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侠 第一卷 第三十章 神猴爷,偷尼摘桃多劣根

李伟新 收藏 0 1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size][/URL] 假书童居然是十万大山的神猴爷。 卓宇航也不由愣了一愣。他早就听江湖上的人说,有位神猴爷活跃在桂湘一带,功夫了得,棋艺一流。但总是神龙不见首尾,显得很神秘。十个见到他的人,说出来的人像都不一样。显然,神猴爷美易容术。连拥有一双猎人眼睛的唐玉仙都当他是书童来看。可见其易容术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



假书童居然是十万大山的神猴爷。

卓宇航也不由愣了一愣。他早就听江湖上的人说,有位神猴爷活跃在桂湘一带,功夫了得,棋艺一流。但总是神龙不见首尾,显得很神秘。十个见到他的人,说出来的人像都不一样。显然,神猴爷美易容术。连拥有一双猎人眼睛的唐玉仙都当他是书童来看。可见其易容术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但年纪,他神猴爷就五十出头,却能扮成一个小书童的样子。

真是真人不露相,一露不得了。

这神猴爷本姓侯,名杰。生长在十万大山边的一座小山村。他刚满月母亲就去世了。而父亲又是个酒鬼,哪里管得了他?于是,自小他便吃百家饭,在村里的百家饭养育下成长。按说,吃百家饭长大的人,每家都有恩于他,他应该感恩才是。但这都是我们作为善良人的想法。以人的本性而言,人是没有感恩之心的。有人懂感恩,那都是后天的修心养性所形成的美德。

十来岁上下,侯杰调皮捣蛋的本性就已经展现了出来。不是今天偷东家的鸡,就是明天偷西家的狗。起初,被人捉过,被人骂过,被人教训过。可日子一长,随着他偷术的越来越精,村里的人家不见了鸡狗,明知是他所为,也奈何不了他。因为抓不到他的现形。

青春期一到,他偷的就不仅仅是鸡狗了,而是偷女孩的内裤,偷女孩的胸兜,堆了满床都是。这都在其次,这毕竟不伤人、不伤骨,看在他自小没母亲的份上,村里人也开只眼,闭只眼,权当内裤、胸兜能伴他顺利度过青春期。

看村人如此宽容,他侯杰的胆子便越来越大。时常尾随村里的姑娘、少妇,进入玉米地。趁人家不注意的时候,突然从后面扑上来,双手伸向人家的乳房,毫无顾忌地上演猴子偷桃。

年轻的姑娘会吓得鬼叫,拼命挣脱他,飞也似的跑回家。

少妇则毫不客气地回过身来,扇他一两个耳光。他捂住脸,却满怀的委屈,道:“不就摸摸嘛?我不摸,你老公不一样摸?同是男人,为什么他摸得,我摸不得?”

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心地善良的少妇并没进一步计较他,反而对他说,“等你娶了媳妇,你爱怎么摸就怎么摸。”

“呸,我看到族长就可以乱摸女人的奶子,两人还赤条条滚在一块哩。”侯杰振振有词道。

这话传到族长耳里,肯定不会放过他,便组织村人,以他违反村规,伤风败俗为由,将他丢入茅坑,作为惩罚。

一次, 不怕,他继续干。

二次, 还不怕,仍继续。

三次四次之后,被村人不客气地喂了屎尿之后,他有所收敛了。村里的姑娘、

少妇,再没向家里人投诉了。

但他仍整日吊儿郎当的,正事不干,村里的鸡狗依然隔三差五地不见。

离他们村五里外有座尼姑庵,里面有五六个尼姑。平日里,小尼姑都会到村里来化化缘。逢年过节,村里的人也会到庵里去烧烧香,拜拜神。相互的关系也都挺和谐,并没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

却不知道,小尼姑一来二往,侯杰望着人家粉粉嫩的脸蛋,心里便打起了主意。他知道,硬来是不行的,以她们与村人的关系,一旦闹出事来,不打他个半死才怪。侯杰是人小鬼大,鬼点子多。每回偷了村人的鸡啊狗的,他哪里都不去,偏就跑到尼姑庵背后的树林,捡来枯枝树叶,架起鸡狗,升起火,来个野外烧烤。

