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十章 帝都落日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大多数人的命运从来都是是握在少数人手里的。这就是人人向往权力的根本原因之一。在帝都上千万平民默默等待着命运的宣判时,有能力决定帝都居民命运的几个人正阴郁地坐在一间光线阴暗的房间里,商量着无数居民的命运。

这是一间面积只有20平米的小书房,没有开灯,却在二个墙角点着了蜡烛。蜡烛是插在墙上如伸出的手臂的烛台上的,摇曳的烛光将坐在安乐椅上的几个人忽长忽短的身影投在墙上,更增添了房间里阴森的气氛。

“‘瞭望塔’小组的情报一直是甲一级。他们成功打入了兰斯议会,情报没有问题。”说话的是面色苍白的蒙吉将军。

“难道他们不考虑后果?我不相信兰斯没有一个清醒的政治家。”轩辕寂的声音很冷。

“兰斯与我国政体不同,议会掌握了很大的权力,总统经常受制与议会。”说话的是首相卢砚。

“就因为兰斯人的政治家太清醒了。他们不仅拥有清醒的政治家,而且拥有太多的政治家。他们认为,即使发生于他们不利的政权更迭,也没有力量挑战兰斯的陆上霸主地位了。”柳随风的声音最大,如果不看他那把白须,总要把他当成一个壮年。

“北面呢?”轩辕寂看着蒙吉。

“萨哈洛夫接任国王后,软禁了其父。引起罗卑大部分贵族与国民的不满。仅仅去年12月1个月就发生了针对萨哈洛夫的3次暗杀事件。他现在内政都顾不过来,何尝有精力打一场外战?”

“这个蠢货。”轩辕寂鄙夷地说。他心中似有所动,但忍住没说。转而对唯一穿着军服的王庸说,“部队情况怎么样?”

“整补再有一个月即可完成。新兵比例太高,要在战斗中提高他们的技能了。装备不足的问题尚不能得到根本的好转,每一分钟,他们都生产出比我们更多的武器。”

“防御计划不讨论了,你完全负责。严浩可以担任南方军司令。告诉军政部下任命。”轩辕寂看看蒙吉,因为蒙吉兼任着太阳堡总管,有关皇帝的钦命要经过他的手。严浩曾担任副总参谋长,后下方担任17集团军副司令。景湖之战侥幸逃出生天。国乱思良将,梅立青与王庸同时举荐,皇帝便采纳了举荐者的意见。

“四哥有什么意见?”轩辕寂转向一直坐在屋角的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子,他是轩辕寂的同父异母哥哥轩辕禾。他在短命的“紧急状态委员会”上喊出的“敌寇未出国土,言和即奸细!”令他这个深居大内的皇子一夜之间成为名人。

“本来我不愿意参加这个会议。你非叫我来。本来我不想说话。你非叫我说。陛下,前一段时间爆出的关于与兰斯贸易协定的风波还没彻底消除呢。怎么可以想起向兰斯借兵!此事是要遗臭万年的!”

轩辕寂阴沉着脸没说话。“幺弟,我们和大哥的事,是神华帝国内部的事。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去找大哥,我们息兵罢战,一致对外。大哥才华惊世绝艳,让他主政也行嘛。如果他不肯,那就是狼子野心。我们昭告天下,让帝国亿万臣民看看,他轩辕台起兵造反根本不是为什么民族大义,而是为了这皇位!”

蒙吉与王庸的眼睛对视了一眼。

“四哥,你太天真了。好吧,你回去休息吧,你说的事,让我想一想。”轩辕寂站起身,送轩辕禾离开。

“王庸,外交的事由我们管。作战的事我全部托付于你。能战方能言和。就像我那天所说,集团军以下的将领,你有绝对的任免权。放手一搏吧。”轩辕寂热烈的眼神盯着王庸,声音里却带着无奈的悲壮。

王庸起身告辞,“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蒙吉,命令你在苏克达米的情报网全部开动起来。造出声势,让愚蠢的兰斯人知道轩辕台上台即意味着大陆的全面战争。不仅是帝国与兰斯联邦。而且其他几个国家将无一幸免!”轩辕寂停了停,“那件事可以办了,时间与方式你自己掌握。”

蒙吉没有吭气。会议开到很晚才结束,肃立在室外的侍卫官们等候着大人物们一个个钻进自己的汽车,雪亮的车灯照亮了漆黑的夜晚,轿车几乎无声地启动,鱼贯离开侍卫官们的视线,驶入夜幕笼罩下的帝都。这座昔日亚伦大陆最豪华气派的都市,如今在战争的威胁下没有一盏亮着的路灯。像一个垂死的人,没有了一丝的生气。

蒙吉是最后离开太阳堡的,在皇宫前院,有他的办公室和卧室。但蒙吉很少在这里过夜。“公爵”雪亮的车灯划破黑漆漆的夜幕,照亮了熟悉的街道和建筑,蒙吉心潮翻滚。

他回到他的陋居。去年秋天,在总局有关部门的干预下,原蒙吉的邻居搬走了,蒙吉便独占了二套三居室,经过简单的装修后,原来的房子被用作卧室及餐厅。新到手的一套为客厅和工作室。蒙吉一般先到接待室这边,他的书房也在这里。今天他刚将皮大衣挂在嵌入式衣架上,转过身来,竟然发现王庸独自坐在客厅的皮沙发上,正看一本书。

“嘿,你怎么跑来了?我没有看见你的车。陆华不在吗?”

