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书评命题季]打响《重机枪》,向抗日英雄致敬

抗战八年,峥嵘岁月,国土沦丧,山河破碎,有多少黎民百姓死于无辜;有多少仁人志士为国捐躯;有多少热血男儿拍案而起;有多少柔情女子挺身而出……。秋林的小说《重机枪》以浓重的传奇色彩将我们带到了那尘封的岁月,带回了那不堪回首的历史,带进了英雄儿女那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抗战场面……

回眸,时空在交错

以抗战为题材的作品不可谓不多,以抗战为背景的小说也不可言其少,要写出一部有分量的作品,要写出一部能吸引读者眼球的小说,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作者要打开一段尘封的历史,要揭开一段鲜为人知的秘密,这注定了作品的传奇性。因此也就有了吸引读者的可能。而传奇的故事,如何要读者去相信,让读者有真实感,则是作品的难点所在。《重机枪》的作者,采用现在与过去时空交错的手法,无疑是个成功的选择。作者从现在入手,回写过去,而不时又回到现在。写现在,是为了写过去,写过去又靠现在去释疑解谜,从而在时空交错中完成作者的意图和构想。

岁月悠悠,事如棋局。过去的虽然已经过去,但当事者和局外人对棋局的变化和结果也许不会减少了解的欲望,尤其是那些刻骨铭心的博弈。作者写《重机枪》的手法,犹如围棋的复盘,通过当事人的还原、讲解,撩开层层迷雾,使过去的一切重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如第一集的“狭谷激战”,通过当年交战双方的当事人解开了各自心中的疑团。而随着现实中老战友的相聚,对昔日战场的凭吊,以及以点带面的言谈,又把人们的思路引回到金戈铁马、狼烟四起的抗日战场。这使读者充分感受到小说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的妙味。

当然,作者在个别地方的写作,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本人认为,既然作者采取了这种时空交错的叙事结构,就应该将这种手法贯彻到底。但遗憾的是,作品在过去时空讲述故事时,个别地方使用的语言和方法脱离了过去的时空观念。如在过去的时空里,出现“N次”、“电影《功夫》里的苦力强所使的十二路谭腿就是北腿武术之一”、“这些故事容后另叙”等作者直接表白式叙写。

复仇,机枪在怒吼

抗战初期,淞沪会战。虽有八百壮士的殊死抵抗,但还是以失利而告终。国民党军队的一个装备精良的重机枪连,在开赴前线的途中,也不得不随溃败的军队溃退。途经一狭长险恶的山谷埋锅造饭时遭日军飞机重创,死伤大半。在需要撤退又不能将武器带走的情况下,时任连长决定炸毁重机枪。出师未捷身先死,寸功未立先毁枪,这是军人的悲哀与无奈,也使人心有不甘。随着偶然发现的山洞,随着“人在枪在,枪亡人亡”的誓言,全连的重装备及弹药藏在了山谷的山洞里,留下班长占彪率一个班看守。同时,也撒下了抗日的火种。

苍天有眼。就在占彪师兄弟八人藏在山洞的第二天,日本鬼子的军队途经此山谷。想想牺牲的战友,想想伤残的弟兄,占彪的八条汉子,毅然打响了重机枪,也拉开了打击日本侵略者的序幕。

“风在吼 ,马在啸,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看着占彪兄弟“弹雨屠敌”、“炮犁山谷”;看着占彪兄弟与日寇“机枪对决”,我的耳畔响起了《黄河大合唱》那激越澎湃、气势磅礴的旋律。

复仇!

复仇!

机枪在怒吼!

这机枪的怒吼,是四万万同胞的心声;这机枪的怒吼,是八名热血男儿的战斗宣言;这机枪的怒吼,是让日寇“滚回去”的声声呐喊。

作者以浓墨重彩的笔法,让重机枪尽情挥洒,消解我们心中多少郁气。不要说,故事的虚假与真实,谁能说,八年抗战,没有过这精彩一笔?

中国人民不可辱,怒吼把,机枪!

