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M) 二十七 入侵京城

netflyhawk 收藏 3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size][/URL] 朝廷和英法俄美等国签订了《天津条约》之后,英、法联军退出了天津,而俄美两国公使也借着调停成功的幌子一并获得了不少的利益。更可恶的是,他们在条约中的“利益均沾”和享有“最惠国待遇”,因此不论是哪个国家,所攫取的侵略权益都是是大体相同的。英法联军退走后,贤丰帝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条约中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朝廷和英法俄美等国签订了《天津条约》之后,英、法联军退出了天津,而俄美两国公使也借着调停成功的幌子一并获得了不少的利益。更可恶的是,他们在条约中的“利益均沾”和享有“最惠国待遇”,因此不论是哪个国家,所攫取的侵略权益都是是大体相同的。英法联军退走后,贤丰帝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条约中损失了不少的利益,但是毕竟皇朝的威严受到了尊重。而且条约签订后英国和法国列强也退出天津去了。京城中又是歌舞升平起来。当然,一片祥和的气氛中,贤丰帝也有些许不快。那就是黑龙江将军奕山了。这个奕山,亏得还是皇族,竟然如此不识大体,背着朝廷和俄国签订了什么条约。看看条约的内容,贤丰帝心里堵得慌呀。东北乃是满族的兴盛之地,龙脉之所在,奕山倒好,一股脑割给俄罗斯那么大片的领土,还把那么一大片作为两国共管,胆子也太大了。这奕山,一定要严加处分。不过,对于俄罗斯,对于沙皇,贤丰帝那是断然不敢主动招惹的。只是明确表示这个条约是非法的,坚决不予以承认。至于现状嘛,唉,天高皇帝远,皇帝老子还心烦眼皮子底下的事情呢,哪里就暂且不管了吧。该怎样就怎样吧。只要你俄罗斯不再来给朕捣乱,看在你们调停有功的分上,就先不提了吧。

外来的威胁暂时解除,贤丰帝又把目光投向了近在咫尺的人民军。不过这次贤丰的剿匪之策在朝廷上受到了一定的阻力。不少高级的大臣,包括一些手握重兵的大将都对天津条约的内容颇有非辞,而两个主和的大臣桂良和花沙纳在朝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几乎连说话的余地都没有了。主战派在朝廷中占据了上风。而贤丰帝虽想剿匪,但主战派不少人却提出了一个颇让贤丰心动的提议。在金军与英法联军作战时,人民军履行了他们不主动进攻的承诺,看来他们和太平天国的长毛并不一样嘛,至少他们还没有穷凶极恶到不管国家死活的程度嘛。现在长毛平定了内乱,冒出了李秀成等优秀的将领,朝廷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不如采取分化的战略,看能否对人民军进行招抚,即使不能成功,也可以暂时腾出力量来对付长毛嘛。

贤丰帝采纳了主战派的提议,对人民军使出了怀柔的政策,而对太平天国则大力进攻,湘军连战连捷,曾国藩的名望扶摇直上。就在这时,太平天国又经受了一次考验,翼王石达开和天国闹翻了,自带十万大军脱离了天国,向四川转战。贤丰帝是喜出望外,赶紧下令各地围堵石达开,务将石达开和天国牢牢分开,寻机歼灭。只是对人民军的招抚好像是一点左右也没有起到。他们虽仍然不主动向朝廷进攻,可是他们的地盘却扩大了不少。有不少丢失了土地资财的地主已经跑到北京城里来了,而且他们更可恶的是,虽然不出动大军,可是竟然一拨一拨的派出了无数的所谓的工作队,渗透到外围去煽动农民起来造反,而他们的手也就随着农民的奋起而越伸越长。这让贤丰很不爽,更让地方大员惊恐万分,因为他们更知道真实的情况,在农村,他们能影响到的地方是越来越少了。幸好这些工作队的重点始终是在农村,不过,东一片西一群的民兵组织却是碰也碰不得,因为在他们当中,竟然也装备了人民军的制式火枪。

