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为我们寻求的未来的答案存在于我们的过去中,“伟大的复兴”不可能依靠孔子和京剧,五四以来那么多有识之士对传统的批判已经被人完全抛在脑后了吗?因为我们已经失掉创造新文化的勇气和能力,所以我们就把什么传统都重新捡起来当作宝贝吗?


集体舞进了学校,京剧进了课堂,我们的孩子要学革命样板戏和皇帝将军戏了。 我的孩子一进小学就开始背诵《弟子规》,我知道这样的学校不算少,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大旗下,名牌中小学乃至大学纷纷开设四书五经一类的所谓国学课———可为什么我们不在孩子成长的黄金12年中,教给他们一些关于现实世界的重要社会常识?


这些常识包括:人为什么应该生而平等?个人在社会中有什么自由、权利和义务?什么是公民和公民权利?人为什么需要独立思考?世界上有几种政权和政府?有几种经济体制?中国当初为什么要进行改革开放?完全的计划经济为什么会导致奴役和倒退?人们为什么需要挣钱?等等。


这些问题看起来似乎离孩子很远,但如果换成诸如下面这样的问题就不远了:今天的国王与童话中的国王有什么不同?古代的秦始皇与今天的国家主席有什么不同?你家的保姆、小时工与过去的丫环、仆人有什么不同?你为什么可以免费上学?你的父母为什么缴税?如果你的父母是官员,他们高人一等吗?如果你的父母是打工者,他们低人一等吗?表达不同意见是对老师的不尊敬吗?为什么我的父母只能生我一个孩子?我的国籍、户口是怎么回事?等等。


也许这样的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孩子也不需要标准答案,只要提出和开始探讨这样的问题,便会打开他们的头脑,帮助他们理解身边的世界,进而成长为一个懂得尊重自己和他人的合格公民。这是在培养他们的社会智商,也就是判断现代社会事务的基本原理和原则,而在这方面,很多中国人包括孩子和大人,往往先天不足、发育不良。


一段时间以来,李银河、池莉、张五常等“知识精英”都对中国网民的素质提出了质疑,因为他们从自己经历的争议中看到了无数愚昧不通的谩骂。的确,随着网上网下公共生活和社会批评的活跃,许多人社会智商的低下就暴露出来了。


那些喜欢谩骂的人,不懂得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和尊重他人等这样一些基本道理,也往往没搞清楚对方的原意及理论背景。最糟糕的是,有些人根本不想了解原话和原理,陷于偏听偏信、人云亦云而不知———在他们的头脑中,只要反对政府控制物价,就是富人的走狗;只要提倡自由民主,就是别有用心的反华势力。最近西藏事件发生后,在网上,包括像北大这样一些名牌大学的论坛中,能听到不少喊打喊杀声,那些喊打喊杀者认为政府太软弱了,我们对待藏人、达赖和外国人的异议应该更加强硬。他们同样缺乏包容、平等之心,也不懂得独立思考和兼听则明,在社会智商方面,他们与那些跪倒在官员面前乞求和谢恩的老农其实毫无二致。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本来就缺乏自由、平等、民主、科学的因子,我们的社会历来不鼓励张扬个性、独立和创造,如果我们现在开始承认这些价值,如果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些价值将是我们个人幸福与民族自强的关键,理解这些价值是一个现代公民应有的基本素质,那么,我们为什么不从小培养孩子们这方面的观念和素养呢?


公民教育的倡议提出来也不少年了,不断有学者和教育家在呼吁,但教育部至今没有动静。多年来,我们的政治课内容陈旧、空洞,早已经背离现实世界。但面对批评,教育部门迟迟不改。倒是像背《弟子规》、跳集体舞、学样板戏这样的改革,教育部“从善如流”,花样翻新。我不反对各地学校开设各有特色的课程,也不反对官方复兴国粹的尝试。但是,我不认为我们寻求的未来的答案存在于我们的过去中,“伟大的复兴”不可能依靠孔子和京剧,五四以来那么多有识之士对传统的批判已经被人完全抛在脑后了吗?因为我们已经失掉创造新文化的勇气和能力,所以我们就把什么传统都重新捡起来当作宝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