抗日,激情在燃烧

面对日军的猖狂、骄横,松山的狡猾,占彪等血气方刚的汉子,激起的是斗志,燃烧的是激情。他们与日军斗智斗勇。马车与战车赛跑,机枪与山炮较量,玩的就是心跳。“掐脖子、打屁股、捅腰眼、扒衣服”,机枪拆车(日军的豆战车),酣畅淋漓。

在作者的笔下,人有特点,重机枪也有了灵性。“就拿强子来讲,他打起重机枪以狠稳为主,不依不饶,斩草除根,大家称他为“霸王枪”。而三德就是以灵巧为主,打起枪来移动多,弹着点分散。三德在上次战斗正开火时就动心思把敌人头上的树打折砸向卧倒的鬼子,被大家称为“猴王枪”。而占彪的重机枪功夫更胜一筹,既稳狠又灵动。”

在作者的笔下,中华武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临阵比武,不仅仅是中国功夫与日本武技的较量,也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更是意志与意志的较量。

在作者的笔下,抗战没有什么党派之分。值此民族危亡之际,抗日才是硬道理。

“我出来当兵,就是想打鬼子,因为鬼子打我们杀我们不让俺老百姓过日子。过去我最看不惯的这个朝那个代、这个党那个派胜者王败者寇地互相掐个没完,说穿了都是中国人打中国人自个儿打自个儿。……俺就是一打鬼子的兵,如果国军不打鬼子了,俺立马就把这身皮扒了,只要你是打鬼子的就是俺兄弟,只要是打鬼子找到俺,俺占彪和兄弟们上刀山下火海眼睛不带眨的……;什么党不党的,我只要打鬼子,把他们赶回去,然后回家照顾爹妈好好种地过日子。” 占彪如此说。

“现在国难当头,全国一致对外,共产党和国民党已经合作,我们红军和各地游击队都编入了国军的序列,看我们的帽徽都是一样的青天白日,只要是真心打鬼子保家卫国的都是中华好男儿。占班长大家都看到了,他和他的抗日游击班,就是我们的抗日英雄!” 彭雪飞也如此说。

是啊,自清末至民国,内忧外患,中华民族有着太多的屈辱与眼泪。在烽火连天,国将不国之时,还有什么理由不枪口一致对外呢?抗日,就能得到老百姓的拥护;抗日,就能积聚人气;抗日,就能挺起我们的脊梁。

燃烧吧,仇恨的怒火!

燃烧吧,抗日的激情!

精彩,传奇在继续

时至今日(3月29日),《重机枪》在铁血书库已经连载了五集共五十四节。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但仅仅是这发表的部分,已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它犹如出壶口,奔龙门,向渤海的黄河,咆哮而来,奔腾而去。既有雄浑壮观的气势,又有惊心动魄的场面。尤其那浓重的传奇色彩,使小说高潮迭起,异彩纷呈。

狼有狼道,狼亦有情。还记得三德刚藏进山洞时收养的小狼吗?正是它的加入,使抗日游击班的战士化解了一次次危机;正是它的加入,使“群狼助阵”成为可能。正是它的加入,使作者留下了颇有创意的一笔:

“这时谁也没想到的情况发生了。一个狼群从树林深处呼啸而到,足有三十多只。它们是听到了四德的叫声从四面八方聚过来的。……

只见这群狼迅速冲入四德的战团,两只大狼狗几乎放弃了抵抗哀叫着转眼就被狼群撕碎。四德胜利地长嗥一声,转头看到三德和一个穿黄衣的人打在一起,后腿一蹬,一头就扑上去咬住了那日军的喉咙。

三德这时大喊:“‘大家都闪开!向洞口闪!’……

就是一瞬间的事,一阵腥风狼味从眼前卷过,那三十多只狼随着四德扑向了所有穿黄衣服的人。狼群从喉咙里发出的凶狠的咆哮声和人类恐惧的叫声交织在一起,地面一团团翻滚着,一片高竖着摇晃着的狼尾巴……”(当然,书中关于狼尾巴的描写值得商榷,如次集《乡情》中,狼“摇着尾巴任小玉抚摸,不知道她它之间有什么缘分”的描写。)

再看,占彪等人的临阵比武,虎穴斗枪;以命换命,擒贼擒王;借车消遁,顺手牵羊都被作者处理得丝丝入扣,惊险紧张。

当然,精彩仍在继续。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在清明来临之际,我们借酒,不是消愁,我们借酒,是为了表达心中的情意:敬天,敬地,敬祖,敬先驱!

在这里,《重机枪》为抗战中牺牲的烈士立一块碑,

让我们每个人在心中凭吊祭奠。

在这里,《重机枪》让我们纪念每一个为抗战付出的人们,

希望生命的精彩永远灿烂。

让我们打响《重机枪》,向抗日英雄致敬。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