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你的名字不是脆弱(转)

saniupike 收藏 5 166
导读:China,你的名字不是脆弱(转至杨锐老师)

(转至杨锐老师,原文发表在CCTV博客,本人觉得很好,所以转载)

昨天下午4:20在我的博客《境外媒体》留言簿上,一位网友这样写到:

“我的一位在德国留学的朋友,MSN上告诉我,他在德国媒体的论坛上发表了很多文章,都被删除了,他们留学生申请游行到现在还没批,而达赖在那边放火打人都可以,她每天都能在电视上看到我们的大使馆被攻击,她的心都快碎了.她在等车时,看到德国人手里的报纸,头版就是西藏事件,而上面的照片中国人一看就是假的,她说,她第一次为自己的祖国感到委屈,她没有坐车,边走边哭,她一路上只是反复想着一句话,我问她什么,她说:祖国万岁.我看后眼泪差点儿没掉下来. 正如一位原本对我们的政府有意见的华人,在西藏事件后说的那样,我们应该西方的媒体,正是因为有了们们丑陋的表演,海外的华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团结过,为这,我们应该像他们三鞠躬!”

这位匿名网友以及您的德国同学,先让我为你们这种炽热感人的爱国主义情怀三鞠躬。中国政府没有人越洋“煽动”爱国主义,爱国情怀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有这样的情怀和正义感,再化作踏踏实实的献身精神,努力而自觉地为自己祖国的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中国一定会实现几代人梦想的伟大复兴。

但是,激动之余,我也清醒地意识到,国际政治环境从来都不十分有利于中国的顺利崛起。仅次于冷战零和游戏的游戏是推迟和矮化一个大国的顺利发展,因为国际舆论的主导权依然掌握在西方媒体的手里。

我想起谢晋导演的《鸦片战争》里的一幕:英国议会里激烈地辩论是否向中国开战。反对之声不弱,结果一位非常了解中国的贵族拿起一个搪瓷花瓶,往地下一扔,顷刻粉碎。而英文China的另一个解读就是瓷器。

作为从事媒体和对外传播的新闻工作者,20年了,我目睹许多境外媒体和西方人对中国的误解,批评和恶意的攻击。三种情况都有。原因复杂。

首先,我们的政治体制不讨西方喜欢。道不同者不相与谋。另外,偏见和无知总是联袂而行。而几个世纪以来,西方中心论的价值观由于工业化和民主在这些发达国家的成功,曾经主导半个世界,冷战后又一度风靡全球。中国是为数不多几个不买账的但经济上又很成功的国家,而且是唯一一个令人生畏的大国。1989年的****导致西方一夜间明白:中国的现代化不是西方化,更不是美国化。在失去昔日的战略对手苏联后,北约,尤其是美国积极地寻找新的对手。于是中国应运而生。西方预言家们,尤其是美国著名的兰德公司1989年断然预测,共产党政权将在两到三年内垮台。可是,三年后,邓小平南巡再次推动中国经济大踏步地发展;9年后的入世,让中国进一步融入世界。美国人很失望,真的很失望。我也很同情这些智商很高,但很冲动的学者,他们与美国学者福山畅销十年不衰的名著《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中的预测一样天真,认为冷战结束终结了共产主义的神话,标志着西方民主的遍地开花。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美国的《财富》杂志和《时代》周刊都纷纷预言,“一国两制”一定会失败。他们错了。

目前这一轮新的反华舆论China-bashing campaign是冷战的延续。这里的部分原因不仅在于一般的意识形态上的严重分歧,还有东方大国的世俗政权和无神论者与有宗教信仰且有政治意识的西方领导人之间的争论。德国和美国等西方最高领导人都是虔诚的宗教信徒。不过,德国新任女首相墨克尔接见达赖当然也有她国内政治上的考虑。她以价值外交为借口,试图向与她的***民主联盟CDU组成联合政府的社民党SDP的领导人炫耀自己的价值取向和政治上的铁腕,即不为五斗米折腰,不因为与中国有经济往来就牺牲自己的宗教价值,而会见达赖则是最好的政治秀。中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明确向德国政府表示不满,由社民党领导的德国外交部公开表示不同意首相的简单做法。

最会做秀的法国新任总统萨科齐趁火打劫,利用了中国政府对德国的不满,很谄媚的来到中国,闭口不提所谓人权,领走大笔合同。可是回到家里,一方面继续炫耀和自己超级名模的女友的亲热与浪漫,一方面开始攻击中国的价值观。两面派嘴脸暴露无遗。最近在法国回应媒体对西藏问题的立场时,更是提出,决不排除拒绝出席奥运会开幕式的可能。没办法,萨科齐的国内民意支持率几个月来每况愈下,达到历史新低。拿中国开涮,捞取些政治资本,不知道在华有重大经济利益的法国跨国企业的大佬板们是否很买他的帐。一个敢于娶一丝不挂的超级明星为妻的总统除了个性的可爱外,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似乎不妥,估计五年任期后,他会卷铺盖卷走人。甭想连任。

再说美国,我们看到自己的媒体以最醒目的标题报道胡主席最近与美国总统布什通了电话,而刊出的全部内容都是中方关于台湾问题和西藏动乱的严正立场,没有布什总统的一句回应。明了人立刻看出,双方存在严重分歧。中方媒体因受官方管束,只取自己的立场,不理会美国的噪音,可以理解。但这样做,外交上会失分,会失去朋友和信誉。布什去年曾经会见过达赖,五角大楼又出售先进武器给台湾,等于全方位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所以才有中国政府曾一度坚决拒绝常规动力的小鹰号航空母舰访港过感恩节。早已望穿秋水等待在香港的美国海军官兵的家眷满心欢喜地以为会小别胜新婚,家庭团圆,没想到职业军人受到政治压力(其实,军队的调动向来服务于政治意志和盘算,古今中外,一也。)。一气之下,当今海上巨无霸的美国舰队决定给中方颜色看看,大摇大摆地从台湾海峡的中间线穿过,给中国政府颜色。接着,前两天,在如此敏感时刻,美国众议院议长,女强人南希佩络希公然前往印度会见达赖。美国国务院(即它的外交部)声明,会欢迎以私人身份访问美国的新当选的台湾领导人马英九赴华盛顿访问。虽然这一切均在预料当中,但是对中国政府而言,这无疑象是吞进一个苍蝇。

