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四方面军老战士陈金钰:挑战极限的力量源泉

长征是一种旷世的精神。面对饥饿死亡的威胁,红军将士无所畏惧,意志如钢。


人物小传:陈金钰,湖北省广济县(今武穴市)人。1914年生,1929年参加红军。新中国成立后,任第九步兵学校校长、石家庄步兵学校校长、某军副军长、山西省军区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参谋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在强渡嘉陵江战役后,控制了嘉陵江和涪江之间的广大地区。在敌人重兵压迫下,四方面军后方机关,部队和地方党政机关,陆续撤到嘉陵江以西。从此,红四方面军便开始了长征。


这年的4月,蒋介石为防止红军在嘉陵江和涪江之间建立根据地,分三路向我进行新的围攻,红四方面军处境十分艰难。5月,红四方面军总部根据中央指示和当前敌情,决定向岷江地区发展,占领松潘、理潘(今理县)、茂县等地,以摆脱不利处境,并策应红一方面军北上,迎接两个方面军会师。当时,我任红四方面军93师276团3营营长,在攻打茂县的战斗中,我率部冲锋时右臂中弹,负了重伤,但仍随部队进入茫茫草地。


红军过草地困难重重,部队绝粮,无衣,无药,夜间宿营在湿地。大家只能背靠背互相取暖,坐着睡觉。若遇上大雨或下雪天,一夜都睡不好。天一亮,部队就要继续行军。在这样的环境中,许多同志患了疟疾、感冒、肠胃病等。因无药治疗,病情越来越严重。我负伤后,只能用盐水冲洗伤口。后来连盐都没有了,右上臂的伤口严重感染,局部肌肤溃烂生蛆,碎骨不断浮出,伤情日益恶化。为保全性命,我将刀子在火上烧红之后,强忍着剧烈疼痛,让卫生员用刀将伤口上的烂肉挖掉,再用纱布来回抽拉,清除腐烂组织。因无医无药治疗,右手最终残废。这是我第五次负伤。


那时,红军没有衣服穿,衣服破了只能将衣补衣,上衣改坎肩,长裤改短裤,短裤改裤衩,干部战士都是自己缝补衣服。过草地时因找不到打草鞋的麻和稻草,只好把破皮子割下来,钉上四个带子绑在脚上。皮子单层且潮湿,用水打湿后穿在脚上,走起路来脚板很滑。鞋走坏了,就索性打赤脚走路。


长征路上,常常因为搞不到粮食而断炊。游牧生活的藏民不了解红军,一听到有军队来就跑了,有钱也无处买粮食。我红军部队分批分路前进,第一批和第二批通过时,还能搞到一些野菜野物吃。第三批就只能吃前两批剩下的东西,如将腐烂的牛、羊内脏等,勉强用水洗洗吃。第四批就没东西可吃了,连做饭取暖烧火的牲口粪都烧光了。有人因营养不良而浮肿,有人患了夜盲症,眼睛看不见路,腿无力而不能走路,有的同志走水草地时陷进去牺牲了。虽然如此,但大家都坚信革命一定会胜利。


红军通过的高原雪山,有的海拔5000米以上,常年积雪不化。雪山上时而大风大雪,时而雹雪齐下。路很滑,一不小心就会滑倒跌入深山峡谷中。我们通过雪山时,山沟里已进入夏天,而山上却是寒冷的冬天。过雪山顶时,因衣服单薄,有的同志被冻病了,有的把脚冻坏了,不能行走。雪山很高,通过雪山要行走三、四天,要有两晚露营。老百姓说到山顶时不能大声说话,不要停留,否则会被雪埋住。


在长征途中,我军还经历了丹懋、天全、芦山战役和百丈大战等战役战斗。几十万敌军对红军进行围追堵截,但我们凭着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仰,凭着不怕流血牺牲、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一次次地战胜敌人,历经千难万险,胜利到达陕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