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1011年的春季,整个亚伦大陆都在关注着神华帝国内部规模惊人的内战。兰斯联邦,卡玛王国,罗卑王国以及神华帝国的东邻扶桑。鼎湖会战的结果已经从军事上告诉了大陆几个国家无数关注这场战事的军事领导人一个明确无误的答案,轩辕台领导的靖难军将赢得战争的胜利。

对于这个似乎毫无争议的结果,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卡玛王国驻神华帝国军事代表团资深观察员范格罗夫特在回国后发表在该国《军事观察》上的一篇介绍神华帝国鼎湖会战的文章里,用冷静的观察家式的语言描述了景湖战役的神来之笔,“在靖难军南方军众多的将军里,没有比龙行健更为耀眼的明星了。这个在春天挽救了玛南溃败的功臣曾以超人的悍勇固守一个叫鱼池口的要地,挫败了王庸元帅的战略意图。此次的景湖战役,又是他率领麾下的一个精锐装甲军的神奇穿插,动摇了蓝海成元帅的整个防线------鼎湖会战所取得的巨大成功,让帝都这个亚伦大陆最大的,美焕绝伦的名城暴露在靖难军的战车面前。没有人可以阻挡靖难军夺取天下的路了。即使王庸元帅也不行。鼎湖会战扭断了帝国军的脖子,它元气大伤了。除非有外来的干预,比如兰斯联邦------”

兰斯联邦首都苏克达米。圣菲斯大道一间典型兰斯风格的酒吧里,一个持有罗卑外交护照的罗卑男子与一个衣冠楚楚的兰斯男子像老朋友一样坐在一起饮酒。两人像是多年没见的朋友,见面先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拥抱,没有人注意到,高个子金黄头发并长着一脸大胡子的兰斯男子乘着拥抱将一个小东西塞进了罗卑男子的衣兜里。罗卑男子请这个叫马洛斯的男子坐下,他要了二杯名贵的960年份的红葡萄酒,然后歉意地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后两人开始开怀畅饮。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浅黄色头发的兰斯女郎正在弹着钢琴,轻柔的音符在女郎修长白嫩的手指间流出,整个酒吧在轻扬的乐曲声中展现了一种超凡的宁静。现在是上午10点多钟,酒吧里人不算多,顾客们都表现出很高的素养,彼此间的交谈是那样的轻柔,坐在那里,绝对不会听到隔座的谈话声。

“这个春天溜得太快了,我几乎已经闻到了夏天的气息------”名叫罗斯托夫的罗卑男子轻声对马洛斯说。

“兰斯比你的故乡要早一个半月进入夏天。也许此时您的家乡还是白雪皑皑吧。”

“兰斯与罗卑是两个世界。请原谅,我还是喜欢罗卑的大草原。真是令人心胸开阔啊。”罗斯托夫眼睛的余光扫过走过去的小个子男人,那个男人到柜台低声跟侍女要着什么。

“参谋总部的意见被搁置了。上议院分歧很大,克里斯托弗先生昨天在巴林格尔大学演讲,谴责托马斯将军是战争贩子,引起了会场骚乱,警察介入了------据说场面很壮观------”

“巴林格尔,大陆一流的大学,想不到也有好战的学者。”

“主要是学生------喂,我们是不是再来一杯?”

“当然。如果是您请客的话。”

“哈哈,您还是那个样子------荆棘鸟要回国了。也许老家不会喜欢我们的礼物------”

“一切都是利益------连我都无法说服的价码不会打动议会的家伙。我预料到了。”

“祝您健康平安。”马洛斯站起身,和罗斯托夫握手道别。

罗斯托夫坐下,在落地的玻璃窗里看着马洛斯的身影消失在街角。他沉思着什么,看见插着罗卑国旗的使馆轿车缓缓停在酒吧门口。罗斯托夫站起身,招手将侍应生叫来结账,然后去卫生间洗手。出来后直接上了使馆的黑色轿车走了。

地下世界生活的人们按照他们的生活习惯生活着,更多的生活在苏克达米的兰斯人则按照自己固有的方式过着每一天。为企业经济裁员而抗议,和妻子在周末光顾打折的商店,偶尔去剧院听一场高品位的歌剧,或者带着孩子到新开张的游乐园嬉戏。总之,兰斯人在享受着和平。当然,也有许多关注大陆形势特别是北面神华帝国的兰斯人关心着这个宿敌邻国正在发生的激烈的内战。他们讨论着战争胜负对联邦的影响。目的只有一个,不要打破现在平静安宁的生活。

