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另类特种兵:狼 揭秘中国另类特种兵:狼 第十一章 大熊出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0/



飞虎,醒狮,地狼和雪豹开始向左边搜索,这片森林除了一些大树和枯枝烂叶外,好像没有别的东西,不过飞虎也很谨慎,他知道在这里也许人不可怕,但里面的猛兽可要比他们这些虎啊豹的利害很多,所以飞虎警惕性很高,一边走,一边不断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飞虎,11号会不会落到河里?”醒狮看见远处的河,赶忙问道。

“应该不会,距离上到不了啊?”飞虎摇摇头说,“不过,我们还是过去看看,毕竟等会儿还要经过这里。”

说完,飞虎和几个人一起来到河边。

这条河不宽,但是水流很急,应该是非常有深度,飞虎和醒狮顺着河流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只好重新转回搜索。

“啊!”正当他们抬脚欲走的时候,突然从森林深处传来一声尖叫。

“赶紧回去!”飞虎听到尖叫一下子辨明方向,“走!”

话没说完,身子已经纵了出去。

森林里茂密的深草,走在里面,需要用手不停的扒拉树枝,以免打在脸上。

“大家都小心点!”飞虎提醒着,“小心陷阱。”

“知道了。”几个人答应着,“陷阱?”

“对啊!陷阱!”飞虎说着,小心向前走着,眼睛四处看。

前面的草越来越密,飞虎走到一个岔路口时停下来了,因为他不知道应该走哪边,如果差了路,那么就真的麻烦了。

“在右边。”飞虎肯定地说,因为他看到了右边的草被刺刀砍过的痕迹。

再往前走,也是一片开阔地,好像周围根本没什么人。

“飞虎,救命!”没有人的地方却传出呼救的声音。

飞虎四处看看,没有见人,只好也喊了起来,“是11号吗?”

“是我。”底下传来声音,“我掉到了陷阱,就在前面。”

飞虎沿着喊声向前走,突然他看见在地面很明显的松软和虚愣的杂草,认定就是陷阱。

飞虎马上扒开草堆,果然看见了一个5米深的坑,“别急,我们马上救你。”

飞虎从背囊里取出一根长绳,慢慢的放了下去。

说到这里,我们有必要说说此次小分队的装备情况。

除了队员们身上穿的防弹衣,戴的头盔,手里拿的03式步枪,还有很多的辅助装备,每人有一个榴弹,五颗手雷,一部电台,几天吃的食物——罐头,压缩饼干,还有像一些用的钩子和绳子等等,还有一个望远镜。

顺着绳子,11号不一会就爬了上来,“真他妈要命,没想到会在这空地上有陷阱。”11号说。

“是,以后我们大家都得小心点。”飞虎也说。

“恶狼,恶狼,11号已经找到,我们马上回去。”飞虎呼叫恶狼。

“收到,赶紧回来。”恶狼说。

“是,马上归队。”

可就在大家即将离开的时候,眼前出现一个大熊拦住去路。

大熊张着血盆大口,冲大家扑来。

“唰!”飞虎首先把自己手里的刺刀摔了出去,因为他知道,自己还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如果轻易放枪,也许会引来更多的动物或被反政府武装队员听见,那更是凶上加险。

大熊后背挨了一刀,嗷的一声闪到一旁。

大熊看到了身后的飞虎等四人,好像也知道匕首是飞虎插的,大吼着冲过来。

飞虎,地狼,雪豹,醒狮还有11号赶紧四散躲开,因为他们也知道熊的利害,要比以前见过的狼啊,蛇啊,凶恶百倍,特别是这种森林里的野熊,性子很烈,个子高大,而且身上有很多的油脂,就算是用枪都不是一下子可以打死的。

大熊见人四散跑开,就盯上了刺杀自己的飞虎,拼命的追着,平时看似笨拙的身体现在却是健步如飞。

飞虎见大熊追来,赶紧的向前猛跃,可是大熊此时好像着了魔一样,疯狂而愤怒,飞虎跑出不远,突然大熊的爪子就扑到了他的身上,迷彩服顿时撕扯了一个口子,大熊见状更是猛扑过来,就在飞虎准备拼死战斗的时候,突然听见大熊又是一阵嗷嗷的怪叫,他回头一看,又一把匕首深深的插进了熊的后背,随即,嗖嗖嗖,其他几把匕首也都飞来,分别插进熊的脖子,腋窝和大腿。

瞬间的动作,可是几把各自击中要害的匕首,如让凶猛无比的大熊再也无法动弹,几个人那都是经过特种训练出来的,如果这几把匕首都解决不了大熊的话,那他们也没必要再往前走了。

大熊倒地,飞虎也松了一口气,雪豹奔过来拔熊身上的匕首,地狼和醒狮奔向飞虎。

“没事吧?两个人问飞虎。”“没事,好了,我们赶紧回去。”飞虎说出时间的重要性。

“好!”几个人应着,整好行囊,拿好匕首,往集合地赶。

等回到集合地时,恶狼等其他队员早已回来,因为恶狼接到飞虎的报告通知了大家。

“11号没事吧?”恶狼看着11号虽然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但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近前问道。

“报告,我没事!”11号赶紧回答。

“那就好!”恶狼说,“10号,你怎么回事?”恶狼看见飞虎的迷彩服烂了,赶紧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刚才遇到了野熊,已经被我们哥几个解决了。”飞虎笑笑说。

“出师不利啊。”恶狼沉下头说。

“所有人都给我小心点,出发。”恶狼在认真看了看地图然后拿起望远镜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后,自己走在前面大声对队员们说。

所有人端好枪,伏着身子,跟在恶狼后面。

不一会,队员们到了刚才飞虎在森林里搜索时看到的那条河边。

“咦!”飞虎惊讶里带疑惑,“刚才还是静静的水流,这会儿怎么这么急啊?而且水好像深了很多?”

“奇怪,这到底是条什么河?”醒狮也说。

恶狼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河边,看了一会,仍然不见水流减小。

“怎么办?恶狼。”飞虎习惯了这个称呼,而且恶狼也乐意接受。

恶狼想了想说,“估计用背囊当浮体根本游不过去,还是在森林里砍些木头,扎个竹排渡河。”

说干就干,20名队员用匕首砍倒了森林里的一些小树和枝干,然后用背囊里的绳子扎起来,架到河边,5个人一个排子开始渡河。

“大家注意,一定要抓紧排子!”飞虎看着湍急的河流,赶忙对在一个排子上的地狼等人说道。

排子到了河里,一下子就被湍急的河水冲出好远。

排子在这条河里就像一个醉鬼,摇摇晃晃,没有方向。

等到了对岸,队员们才发现和预先的目的地差了很远,因为水流是向下游的,所以脱离了实际距离,恶狼赶紧拿出地图看看当前所处位置。

“我们的经过地本来是在这里。”恶狼指着地图上一个目标,“而我们现在是在这里,虽然相差不远,但是却隔了一座山,而且从地图上标的,海拔很高,看来需要考验一下我们的体力了。

“没问题!这算什么。”飞虎虽然刚才也被大熊惊了一下,但此时一点都不含糊,其实他本来就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

“好,事不宜迟,赶紧出发!”恶狼收起地图,抖了抖衣服上的水珠,然后脱下靴子投了投水,开始上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