主战派在朝廷的声音越来越大,贤丰帝终于下定了决心,把僧王从剿灭人民军的前线调回,委以钦差大臣关防,到天津去督办大沽失败的教训,整肃军队。

僧王一到天津,便积极筹建大沽口和双港的防御工事,以海口为“前敌门户”,双港为“后应藩蓠”,沿白河进行了纵深梯次的部属。这次他从前线抽回了三万骑兵,同时又从蒙古大草原上征调了一批生力军,全军光蒙古骑兵就四万多人。加上八旗绿营,僧王作好了军事上的一切准备。

来年,英国派普鲁斯为公使到中国赴任和换约。法国也派出了新的公使布尔布隆。普鲁斯和公使布尔布隆两人带领舰队和海军陆战队一路北上,舰队直开到大沽口外,号称换约舰队,英国海军司令河伯少将为整个舰队的指挥。舰队行至天津大沽口,河伯根本瞧不起清朝军队,无视清朝军队的设防,也不听中国军队提出的劝阻和警告,明目张胆地直接将军舰开到了大沽口,这里是僧王的重点防卫区。英法舰队的傲慢深深刺激了僧王,但皇帝传来旨意,要他安排英、法公使由北塘登陆进京换约,僧王只好忍住一肚子的气,派使者通知两国公使,由北塘登录,乘坐朝廷派来的马车进京换约。

普鲁斯断然拒绝, 与布尔布隆商议之后,让使者传话回去,英法两国公使必须乘坐军舰带着军队进入北京城。朝廷要府拆除白河防御,以维护大英帝国和法兰西帝国的荣誉,并绝对保证大英帝国和法兰西帝国公使的安全。三天之内,白河防御必须限期撤防。

使者回来一说,僧王顿时勃然大怒,这两个狗娘养的太也目中无人了,这里是天朝上国,容不得你们胡来。当下回话,英法两国公使到北塘口登录,进京换约。

晚间,随着轰然的巨响,白河上贯通的拦河大铁链被炸断了两根。僧王闻讯,命令各个炮台做好准备。天亮后,英国舰队司令率河伯率领的12艘战舰、炮艇突袭大沽炮台,炮台上腾起了炮弹爆炸产生的烟尘。

既然英法主动挑衅,僧王毫不客气的下达了坚决反击入侵的战斗命令,战事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金兵大胜。激战过后,英军炮艇被击沉四搜,三搜被严重击伤,呆在河口不能动弹。法国两艘炮艇被击沉,一艘受重伤,与被击伤的三搜英国炮艇一样停在水面上动弹不得。舰队指挥河伯的坐舰连中数炮,其中一发炮弹就落在指挥台附近,当即将河伯炸成重伤,昏迷不醒。英法两军共有25名水手和645名海军陆战队员被打死,另有93名水手和250名海军陆战队员受伤。而法国这次随着舰队的主要是海军陆战队,伤亡达到了总伤亡的半数以上。英法联军受此惨重打击,再无余力,狼狈逃出大沽口。 僧王声望大涨,朝廷上下,一片歌功颂德之声,天朝威严一致于斯。到处是彩旗飘扬,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金军大沽口大捷之后,贤丰帝挟着战胜洋人之威,转头就向人民军发动了进攻。可惜的是不知是带队的大臣无能呢还是人民军太狡猾,这次短暂的进攻,除了白白损失了四千步兵,万余骑兵之外,直隶的两个粮草大营更是成了人民军的口中之餐。贤丰帝恼怒之下,一刀将那个大臣的头颅给砍了下来。

而人民军倒也没有接着茬口向朝廷继续反击。就在金军停止行动之后,人民军的也停了下来,好像根本没有发生事情一样。王飞清楚的知道,英法两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加紧了准备,并通过内线向僧王发出了提防英法联军卷土重来的建议,可是僧王正沉浸在战后的胜利喜悦之中,哪里会把死对头的这个提醒放在心里呢?

