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的终于来了。在上一篇博客文章中已经对萨科齐"共同面对国际秩序破坏者"的言论产生了怀疑,当时认为那不仅仅是对伊朗说的。现在看到萨科齐对北京奥运的表态以及与美国"误运导弹部件"事件的"巧合",还有几天前英国媒体对中国的污蔑,我们知道中国的某些动作已经引起了西方大国的集体"不满"。

萨科齐的表态、布朗要会见达赖的消息以及美国的"差错"都是在"提醒"中国:我们可以这样对付你,你的某些作法该不该有所收敛?

那中国到底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西方?是什么重要利益让它们开始对中国进行"群殴"甚至不惜冒破坏《防止武器扩散条约》的风险呢?

黄义评论:事件真相我们都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不是"西藏问题",那只是"牌"不是目标。而从一些动向上我们可以猜到"症结"应该在中东。

春节前后我们提到过美国警告中国不要"帮伊朗采购飞机零部件",也不要提供先进战机。最终结果如何我们不清楚,但从西方大国的"愤怒"表现来看,中国一定采取了对它们不利的行动。再看伊朗最近的表现以及伊拉克的派系战争升级等等迹象,我们知道伊朗国内的强硬派势力得到了加强,伊朗对自己在伊拉克的"代理人"的支持更加有力。

面对越来越不妥协的伊朗,西方希望利用"核问题"压伊朗就范的企图成了幻想;独立自主的伊朗可以自己决定石油的"走向",也可以利用石油收益进一步武装自己。相信再过一段时间,西方用武力"收伏"伊朗的所得将超过它们付出的代价,那"收伏伊朗"就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更让西方担心的是,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上升可能会使西方对伊拉克的控制面临更多"灾难"。如果控制伊拉克的"成本增加",西方政府会面临更大的撤军压力。而把已经到嘴的"肥肉"吐出来,就不仅仅是对西方领导人最大的羞辱,更是给整个西方世界的难堪。因为在西方国家的眼里,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不容"颠覆",西方的"统治权"不容"质疑",不然这个世界将面临更多的"新独立浪潮",西方将失去它们的"超人地位"。

黄义评论:相信这就是西方大国集体"愤怒"的原因,也是萨科齐提出"共同面对国际秩序破坏者"的原因。当然它们认为伊朗是在中国的"庇护"下才逃过了惩罚,因为俄罗斯已经在制裁伊朗问题上"松了口";对俄罗斯人这段时间的外交动作中国应该是不怎么满意的,除了"伊朗问题",还有"科索沃问题"。这让我们想到了杨洁篪部长说的"希望(与俄罗斯)在外交事务上加强沟通"确有所指,当然中俄之间"缺少沟通"的局面也让美国人提出了"可以利用中俄的对抗"谋求"美俄关系缓和"。

我们不禁要问:何以出现今天西方"群殴"中国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