“我让司机回去了,想单独跟你说几句话。是我把陆华赶走了。喔,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哲学了?”

“记得军校那位秃顶的朱老师吧?他将军事哲学时我基本上在睡觉。但朱老师说哲学的作用的那段话我却记得。只有在步入中年历经坎坷才会真正思考哲学,运用哲学。诚哉斯言!现在看哲学,不敢说真正懂了,但亲切有味多了。”

“你做事从来都出人意料。但事后想又在情理之中。我来只说一件事。跟兰斯的交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蒙吉,我们都算有成就的人,帝国的历史上也许会有我们的名字,你在读哲学,我却在学历史。每次都让我冷汗淋漓啊。”王庸将书摔在茶几上,“我不能让你的名字倒着写入神华国史。四殿下真令我钦佩啊。”

“我自有分寸。”蒙吉只说了一句。

陆华从二套房子中间打通的门进来,“王帅,留下吃晚饭吧?”

“不啦。谢谢你。”王庸站起来,“蒙吉,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单独聊聊了?一年?二年?”

“哈哈,”蒙吉难得地笑了,“王庸何时变得多愁善感了。我们不是一直在聊天谈心吗?”

“想想我说的话。”王庸沉下脸。起身穿上他的军大衣,拉开门走出去。“你怎么走?让我的司机送你吧?”王庸只是摆摆手,消失在楼道的黑暗中。

蒙吉走进卫生间洗手,跟着陆华回到餐厅。

“小念龙,过来,让伯伯抱抱,”蒙吉一脸欢欣地接过林小如怀里的孩子。孩子半岁多了,黑亮的眼睛盯着蒙吉,小手在蒙吉耳朵上抓捏着,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他自己明白的话。

“在家捣乱了没有?瞌睡了?哈哈,”蒙吉慈爱地摇着孩子。

“蒙叔叔,你快吃饭吧。”林小如想接过孩子,蒙吉已转过身去,继续逗着孩子。

陆华示意林小如坐下吃饭,二人不再管满地乱走的蒙吉,各自不言声地吃饭。饭后,林小如从逗够孩子的蒙吉手里接过孩子,回自己房间了,蒙吉则独自吃饭去了。

林小如住进蒙吉家已经五个月了。当初崔静急急将林小如和孩子带出崔府,上了汽车,只是告诉林小如有人告密,保安总局的特务会来搜查崔府,必须赶紧走。林小如一脸惶急,她是担心孩子的安全。如果知道孩子是钦犯龙行健的儿子,她不敢想下去了。

“静儿,我们去哪里?”

“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别人想不到也不敢搜的地方。”

林小如不再问了。千年崔府,说完就完了。崔府还好些,听崔静说起司马家族凄凄惨惨的抄家,更觉可怜。现在还有安全的地方?林小如的嘴角抿起,露出一丝坚毅的微笑。

汽车来到一栋普通的居民楼前停下,林小如抱着孩子,崔静拎着个包裹,里面装着孩子的全套东西。林小如看着崔静敲开一户人家,一位三十多岁,颇有风情的女人开了门。

“哦,这就是龙行健的儿子?”女人过来端详熟睡中的孩子。林小如的汗却下来了,这个女人知道龙行健,她是什么人啊?

“不要怕。我叫陆华。是陆军总院的外科医生。”陆华善意地笑笑, “当年龙行健重伤住院,我是手术医生之一。你说我认不认识他?”

“我没听他说过。”林小如松弛了一些,但仍紧紧抱着孩子。

“你就住这间房。你看,阿静已经帮你收拾的差不多了。”陆华推开一间紧闭的房门,林小如望进去,里面有一张双人床,靠墙摆着一张小桌,桌下放着一个电炉。

“小如,你不要担心。她就是我干妈啊。”崔静倚着门框说。

“你干妈?你是说她是蒙局长的老婆?”林小如脸立即变了。

“林小姐不要害怕。我丈夫就是蒙吉。虽然他下令抓过龙行健。但那是公事。我丈夫绝不会迫害孤儿寡母。你来这里,还是我丈夫提出的。他怕万一谣言传到皇帝耳朵里,再来一次全城搜捕,除了这里,没有安全的地方。”陆华冷静地说。

林小如气愤地盯着崔静,像看一个魔鬼。

“小如姐,你别那样看我,你的眼神很怕。”

------

五个月过去了。林小如早已相信了蒙吉没有迫害她和孩子的意思。蒙吉很爱孩子,每次见了念龙都要抱上亲一阵,逗一阵。也许是他没有孩子的缘故?林小如发现蒙吉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表现出一种她没有见过的非常慈爱的神情。记得小念龙第一次将一泡热尿全部尿在蒙吉胸前,蒙吉不仅不恼,反而开心的哈哈大笑。

林小如的奶不够,高档奶粉全是蒙吉带回来的,孩子所有的一切,全是这位位高权重的情报头子带回来的。林小如不知何时压下了因龙行健而产生的对蒙吉刻骨的仇恨,开始叫他蒙叔叔。蒙吉逗孩子,也跟林小如聊聊家常,林小如和蒙吉都是龙胜州人,算是老乡,谈起家乡的名胜,家乡的风俗,蒙吉流露出深切的向往。这也拉近了林小如跟他的距离。林小如帮助陆华做饭,蒙吉吃到地道的家乡风味,赞不绝口。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但蒙吉从不跟林小如说起龙行健,林小如知道蒙吉是帝国最大的情报头子,但始终忍住不问。

林小如想,男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