫孝一字一字顿开,歪着嘴,努力说清自己的遭遇:那晚,他被四个人围住,从楼梯上打下来,踩我的头,闫孝用手在自己的眼睛和鼻子上画了两个叉。闫忠说,弟弟是在形容自己当晚七窍流血。


在京治疗急需医疗费


有一次,闫孝稍微有点清醒,就开始嚎啕大哭,一遍遍喊着“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闫忠说,伤后,弟弟一直记得自己在广西当兵的日子,经常自言自语说自己是几连几排的。退伍后,闫孝被分配到公安局当缉毒警,“他很拼命很积极,却被人打得几乎成了废人、傻子。”


闫忠说,他相信弟弟一定能治好。据天坛医院主治医生介绍,闫孝有脑萎缩现象,但可以治疗,能重新恢复自理能力。但闫忠很担心医药费,“地方穷,局里也没多少钱,公安局给的1万元钱远远不够治疗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