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根谭》里有句名言,“吃得菜根,百事可为”。意思是说,人们只要经受了艰难困苦的磨练,就能成就一番事业。套用这句名言的格式,可以这样说,“吃得草根,则千事可为”,“吃得皮鞋、皮带,则万事可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草根比菜根更难以下咽。皮鞋、皮带,除了红军长征战士,世界上有谁吃过?


某些青少年或许会问,吃草根尚可理解,而皮鞋、皮带,硬邦邦的皮革之类的东西,怎么能吃呢,即使你有铜牙铁齿,又奈它何?


老红军赵洪进,通过吃皮带的亲身经历,给我们解开了谜团:先把皮鞋、皮带放到火里烧煳,然后用水洗净,再用刀刮,最后,放到脸盆里煮。当皮子变得又黄又软时,就成了难得的“美味”。朱德的皮带,就曾被他的警卫员现年86岁的赵德仁烧烧吃了。


能够吃下草根、皮带的战士,世界上还有什么困难能难住他们呢?


当时的舆论认为,“国共胜负已成定局,红军已是死路一条”,因为长征战士“流徙千里,四面受制,下山猛虎,不难就擒”,国民党“把活路堵死”,留给红军的只是“死路一条”。出人意料的是,各路红军跋山涉水、爬冰卧雪、血战湘江、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转战乌蒙山、强渡嘉陵江、激战独树镇……1936年10月,红军长征三大主力会师陕北,谱写了一曲令世界惊叹的两万五千里的长征壮歌。


我们是新时代的长征者。“万里长征只是走完了第一步”,这句话概括地说明了我们面前的道路还很长很长,肩上的任务还很重很重。但我们的精神细胞里,有着红军长征战士吃草根、吃皮带的遗传“基因”,还有什么困难能难倒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