联军战败的消息传到了国内,两国政府恼怒异常。堂堂的世界列强,竟然被一群绵羊给打败了,颜面何存?额尔金、葛罗再次成为全权代表,2万英军和8000法军重新组成了联军,军舰四十余艘,运兵船数十艘,浩浩荡荡的杀向中国。到了印度,利用补充淡水食物的机会,额尔金通过印度总督又征调了一万印度士兵。将近百艘舰船杀气腾腾的过了马六甲海峡,气势汹汹地杀向中国而去。舰队到香港又进行了补给,便一路北上,四月,五千英军占领了浙江舟山,这里成了英法联军的一个补给中转站。

一个月后,一千英军,六百法军,一千六百名印度士兵攻占渤海北口的青泥洼(今大连),封锁了渤海北面。然后两千英军和一千法军又向着渤海南面的登州攻来,十余艘军舰上战旗高高飘扬。只要再占领了登州,这渤海就被联军仅仅锁住咽喉了。可是他们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打响,在登州三千联军顺利登录,却一头撞进了人民军海军陆战队的包围圈。

此战也,许大鹏已是海军陆战队的一名连长。经过他多次的请求,王飞终于把他放了出来,让他进了海军陆战队,跟着左宝贵带兵去了。连里全部装备的是56式半自动步枪,还有一个机枪排,有四台58式机枪。后来许大鹏回忆起当时情景,仍是激动不已。

“我们司令员,那是神机妙算呀。跟我们说,我们的炮火弱,敌人的舰炮射程远,威力大,这仗怎么打呢?是不是要你们陆战队和他们在滩头硬拼呢?你们要充分发动群众,把每一个士兵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群策群力,想一个狠狠打击侵略者的好战法嘛。我看,还是要发挥我们的长处。不要和他们在滩头上争,就把他们给放进来。在他们的舰炮射程之外,我们再来把他吃掉。登州港周围,遍地到处都是湾岔子,我们海军的船不行呀,吨位小,炮也弱,还主要是风力机动,怎么办?我们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先把海军的船伪装隐蔽起来。把我们所有的炮,当然主要是迫击炮了,都放在了港湾西边的一个山包后面。那山包呀,离着港口有三五里这么远吧,正好在我们迫击炮的射程之内。洋鬼子一来呀,那眼,贼着呢,先朝着这个山包通通通放了一顿炮。可是我们都在山后面呀,这炮呀,是白打了。然后照着港口滩头市镇一顿乱炮,才让他们的鬼子兵上岸。我们早就想好了,来了个坚壁清野,什么也不给他们留下,老百姓也早就疏散了。这三千敌兵呀,顺顺利利的上岸,那是耀武扬威呀,一个个排着整齐的队形,敲着战鼓,叮叮咚咚的就上来了。然后我们就派出了好几个小队去骚扰他,打几枪就撤。敌人呀,敲着战鼓就进入了我们的包围圈。我们旅长一声令下,我们所有的机枪当先开火。哎哟哟,那机枪打得,那是一个好呀。敌人呀,就像割稻子似的,一排排倒在了我们面前,后面的还不怕死,仍然排着队向前冲。哈哈,我的连队有幸,就在一线,那鬼子,排的整整齐齐的就向着我们直过来了。我一看,进入机枪射程了,打吧。机枪一响,扑棱棱就倒下了一片。他们反应也快,可是太愚蠢了,马上就地半蹲下,朝着我们举起枪。可是我们的四台机枪不停呀,来回的扫射,水箱里的水呀,都打得咕嘟咕嘟冒热气。鬼子也朝着我们开枪,后面也有炮向我们打,可是他们的枪打不着我们,就被我们的机枪子弹给放倒了,炮弹倒是给我们造成了一些伤亡,可是不大。这一下,三千敌人,是全军覆没呀,一个也没有跑回去,全留下了。光我们连,四台机枪,就干掉了他一千多人呀。好多战士都不高兴呀,都抱怨机枪手,说你们这些人,怎么就只顾着自己过瘾呢?你们机枪打得过瘾了,我们拿步枪的倒好,一枪未放,就都让你们给突突了,怎么就不想着留下几个让我们也过过瘾呢?说是这样说,可是都羡慕的了不得,都争着要当机枪手呢。后来旅长也是直叹气呀,说早知道洋鬼子这么不经打,老子就在这里只放一个营,全配上机枪,然后就等着鬼子来撞枪口好了,却浪费了老子两个团的兵力。不过呀,我们打得太狠了,总共抓了没有几个俘虏,还没有几个囫囵的,其余都打死了,让司令员一通埋怨,说应该多抓些俘虏的。”