这家伙很有心思,他烧烤不是直接拔光了鸡毛就烧,而是拔光鸡毛之后,取出内脏,用荷叶包住鸡,再用湿泥糊上。如此用火一烧一烤,那鸡不但奇香,且鲜嫩甜美。

奇香扑入庵里,起初还被个爬上墙头的中年尼姑骂。但骂过几回之后,中年尼姑望着他的目光就有点柔,有点女人味了。侯杰心里虽然想着的是小尼姑粉嫩的脸蛋,但他却不敢得罪中年尼姑,他知道中年尼姑仅在庵主之下,很有话语权。便顺水推舟地回了几过有意思的眼神给中年尼姑。

渐渐,中年尼姑不但不骂了,还从墙头接过他的烧烤鸡,跟其他尼姑一同品尝。

有戏。

侯杰开心得不得了。

一日收到小尼姑口信,庵主要请他用晚餐,他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偷了几只鸡,弄了两壶酒,乘着初升的月色,侯杰兴冲冲地入了尼姑庵。庵主也是个中年妇人,见他侯杰,立马媚开眼笑,叫小尼姑去煮鸡,自己则牵着侯杰的手进了厅房,陪侯杰喝茶。

不一会,上菜了。

侯杰便和几个尼姑吃喝起来。他很有心计,总是借这个理由,找那个原因,一杯杯地敬庵主和中年尼姑,他希望将她俩醉倒之后,剩下的就是他和小尼姑的世界了。

哪知,一壶酒还没喝光,他已觉得天昏地转,自己倒先喝晕了。

醒来,身边不但躺着庵主和中年尼姑,还有一个不知从哪来的老尼姑,正趴在他的两腿间,枯藤似的手,抓着他那家伙正往嘴里送……

奇耻大辱。

这奇耻大辱令他无颜再见村里的人,便离开了村子。也不知他拜的谁为师,十五年后,他便出现在江湖上了,便有了神猴爷之称。但奇怪的是,再也没听到他拈花惹草的事。

赖雨生又是如何跟上他的呢?

卓宇航不知道。

卓宇航注意到,神猴爷的右手尾指是齐涮涮断了的。是他指天发誓不偷不拈花惹草而自断的指,还是在江湖上跟人打斗留下的纪念?

不得而知。

话说卓宇航愣了一愣之后,并不因为他是神猴爷,而放慢凌利的攻击。反而知道他不但武功了得,棋艺还一流,便当成是一个劲敌来对付。

但卓宇航攻得凌利,神猴爷也真猴。跳跃闪躲不但十分灵活,而且,他瘦瘦的身子,真像满身就剩下了骨头,每一跳每一跳,都像硬骨敲着石头、泥土,“嗵嗵得得”的响。

卓宇航看到,冷霜儿似是攻他,但几次她都想绕到赖雨生身后,对赖雨生出手。她虽还没有行动表现,然而,卓宇航从她怨恨赖雨生的目光里,却感受到了她要对赖雨生出手的意思。

卓宇航不由暗喜。

虽然到目前为止,神猴爷和赖雨生都没占到什么上风,但他卓宇航毕竟有伤在身,斗得越久,对他越不利。

他希望冷霜儿尽快出手。

可是,听着神猴爷敲得满谷“嗵嗵”响的震人功夫,冷霜儿也露出了一丝犹豫的神态。

卓宇航明白,如果自己不及时占些上风,压住神猴爷的话,冷霜儿肯定不敢出手攻击赖雨生的。虽说赖雨生侮辱了她,但那仍不是深仇大恨的事。还未到舍生复仇的地步。

想到此,卓宇航不由赌性狂起,一剑如虹,直追神猴爷。

神猴爷灵活、快捷,卓宇航则显和更灵、更快。

瞬间,追魂的剑光追得神猴爷无法脱离。

赖雨生从旁攻卓宇航,卓宇航根本不管,根本就没有回剑回防他的意思。

眼看赖雨生的剑尖就要刺到卓宇航的左腰,银光一闪,冷霜儿的一把钢剪已飞刺进了赖雨生的后腰。

“啊”声惨叫,赖雨生往前踉跄了几步,卟声倒了在地。

这瞬间的变故,犹如晴天响了一个霹雳。

神猴爷的身子一由一颤。

但正是这一颤的瞬间,也许只是迟缓了千分之一妙的时间,卓宇航如虹似电的剑,却毫不留情地刺中了神猴爷的握剑的手腕,剑“当啷”落地。

神猴爷尖啸一声,一下子便消失在林子里。

神农爷惊呆——

因为冷霜儿的头,正滴溜溜地飞上半空,血珠飞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