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存在一批人不停的歌颂清朝呢?

这些存在的帖子就是话语权。也许这就是问题的根源。

会哭的孩子有人疼,这句朴素的谚语清晰的表明了话语权的重要性。

在现代社会谁拥有了话语权,谁就拥有了更多的资源。可以从春运时火车票的分配上来说,春运的时候,有两个群体非常典型,学生和民工。在车厢了的人

交给火车站的钱是一样的,但是站着的一般是民工。为什么学生可以大部分坐着?从他们抱怨的角度也许可以知道点原因:学生一般抱怨买不到座票,民工抱怨买不到票。

中国从古代到近代,有话语权的总是少数人。乱世时是有军权的,和平时期是官僚士林,明末清初是骑在马上的挥舞着马刀的托着长辫子的某种物质。这可以用好多史料都是出口近两百年,又返销来证明。顺便说一句,现在某些人正在用掌握着话语权的物质生产和过滤的证据,来证明某些有利于这些物质的事情。

旧民主主义革命革了封建异族贵族的政治话语权,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些异族贵族是在当时最好的教育资源的培养下长大的,也许出生的时候不见的比山野小子强壮,但是十八年后,这个区别用膝盖想也知道。顺便说一句,社会的最大不平等就是教育资源的不平等。

这些被革了政治话语权的封建贵族,毕竟是集当时最先进的教育资源教导出来的精英。既然无法在政治军事上发言了,那就必然的转向了另一个高尚人的聚居地文艺界。毕竟是脱离的蒙昧境界的文化人了,这群精英在亡国灭种的危机下醉生梦死了几十年,也留下了不少东西,可惜建国几十年都被当垃圾清扫了。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一直到改革开放之初,这群鸟人更凄惨。连文艺界的话语权都被剥夺了。所以你看看30年前的各种文艺作品,有那个家伙敢给满清贵族说话?

最近三十年,精英阶层觉醒,开始诉求自己的利益和特权。纵观历史,泥腿子拿话筒是反常的!泥腿子天生就应该被剥削,天生就不能拥有话语权,就应该是精英施舍的对象。

但是公正平等之精神已经传遍大江南北,泥腿子也不再是以前那么容易吓唬。再有文化,再有血统,再高高在上的精英都曾经接受过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那我们这些精英拿什么来高贵呢?

精英们团结起来,我们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斯文扫地,有失体面的社会氛围。我们要最秩序井然的大清社会搬上银幕告诉那些泥腿子的孩子,真正优秀的社会是这个样子的。我们要让这些未来得泥腿子们知道,你要象奴才一样尊敬未来的精英。这些精英将是由血统,由父辈攫取的教育资源培育出来的未来文化人组成。

我们要让所有人知道,中国从古至今最秩序井然的社会,最适合精英居住繁衍的鞑清王朝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连斜视都不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