登州一站,58式机枪大发神威,当时人民军生产的所有机枪,出了给一军二军一点以外,主要就都放到了陆战队里面。陆战队有三个团,两个团参加了这次战斗,每个团有三十六台机枪,当时旅长是左宝贵,他的师配给了一军之后,就让王飞把他从师长变成了陆战队旅长。左宝贵本来还有些小小的看法,结果一到陆战队,嘴角立时咧到耳朵后面去了。因为王飞再三强调鬼子的火力较强,左宝贵顾及到敌人火力强这一点,包围圈一线就放了两个营的兵力,其余梯次排开,后备力量那是十分的充裕。这一线两个营,也就是有二十来台机枪吧。结果一开打,嘿,这二十来台机枪割麦子一般把排着横队的洋鬼子给突突了个干干净净。敌人的火力射击一结束,开始登陆了,隐蔽的火炮就借着满山的树木移动到早已做好的阵地上。陆上一开战,迫击炮也发了言。这陆战队几年来的苦练就是没有白费,炮弹一发一发象长了眼睛似的,照着近海的这些军舰就打了腔。登州近海那是良港呀,联军顺利登录,搜索一通,未见一兵一卒,排着队就去抢占胜利果实去了,正撒着欢呢,有人前来骚扰,鬼子们手正痒痒呢,撒丫子就追了过去。这些海军难得清闲,竟是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登州呀。有的水兵上了岸,有的在船上嬉戏,有的抓紧时间给远在国内的情人写信,吹嘘自己在中国的丰功伟业。哪知突然从前方传来了奇怪的声音,接连不断,好象是枪声耶。有情况了,舰队指挥官连忙下令,做好准备。还准备什么呀,听声音好象离我们远着呢。海军水兵们漫不经心的向各自的岗位上走,有的还在东张西望,相互打听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呀。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刺耳的啸叫,大批的炮弹落到了船上。这些军舰顿时乱作一团,炮弹落了两番才忙乱组织起了还击,可是还击的炮弹都打到空处去了。交战未多久,不知从哪些沟沟叉叉里,如飞般过来了许多小船,岸上也冲来了大队的士兵,这时这些不可一世的军舰已经是落花流水了,高高的桅杆上的旗子也成了破破烂烂的。动不了的正在下沉,动的了的拼命逃跑。可是哪些小船,竟然丝毫不惧逃跑的大军舰,一直冲到军舰附近,也不管军舰上打来的炮火,就是一股脑的向前冲。大军舰一连击沉了好几搜小船,可是更多的小船靠近了军舰,从小船上一股股的冒起了白烟,然后炮弹就从头顶上落了下来。有的冲得更近,军舰上的炮火已经没有办法威胁小船了,船上的水兵操起枪就对着小船射击,可是小船上突然飞起了许多的手榴弹,手榴弹就在甲板上爆炸了,水兵们被炸得晕头转向。这些小船上的中国人大声呼啸着,飞抓纷纷扔上了军舰,顺着绳子就爬了上来。

人民军和联军的这次战斗,联军全军覆没,除了沉没的三搜炮艇,其余的全都落到了人民军手中。而通过种种手段将这些船靠岸之后,军工部门的人纷纷上船,紧张忙碌起来。

英法联军派出一南一北两支部队扼守渤海湾之后,完成了进攻天津、北京的部署。俄尔金和葛罗带领30来艘军舰,载着一万八千名联军到达了天津附近,集结于北塘附近海面。这时,僧王犯了一个大错,考虑到英法联军船坚炮利,为避免金军伤亡过大,他命令金军弃守北塘,准备在陆上迎击联军。这时,固步自封的清朝也罢,妄自尊大的僧王也好,都要不可避免的吞下失败的苦果了。