欺人太甚至此,难怪前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忍无可忍,公开在德国慕尼黑北约防长会议上指责美国太自以为是,一超独霸,不受制约地挑战多边国际政治秩序,破坏世界和平和稳定。没过多久,俄罗斯恢复冷战刚结束时暂时中止的远程战略轰炸机和远程航空母舰的全球巡逻。这当然是无声但有色的抗衡,和抗议。

中国呢?我们的反应怎样才能适度。列位看官,这可能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既合作又斗争的独特的中国与西方的政治经济关系。稍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明白,只要天下无敌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封锁马六甲海峡,往返中东产油国的中国船队便会全部瘫痪,而中国近60%的进口原油来自波斯湾。所以,就中国的外部安全环境而言,有时我不敢细琢磨,太脆弱,不寒而栗。中国不建立一支强大的有威摄力的海军,就只能任人宰割。当年,清朝水师一败涂地后,我们不是立刻兵败如山倒吗?割地赔款,痛失台湾。当然,背后还有欲说还休的千年一脉的腐败和愚昧。今天如果我们不能自强,真正实现人的现代化,真正扬弃我们五千年的文化糟泊,再有一次甲午战争,我们一定能够击败强敌吗?如果不能,我们失去的会仅仅只是一个台湾吗?又是不寒而栗。

回来说西藏问题。元代开始,中央政府开始行使对西藏的主权。新中国成立后,新的中央政府不是入侵西藏,而是和平解放了极为落后的世界屋脊。

本来1958年,已故周总理曾亲自前往印度成功劝说达赖回国,但是,一年后年轻的达赖被中情局怂恿于1959年逃离西藏。这背后的另一个历史原因是,达赖领导的西藏上层僧侣统治集团政教合一,试图继续以血腥的农奴制100%地控制西藏的土地和一切财产。但是,当时即将推行的西藏民主改革将从经济基础上根本动摇和削弱达赖集团的特权,于是发生由中情局和英国情报部门张罗策划的武装暴乱,导致随后的达赖出走和流亡印度。藏独开始有了规模。我怀疑,1962年的中印边境冲突的部分原因跟两国对待达赖集团的政治态度上的分歧有很大关系,虽然这里还有很多历史上英殖民者遗留下来的领土划分的后患和不公正。

据报道,1972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恢复张略对话,遏制当时咄咄逼人的前苏联,中情局才暂时中止对达赖流亡在印度的政治力量的明目张胆的支持。随着中国近二十年的迅速崛起,美国的价值观,它在亚太地区乃至非洲和拉美的战略利益同时受到空前挑战。于是,西方敌对势力再次活跃起来,与***,藏独和台独势力眉来眼去,勾结起来一起不时地向中国发难。

“911”之后,除了台湾,中国的和平崛起本来有着良好的周边和国际环境,战略机遇百年不遇。但是,2008年奥运会再次把国际社会非常珍视的人文和价值理念放到国际政治舞台的聚光灯下被心尤不甘的西方人反复审视,不断地政治化。

全球化就是经济和政治进程高度透明化,而且,民主的光环一旦被西方别有用心的国家利益所利用和算计并向中国推进时,中国的价值观和发展模式就必然再次受到考验。

因此,21世纪的今天,西藏问题的意义和影响已远非西藏本身。我们不能天真,在反击的同时更需要深刻反思,我们该怎样做才最符合国家长远的根本利益。

其实,强调****和以民为本的中国政府与西方强调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就其目的性而言并不存在根本分歧,只是路径选择不同。大乱之后,百废待兴。中国人选择了走自己的有中国特色的路,避免了苏东地区的政治动荡和巨变,也没有采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的以民主化和市场化为标志的戏剧性的“休克疗法”。我们的渐进式改革是在集权的政治前提下实现经济上斐然的成就。可谁又能否认,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市场调节已经发挥并正在发挥愈来愈大的历史性的作用。计划体制正在被理性分解和分权,中央与地方的相互制约,部门之间的相互竞争当然有其合理地一面。地方财政的加强意味着地方政治权威的加强。

但是中国的司法体系,环保部门和媒体并不独立于地方的和政党利益,这也是历史的阶段性的尴尬。以权谋私,本位主义和地方保护主义有了土壤和温床。绝对的权力当然要受到一定的制约和监督,这也是最近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办公会议上再次发出的呼吁。人大,政协和媒体的舆论和政治监督任重而道远!这是稳步推进******的攻坚战。

对于中国,在经济上日益成为一个不断成熟的全球范围内的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时,政治上是否同样令人刮目的命题变成一道十分复杂的方程式。

就中国的未来而言,全球化的复杂性可能被我们低估了。

本着对自己和国际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我们应该有智慧和能力迎接挑战。我对自己的祖国充满信心,她一定会很有尊严地站立起来,尽管伤痕累累。

中国已经当仁不让的走上复兴之路,我们并不脆弱,但是我们非常强大吗?当受到屈辱的同胞在21世纪的今天含泪说出“祖国万岁”,我们的肩头之沉重和内心之复杂由此可见一斑。爱国不是狭隘的和狂热的民族主义,它是掷地有声的责任感。大家可以深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