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北京奥运会

绑架北京奥运会

作者:Fib0gann



黑皮肤的暴民们手持棍棒,砖石,汽油,火柴,在马路上任意拦截浅色皮肤的行人和司机,不分男女老少,暴打不误,倒地毙息为止,不够解气的就再挨家挨户地寻找浅色皮肤人的店户,焚之一炬,民警赶来就退,火警下车就跑,一时间全城浓烟弥漫,四处鬼哭狼嚎,尽管暴民们当中竟然也有极少数爷们式的人物,挺身而出,舍身保护受害异族百姓,但是人类中最本能的趁火打劫的欲望和冲动已经完全主导了事发的一切,再接下去就是六天的烧杀抢掠,三十八人死亡,一千两百人受伤,三千六百处火情。


然而,这不是二零零八年三月中旬西藏/四川/甘肃/青海的藏民暴乱,这是一九九二年下旬的洛杉矶暴乱。平息期间,州立政府动用了四千名国民自卫队员,联邦政府调遣了四千名步兵和海军陆战队员,全副武装,装甲车,直升机,电视通缉,挨家搜捕,公审公判,三千人被抓,三名警察四名火警中弹负伤,全市财产损失两亿美元。


但是,这却极像达赖喇嘛最近的“和平”杰作,即三月藏暴,而且它从爆发/平息/程度/形式/手段方面,几乎就是洛杉矶暴乱的踏蓝纸式的剪贴翻版。


不同的是,当年的美国和西方媒体在报道中似乎在讽刺和挖苦洛杉矶警方的无能和无奈,并确切实际地称暴民为暴民,而现在同样的美国和西方媒体却在第一,第二,和第三时间内,三番五次地宣扬中国官方如何不应该使用武力来平息这场民族的清洗和宗教的杀戒。


不同的还是,当今的自称为是最公正的最不受政府支配的美国和西方媒体,却公然在转播藏暴恶行时,彻底地颠倒事实,把罪犯宣扬为英雄,把受害者描述成压迫者,把暴力撒野归纳到和平抗议。


不同的更是,十六年前的洛杉矶暴乱的直接导火线是警察在大街上棍打黑人,乃至更早一点,六十年前的台湾二二八暴乱的导火线也是警察在大街上棒打妇人,而二零零八年的三一四西藏暴乱的因由却是为了一九五九年三一零西藏暴乱的纪念日,更是为了绑架八月份的北京奥运会。后者两个时间的巧合显然给肇事者提供了预谋急迫感,因而不难理解中国政府坚持“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说法。


五百年前西欧白人引渡到美洲大陆,开始赶尽杀绝印第安人,之后又奴役了非洲黑人两百年,然后在一片罪恶累累的焦土上兴建了世界上最美丽的民主联邦机构,即众所周知的向往的美利坚合众国。以这样的历史文化背景,老美应该是最不具备在西藏暴乱的问题上说三道四的发言权了。中国目前的西藏自治区和美国现在的“印地安人保留地”在文化尊重和保护上的含义完全是天壤之别。如果中国向美国学习照搬的话,西藏的版图早就变成西沙群岛的稀散模式了,要想对汉族群体实行暴杀的悚闻那是绝对没门的凉梦。


好在谢天谢地,藏汉两族之间比美国人与土著印地安人之间的文化要非陌生的多了,不久前刚刚听说汉族的三轮老头捐血汗钱赞助藏族学生前生,这会又看到藏族爷们奋救汉族百姓的事迹。达赖喇嘛这回还真太小看人类中各族人民的活雷锋了,他这回看重和启用的还是人类的罪恶本能,跟他五十年前暴动所犯的是一样的错。


没错,老美的人文虽然愣(二战中该帮咱们的时候也帮了),但他们在国际美德和公德方面确实存有并实行严重的双重标准。明明是病拉登炸倒了纽约世贸大厦毙命三千人,但是小布什却非得找个无中生有的理由把傻达姆一家三代四口子给干掉了,搭上了四千美国大兵的性命不算,却还在进行一场赢不了也更输不起的非正义战争。明明是自己在施行犯法必办的法制政策,却不得中国军警在燃眉之急赶紧抄家伙。明明是拉赖喇嘛里面狰狞,外面谦卑。明明是老美的民族政策从严,中国的民族政策宽待。但是,此时美国政府和媒体施压的对象却不是伪和平的喇嘛活佛,而是当了受害者还背着施害者黑锅的中国政府和全体茫然的汉民族。


很明显,在当代中国社会里的牛鬼蛇神都在跟广大中国百姓一样,期待期盼着北京奥运的到来,后者是为欢庆之,前者则为绑架之,大家所图的都是四个大字,扬眉吐气。谁笑得开心,谁笑到最后,谁笑的最坦然,谁就是真正的赢家。中国人民中国政府的唯一取胜之路就是好好地向美国老大哥学习,该抓的就抓,该办的就办,该命令徐三多到境外去完成任务的那就赶紧招呼吧。与此同样重要的是,每当中国遭到西方媒体的无理指责时,中国人应该学会昂首挺胸地提醒对方,中国是如何正在效仿西方的文明民主的法制方法来平息这场蓝天下净土上的兽性残暴。


北京奥运是在防恐时代中即将发生的国际事务,那就更不得让这帮凶残无耻的行径所绑架了。从三月到八月,这一路上将无疑地少不了各类苦肉计和悲情剧式的抗议技俩。我们要对世界大喊,我们要开PARTY啦,客则迎之,恶则轰之,踢体馆就是踢钢板。


最后以一首小诗结尾


雪崩地震人心慌,

烧杀掠抢嚎似狼。

耳闻暴动红旗下,

目睹杀戒净土上。

兵来将挡莫含糊,

刀进枪往方明堂。

江山五色如此娇,

古今中外铁壁强。


作者:Fib0gann

Fib0gann@yahoo.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