金军武器装备与英法联军相比,整整落后了一代,作战方法也极其笨拙。虽然僧王多年来一直和人民军作战,并一再失利,可是他仍迷恋于冷兵器的大集团突击。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后,金军领教了洋枪洋炮的威力,在军中也开始装备鸟枪、抬枪等火器,以及装备了发射球形炮弹的前装火炮,但总得说来,仍然是冷兵器占大多数。人民军兴起之后,金军连连败阵,更是重视起火器的装备,可是所装备的火器,却比人民军要差的多,但这也是朝廷的最大能力了。僧王的部队,在金军中装备算是好的了,可是比起英法联军来,那是差的许多。此时,联军已经装备了发射圆锥形弹丸的线膛后装步枪和线膛后装火炮,其炮艇也以蒸汽做动力,便于潜水航行。当然,这些装备,与人民军比起来,步枪是远远落后于人民军的56式半自动步枪的,机枪更是没有,但是他们的火炮却要比人民军的迫击炮射得远,威力也大。

就战法来看,英法联军已经在水陆协同作战方面有了相当的经验,海军陆战队登陆时舰炮都用强大的炮火来掩护。陆上作战时,也是注意炮兵和步兵的有机结合。而僧王作为一个金军中的典型代表,最愿意的就是大队骑兵雷鸣般的大军团突击,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纵深设防,虽然层层布置兵力,可都是突击的配备,而且最喜欢集中使用兵力,只想一次突击就能解决问题。僧王想得倒好,这次联军兵强马壮,不比上次兵力单弱,而上次联军的炮火让他记忆犹新,因此决定把联军放上来再打,命令金兵撤离北塘的第一道防线,到后面去组织阻击。这个空隙落到联军眼里,他们岂能放弃?当下立即在北塘登录,派出步兵迅速占领北塘西南的新河、军粮城和塘沽,切断了大沽与天津之间的联系。然后集中炮火和大队的兵力,猛攻大沽口的炮台。联军的炮艇也在水面上不住的用大口径舰炮对炮台进行轰击。这大沽口炮台虽然做了加强,但仍然采用了露天设计,防护能力极弱。联军又吸取了教训,炮艇不再抵近,就在金军的大炮射程的边缘游荡,利用舰炮射程远的优势给炮台以狠狠的打击。大沽炮台的守军两面作战,拼死抵抗一昼夜,最后全部壮烈殉国,英法联军占领了大沽炮台。

炮台失守,僧王也曾组织了几次突击,想夺回炮台,结果却被联军打了个落荒而逃,无奈之下,僧王只能退守。孰知这一撤退引发了连锁反应,后面的金军,竟然有的早就在他之前连英法联军的影子也没有见到,只听到了联军的炮声就撒丫子溜了,这一退直到了通州才停下来,僧王收拢起部队,杀了几个逃跑的大将,重新布置,把蒙古骑兵放在了重要地段,准备在这里迎击联军。英法联军乘胜占领了天津。

这下,朝廷慌了手脚,立马派人到天津去要求停战和谈,联军可以带领一部军队到北京去换约。俄尔金和葛罗大胜之下哪里有兴趣听朝廷的呼声,挥兵直逼通州。贤丰帝赶紧派出怡亲王载垣、兵部尚书穆荫为钦差大臣,赶到通州求和。俄尔金和葛罗提出的极为苛刻的条件让两人犹豫再三,不敢决断。英法联军在钦差大臣的犹豫中,向张家湾发动猛攻,五千金兵全部阵亡,联军占领张家湾。张家湾在通州的侧后方,张家湾失守,僧王布置的防线全线动摇,僧王率领蒙古铁骑退守北京近郊的八里桥,留在通州的一万金兵苦战之后亦是全军覆没。

