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二章名将归来 第二十九节失败也有代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该死的空军,他们居然想出这么笨的办法对付游击队,我们白白被炸掉个补给站他们却舍命都侦察不到,他们拿很多的钱买一大堆破飞机有什么用,现在只剩下这个?” 鲍曼少校看着两具韩国特务的尸体发着牢骚。

吉米上尉看看半夜被丢弃在公路上的尸体,他又走了几步挪动到一个废弃的汽油桶旁边,美军把用完的汽油桶切掉一部分然后倒上汽油当简易取暖炉,很多背着步枪值勤的士兵都围着炉子,深夜留下的寒气还未全部消散,美国大兵已经感觉到一股重重的杀气,他们都已经见过了新出现的尸体,被冲锋枪打成蜜蜂窝的,脑袋被步枪子弹打穿的友军情报员就躺在他们营地附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能用三发炮弹摧毁一个补给站也绝对可以一枪把人的脑袋打穿,如此优秀的作战技能肯定不是一个普通士兵能达到的。

“空军和海军想出个十分不错的办法,用留空时间长的侦察机引导活塞式攻击机,他们已经干到了好几支朝鲜游击队,不过这次似乎不灵了,跳伞的家伙一落地就被击毙,开枪的游击队员并没有暴露,他们没急于打扫战场移动尸体,而是等侦察机不再回来才取走武器移动尸体,根据空军的无线电通报这两个韩国特工是在离公路很远的一个山村附近阵亡的,空军还以为他们能看到移动尸体的游击队,这次他们只开枪不暴露行踪,看来空中伏击的办法已经失效。” 吉米上尉分析完了其他军官都点头表示赞同,鲍曼看看身边的几个步兵排的指挥官,“谁能带部队去韩国特工死的地方侦察一下,我想我们要找的目标就在附近,显然他们之中有新手,为什么一个特工被干脆的打死,另一个却中了这么多枪?我想他们的战斗力恐怕跟五个手指一样,不是一样长的,或许我们能抓住几个战斗力低的敌人审问一下,有谁愿意去?”

机械化侦察营步兵连的四个排长都用蓝色的眼睛看着营长,他们都知道自己手下的士兵绝对不是对手,一群刚训练了几个月的新兵根本不适应这场战争,坦克连的指挥官吉米上尉看看一群没用的步兵军官,他还真想自告奋勇的去一次,与一个强悍的对手作战是极具挑战性的,这个对手像幽灵一样活跃在平壤以北,如果就纵容他们这样闹下去迟早会闹出更大的乱子,如果美军都惧怕他那在未来的战斗中谁还敢跟他作战?美国虽然有一百多艘航母,虽然有上万架各军种的飞机,还有具备空前毁灭能力的原子弹,地面上还有成千上万辆坦克装甲车,就一个小小的朝鲜半岛就驻扎了美军一千多台坦克,另外还有上千门一百毫米以上口径的火炮,可再强大的攻击能力也需要情报的支持,你不知道敌人在那即使扔原子弹也没用,难以消灭的对手之所以能存在下去就是因为美军情报能力的低下。

只有知道目标的坐标飞机和大炮才能发起攻击,只有能通行坦克的公路才是步兵可以抵达的地区,如果是坦克去不了的地方又不能走卡车,还没有大炮支援那美军步兵是不敢去的,现在西点培养出来的步兵指挥官就是因为敌人藏在坦克不能走的地方才不敢去。

“怎么都不说话,难道没有人还愿意为了我们的校训而努力奋斗,消灭敌人就是你们的责任,难道你们只会背诵责任、荣誉、国家这三个简单的单词,不战胜敌人怎么会有荣誉?” 鲍曼看到一群萎缩不前的步兵军官十分恼火,就在他生气的时候他最得力的助手吉米上尉主动说:“长官还是我去,我想看看击毁我们多辆坦克的家伙是个什么样子,我只见过照片,照片上可能就是他,我希望可以抓他回来。”

“你有这个信心非常好,那你就从步兵连挑选几个人,走山路可不要太多的武器,否则士兵非常容易疲劳。” 鲍曼同意了他的提议,吉米上尉看了看一群不值勤的步兵,他指了几个军士,“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跟我走,不要带笨重的东西只带一天的补给品,一个基数的弹药,不要带机枪和冲锋枪,每人带四发枪榴弹,现在就整理装备。”

四个参加过的欧战的陆军士官被选拔出来,士官们本身就带着半自动步枪,他们回到帐篷里拿上应该带的东西,每人只背着一个轻便的背包就重新集合起来,吉米上尉也没耽误时间就立即领着他们几个人出发。


