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天来临的时候,梅花就要开放了。我相信,那傲雪的梅花是有魂魄的。

金牛区的红砂村是成都梅花最多的一个村子,在一个和风习习的日子,我们一行人驱车前往观赏。红砂村有三个比较有名的梅林,最有名的是幸福梅林。将近元月的天气正是寒冷啊,虽然没有下雨,但是天上也没有什么太阳,而是半阴半阳的多云天色。远远地,我们看见了红砂村的牌坊了。那牌坊前停了许多的车辆,看牌照那可是天南地北的车都有,自然占绝大部分的还是川A的牌子。

在村口,我们就下了车,把车停放稳当后,便不行进去看梅花。红砂村现在是静止没有被允许的车辆进去的地方,也梅花害怕过多的污秽的气体。是啊,冰心梅魄那自是容不得玷污的。我们也很情愿地遵从了这个规矩,开始步行往里走。

幸福梅林的前面是三个很是巨大的水塘,里面有鸭子还在游泳,它们倒是不害怕寒冬啊。我暗自佩服这些鸭子的勇气。我们继续往里走,怎么,走了这许久了,还是没有看见一株半点梅花的踪迹呢?我向一个农民模样的人询问,他乐呵呵地说:“往里走,这里是背风的地界,自然是不会感觉到梅花的存在的了,你们再进去一点,就会有你们的发现了。你们慢慢看、慢慢闻吧。我要去卖花肥了。”我这才看见,这个人挑着一担子农家花肥。

在又走一阵子后,我们拐过一弯子,伟大鼻子里猛然感觉到一缕沁香袭来,仿佛醍醐灌顶一般,我顿时陶醉了。我看见我的同伴都在四下寻觅,我知道,他们都是在寻觅梅花的影子。但是,我们很失望,什么也没有看见。我感叹一声:“真是暗香啊,连个影子也不给我们看。”大家都笑了,大家说:“甭急嘛,总会看见的,她们又不不会隐形,你怕什么啊。”

又走了一会子,其实,自打我们进村口,总共走的路也不过几百米而已,但是,这短短的路程,在我们急切的心目中被放大了一千倍、一万倍。又走了一会儿,我们终于看见了梅花了。哦,好大一片梅花林啊,这里的梅花有正在吐艳的腊梅。其实,我们都知道,腊梅并不是梅花的,只是她的名字有个梅而已,花形也近乎梅花,这才被人当成了梅花。腊梅黄黄的颜色很是鲜艳,她的黄和金黄不同,又比土黄好看,是什么黄呢。我在独自嘟囔,旁边一位拿专业摄影机的人他一定是听见了,就说:“是正宗的蜡黄啊。”他也没有等我说谢谢,便拿起他的相机开始对焦距了,我不好打搅他,就冲他点了个头,便离开了。

紧接着,那些没有开花的梅花树也映入我们的眼帘。这里有铭牌,上面有铁骨红、大红鹰、苏州绿、十八层等品种。这些梅花都是红梅,现在才是冬天,而红梅是要到初春才开放,她们现在还只是在光秃秃的枝上结着一个个花蕾而已。但是,我却看见有几个花蕾已经绽放,有两朵甚至已经完全地绽放了。看来,这些梅宝宝已然是等不急了,她们已经在预报春天的来临了。我想,我们在看见他们前的心境一定是和这些梅花宝宝相同的。

我们又向前走,前面是一条知识长廊。这里没有多少枯燥的文字知识,而有许多上千、成几百年的梅花的桩头。这些桩头还是活的,但是她们都是古怪的形状,都是被曾经束缚过样子。这让我很自然地想起龚先生写的《病梅馆记》来。想到这里,我连忙环视梅林现在正在生长的梅花树,我很担心她们也被束缚了腰肢,不能健康地成长。我看了一圈后,便放心地笑了,这些梅花全都是粗壮的枝条、笔直的树干,没有一条是病态地拳曲和倒伏的。她们真是好样儿的。在寒冷的冬天,她们全都充满了精气神,她们一定是有魂魄的,我坚信。

又往前走,一幢三层的小楼跃入我的视线,那是一幢粉白墙壁的红山墙的仿古小楼,在小楼的外围,掩映着许多的梅花树。在这些梅花树下,俨然就是我们进村时候看见的那个农民,那个正在挑花肥的农民,现在他正在给这些生机盎然的梅花树施肥、溉水……

哦,我似乎看见了梅花的魂魄了,我们路过的时候,弯腰正在劳作的他抬起身来,冲我们微微一笑,我们也对还以相同的笑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