两日后,英法联军逼近八里桥,八里桥后就是北京城,僧王退无可退,率领两万蒙古骑兵向联军发起了死亡式的冲锋。这是一次彻彻底底的屠杀,两万蒙古骑兵高扬着皇旗,挥舞着长刀,呼啸着冲向敌阵。俄尔金轻蔑的笑道:“中国人真是愚蠢,他们以为这是什么时代?难道他们还在中世纪?”葛罗喃喃的道:“万能的上帝呀,仁慈的主呀,请祝福我们伟大的士兵,祝福我们伟大的法兰西吧。”

嗵嗵嗵,联军的大炮一门连着一门开炮了,炮弹接连在冲锋的蒙古骑兵中爆炸,每一颗炮弹炸开,冲锋的马队就倒下一片,炸成碎片的人马随着爆炸飞上了半空。骑兵队大乱。蒙古骑兵确是训练有素,他们纵横大草原数百年的大名不是吃素的,很快就娴熟的操控着马匹在运动中重新整合了队形,仍然向着敌军冲去。

这时联军的大炮已经起不到作用了,指挥官一声令下,早就排成三排的士兵前排蹲了下来,排枪击发,马队中骑兵纷纷落马,第二排在第一排士兵开枪后接着开了枪,第一排士兵发射后立即装弹,第三排的士兵则做好了准备,当第三排的士兵开枪后,第一排的子弹又发射了出去。

冲到近处的蒙古骑兵是越来越少,可是流淌在他们骨子里剽悍的热血让他们仍然狂喊着冲锋,每个骑兵的眼里已经充满了热血,变成了慑人红色。终于到了弓箭的射程了,马背上的壮汉纷纷射出弓箭,这一轮的弓箭在英法联军中造成了伤亡,队中不时有人倒下。可是训练有素的联军队形岿然不动,仍然在沉著的发射着枪弹。

呀,冲锋的蒙古骑兵终于冲进了英法联军的阵地,闪亮的长刀顿时化作了复仇的火焰,英法联军士兵的头颅一个个被砍了下来。可是,狰狞的俄尔金早已经在第二道联军中下达了命令,顿时,第二道的联军步枪一排排的射击起来。第一道防线中有不少的法军,葛罗大声咒骂,可是俄尔金一句“难道你愿意这些野蛮人冲到我们身边吗?”就让葛罗乖乖的闭上了嘴。蒙古骑兵再也没有能前进半步,和着第一道防线上的英法军队,一同倒在了如林的弹雨下。

“哇!嗷。”僧王发出了一阵长啸,他的两万精骑呀。“孩儿们,成吉思汗的子孙们,和他们拼了,跟我冲呀。”僧王率领着他最后的亲兵护卫铁军发起了冲锋,两千人很快就笼罩在了联军的炮火中。一颗炮弹就在僧王的马前爆炸,僧王的马弯曲前蹄,倒了下去,僧王骨碌碌滚了出去。几个亲兵拼死护卫,抱起僧王,背向着八里桥,背向这这片蒙古铁骑的悲情之地,向着北京飞奔而去。纵横数百年挥舞着长刀的蒙古骑兵落幕了,只是这种落幕太沉重,太沉重。

八里桥失陷,贤丰帝再也坐不住了,命令六皇弟恭亲王奕欣留守北京,全权负责和谈事宜,自己则带着大队的妃嫔,在侍卫的保护下,从圆明园仓皇逃往热河,躲进承德避暑山庄里面,“狩猎”去也。

八里桥大胜,英法联军略经整备,即开始进攻北京,进攻的同时,联军闯入圆明园,在大肆杀戮抢劫强奸之后,放火将圆明园烧毁。大火整整烧了3天,烟雾笼罩北京全城。6天后,联军占据安定门,北京陷落。京城大员仓惶出逃,只留下了奕欣,等着英法联军来签署清朝战败的条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