对于神华帝国现在的合法政权,帝都轩辕寂皇帝领导下的政权,考虑的问题比遥远南方的兰斯要现实的多。没有人怀疑靖难军在结束春季的泥泞后会对帝都发起决定性的进攻。整个冬季,御前会议不下十次研究1011年的战局。除非放弃帝都,否则就只能与靖难军打一场退无可退的死战。此战最好的结果是以小代价击败来犯的敌人。但在没有回旋余地的阵地防守中,防守一方即使伤亡比例小于进攻方,但相差也不会很大。在相同技术条件下,因为进攻方握有战略主动权,可以任意选择攻击方向和攻击时间。防守方只能被动应付。取得10:7伤亡比例就是理想的数字了,现在的情况是靖难军在航空兵及装甲兵的优势越来越大。靖难军在远程压制火炮上也有惊人之举。情报表明,靖难军新近装备的一种155mm火炮的射程达到20公里。帝国军没有一种火炮的射程可以达到这个数字------

但是没有人敢提出弃守帝都。且不说这个决策对军队本来就低迷的士气的损害,交通、后勤等方面也不允许。帝都东部的绵延国土都是传统的农业区,难道靠小麦打击敌人吗?就说交通,如果帝都落在对手手里,帝国现有铁路网的70%将被靖难军所控制。靖难军南方军和中央军的联系将快捷三倍以上,靖难军的兵力优势将更加明显。因为在机械战争中,部队的运动速度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如果一方的运动能力是另一方的三倍,那么,该方的单位部队的打击力将是另一方的三倍。该方可以轻易地在某个重要战场调集重兵击败敌人,然后迅速转兵他用。后勤的影响就更不用提了,当战争进入机械化后,对后勤的依赖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每个士兵消耗的燃油、粮食、药品、服装、弹药等基本要素是从前旧式战争的五倍。就以机枪这个步兵仍然大量使用着的武器而言,机枪的射速已经达到每分钟500发。一个100发的弹箱,连发时不到20秒就可以射空。你可以相像一个弹药手如果徒步行军能携带多少箱子弹?没有子弹的机关枪连烧火棍都不如。战争的目的是杀伤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但自1008年神华帝国与兰斯联邦的战争打响,便有人做了统计。在地面战场,造成士兵最大伤亡的是炮火(包括近程迫击炮),其次是飞机轰炸,再次才是枪榴弹、子弹、地雷等。火炮造成的杀伤达60%,30%是飞机轰炸,余下的只有一成。但火炮对后勤的压力却不是传统战争(或游击战争)所能比拟。所以,交通问题成为现代战争中的各级将领首先考虑的问题。这才出现对鱼池口一类交通要道的殊死争夺。帝都不能放弃,但从交通上就可以看出。帝都基本位于神华帝国的中心,是所有干线铁路和高等级公路的交汇点。放弃帝都,就意味着将政权拱手让给敌人,现政权转向东方,和流亡没什么区别。所以在历次御前会议上,尽管所有人面对难局都闪现过这个恐怖的念头,但没有一个人说出来!包括尚牢牢掌控着局势的轩辕寂。

既然不能放弃,那就只能打下去了!从1011年元月起,御前会议研究的就是帝都的防御问题。从兵力上讲,帝国军尚有近600万人,单纯防守帝都没有问题。可是帝都是个城市,生活着上千万居民,加上数百万军人,光每日消耗的粮食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军工厂的原料,车辆行走必须的燃油,以及各种军需品的原料都需要外面运来。保持与外部的联系是坚守帝都的首要条件。否则,靖难军不必打,困住帝都,饿也把他们饿死了!

帝国军在南方的失败,不仅仅是损失了上百万军队。关键是丢失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鼎湖州。鼎湖一失,帝都的粮食顿显紧张。从1011年元旦,帝都居民开始实行严格的粮食配给制。帝国政府开始囤积粮食应付即将到来的围城。市面上所有的食品都开始涨价。一些在乡下有着亲戚或是生活条件的开始离开帝都。以前有句流传甚广的老话,“帝都居,大不易。”帝都的房屋价格是全国最高的,真可谓寸土寸金。但1011年开始,房价直线下降,黄金白银等硬通货的价格直线上升。许多人将房屋这种不动产换成了便于携带便于兑换的金银,导致了房屋的大幅度降价。虽然帝都人每天仍享受着宁静的生活,(靖难军对军工厂一类的重要目标的空袭在祭春节之前便停止了。但所有人都承认,这个祭春节是最无聊的一个节日,帝都人没有心思过节了。不愿意串门拜节,不愿意上街看传统的娱乐表演------人们懒洋洋地躺着,没精打采地歪着,心里都在想同一件事,靖难军的炮声什么时候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