晚上侦察组的人有一半没睡,有俩人背着已经死去的韩国特工走了好远才找到公路,他们就在这段公路附近袭击了美军,把一个补给站炸成一团火才离开的,两个死掉的韩国特务被丢弃在美军营地附近,抛尸的地方离美军睡觉的地方很近,张学义这么安排就是为了给敌人提醒,告诉敌人不要太得意,他可以轻松的吃掉诱饵而不碰鱼钩。

打发俩组员半夜出去搬运尸体的张学义也没有睡好,他睡到后半夜就起来,他一个人收拾好一套装备摸着黑离开宿营的村庄,出了房间迎面而来的寒风吹的张学义打了个哆嗦,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快步离开院子,借助星光顺着进村的道路往外走,崎岖的山路格外难走,张学义很想在温暖的鸭绒睡袋里好好睡一会,可白天出去要不停的躲避过路的飞机,走一段路要做好几次防空隐蔽,这样折腾实在太累人,不如受点小罪半夜赶路。

张学义等天亮的时候又溜达回袭击补给站的地方,敌人的防线依然存在,十几台坦克依然布成刺猬阵,唯一有变化的就是有几个美军背着步枪似乎要顺着崎岖的山路上走,他不知道带队的是个坦克战专家,看到美军要顺着小路往深山里走张学义可着急了,他立即端起步枪藏到大石头后面,他端起半自动步枪就想干掉向山里渗透的美军,就在这时候张冲带着吴汉跑得满头大汗的赶了过来。

“你来的正好,有几个小子似乎要顺着山路寻找我们的落脚地,你过来帮我把他们都干掉,我怕我手慢让他们跑掉。” 张学义现在快变成充满杀气的恶狼,只要见到猎物根本不管应该打不应该打,他只想着打,积小胜为大胜,靠每天勤奋的战斗去击垮强大的美国。

“张参谋你手很快,第一个被撩倒以后其他几个根本跑不出步枪的射程,你肯定能把他们全干掉,不过我跑了几路山路来可不是为这五个美国兵来的,咱们电台刚收到总部最新命令,首长知道你跟麦克阿瑟很熟,想问问你有啥想法,这对下一次战役很有用。” 吴汉隐蔽在他旁边向他汇报。

“我懂个啥指挥,这么多年我还不是一直靠亲手打鬼子混饭吃,我的意见说来也很简单,美军依靠清川江是暂时的,骄横的麦克肯定不会等我们打过去,他只是站住脚要继续向北打,我们不用急于出招儿,等他亮出套路然后以逸待劳干他一下,先防后攻绝对可以把他们往南赶个百八十公里的,我很期待在平壤跟主力部队会师。” 张学义说完了转过头继续观察几个美国兵,他发现离敌人越来越近,他想干脆别用步枪,不如等近得没法再近就用手枪解决,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忽然听到附近响起SVT-40半自动步枪的射击声,这种枪在朝鲜战场上只有朝鲜人民军有,志愿军多数人见都没见过这东西。

半自动步枪射出的子弹嗖嗖的从张学义藏身之处路过,他感觉友军的枪法不至于差到打到他的地步,他没做任何躲闪动作就看着几个美国兵,子弹把三个走成三角队形的敌人击倒在地,剩下的两个敌人掉头就跑,似乎友军是为了节约子弹也就没继续开枪,两个失去战友的美国兵很快的消失在张学义的视线内。

“这他妈谁呀,还有两下子?” 张学义等美国兵走了他才爬起来,金顺一背着一支半新的苏制半自动步枪从他面前走过,“谁不会节约子弹?”

张学义摸着脑袋自言自语道,“我用了大半夜时间派人把死人背到几公里以外的地方引诱敌人,我也大半夜没睡跑到这个连人都没有的地方,忙了半天让别人抢了先,哎,还是老了。”

“你的能耐可在所有人之上。”

张学义看看吴汉,“我像你这个岁数的时候很少让别人抢先,我骑着战马总冲到别人的前边,跟国军一起打鬼子的时候我总是早早的进入阵地,每次都几乎是最后一个撤离,现在跑也跑不动,眼看自己就四十了,还不知道能熬多久。”

“首长除了咨询你的意见外还鼓励我们多在敌后立功,美军在火力上和补给上的优势太强,要我们改变以前打歼灭战的思想,要加强对敌补给站和运输车队的袭击,我们炸掉一车炮弹前线就少伤亡一个排的战士。” 吴汉把所有的电文全部转达完以后金顺一已经带着缴获的武器弹药往回走了。

“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专打他的车和补给战暂时把人放一放,以后再跟他们算账。” 张学义背好步枪转身跟着金顺一原路返回。

(最近上班了不是专门写书拉,速度有点慢请大家多谅解,等适应了上班的忙碌后我会加速写完本书并开始持续更新<城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