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八十三节  关门落锁(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八十三节 关门落锁(3)

板津尚没有爬到皇协军大营,城里的枪声就停了。鬼子的独立守备队是日军的二线部队,根本不是身经百战的义勇军对手。更何况是义勇军中的精锐——特种大队呢?这时,伪军营地上升起了一面白旗。

姜全我扯着公鸭一样的嗓子喊,我们起义了。

“我日!”屠夫指天大骂。

投降和起义是两回事。投降后,军官是战犯。而起义,军官就是有功之臣。自然待遇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骂完了,屠夫令人传话过去,让姜全我,带着排以上的军官,来见他。

半小时后,传令兵一个人回来了,他说:“姜全我已经在营房里摆下宴习,邀请屠夫前去赴宴。”

“放他娘的龟儿子王八屁!”屠夫一听就火冒三丈,这天下,哪有投降的人不来,反倒请胜利者赴洪门宴的。命令部队,立即包围伪军营地,限他们半小时之内,放下武器,而则就杀进去。”

姜全我(1874~1944)字晓峰。出生于金州(今大连市金州区)三十里堡。这人虽没有念过书,是一个大老粗,但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讲话时从来不用稿子,开会时讲起话来滔滔不绝,生动有趣。

从民国初年始,历任依兰镇守使署参谋长,奉天陆军第四旅参谋长,奉天保甲总办公所参议,安东警察厅厅长,奉天省防军团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任安东商埠公安局局长。1938年,任伪满奉天警察厅厅长。1939年,任新京特别市警察总监,后任通化省省长。是历史上有名的汗奸头子。他曾向日本主子表示:誓必竭智尽忠,甘愿肝脑涂地,置生死于度外。

正因为他劣迹斑斑,所以,屠夫听到他起义的消息,才会感到那么的恶心,所以屠夫的反应才这么大。当他听说姜全我竟然拒不前来。所以,他忍无可忍,终于暴发了。

凤城的伪军,伪警察,听到枪声后,全都龟缩到军营里,徨恐不安。虽然人数多达三千,却成了一群发抖的耗子,由于这里的人,就属公安局长姜全我最有声望。于是公推他为头,想他想办法。

姜全我不愧是油猾角色,他先是不动声色的与众人推牌九。这生死关头,谁还有心情和他赌钱啊,结果让了姜全我连赢了九把。这时,鬼子大队长板津被活捉,并光腚游街的消息传来。姜全我哈哈一笑,喊到:“正是时候,我们起义啦。”

官员们徨恐不安,纷纷问道:“你不怕日本人吗?咱们起义,结果会如何?”

“还有能什么结果?当然是升官发财啊。你们看到过有哪一处戏文中,有既掌握了重兵,又宣布起义的部队长官,不得到重用的?”

众人觉得有理,只是有人害怕日本人的报复,还是有些担心。姜全我又道:“你们就心放回肚子里去吧。依我看,小日本的日子到头了。你们也不瞅瞅,我们这是什么地方,安奉铁路啊,小日本的咽喉要地,这儿一卡上,小日本还能活几天?”

众人拜服。于是个个在起义书上画押。

画完押后,众人神清气爽。于是又上了热菜,吆五喝六的玩起来。

后来,屠夫命令姜全我带着排以上的军官去义勇军见面。这些官员们全都说,为了表示诚意,应该去。而姜全我却道:“你们可记得鸿门宴这出戏?”

官员们额头全都冒出了冷汗。这些义勇军什么来路?他们一直很神秘,表面上好像服从少帅,但实际上又和少帅不同路。如果这次是少帅打来了,他们肯定毫无迟疑的就去迎接了。但义勇军?

怎么办?

姜全我又出了主意,以这儿的老少太多为由拒绝前去,然后反邀屠夫去他们的兵营。如此一来,就反客为主了。这可是姜全我从诸葛亮六出祁连山中学来的妙计啊。即不丢面子,又让自己远离风险,还可以借机试探一下,义勇军对他们的态度。

不过,这一次,姜全我失算了。屠夫不是喜欢单刀赴宴的关云长,他等来的是特种兵大队和义勇军第二旅的重兵包围。

义勇军第二旅在前面一直没有露头,而是用于监视安东方向。以防鬼子的援兵。说实话,用七八千人,做这个工作有点大材小用了。但是攻城战中,没有重武器的步兵。其实是很难打下坚固城盘的。不如特种兵好用。而且只能是奇袭。

从一定意义上来讲,由于人多反而有可能是累赘。因为人多了难以隐蔽,当鬼子发现凤凰城周边出现大量来历不明的武装部队,那么鬼子也就不可能出城了,而特种兵大队的奇袭将落空。也就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在鬼子全无防备的情况下,攻下凤凰城。

那头捷报传来,第二旅自然是快速赶到凤凰城。屠夫说了姜全我之事。大家都不耻于姜全我的为人。决定快刀斩乱麻。以免将来鬼子重兵云集的时候,姜全我再从背后来一下,那可比十倍的鬼子,造成的杀伤还要大。

姜全我没有想到义勇军的行动,如此的雷厉风行。当他听说自己被包围时,夹到嘴中的一大块肉,都吐了出来。

“快,去看看。”

伪军的营房是用砖砌的一圈围栏,门口有二个哨亭,里面有六个机枪岗楼,除此之外,就任何别的防御了。面积也不大,仅八百来亩,而这里面却挤了三千人。这样的地方,一旦被围,就成了死地。

众官员如群星捧月一般,拥着姜全我来到大门口。

“叫你们长官出来,答话。”姜全我不认得屠夫,他看到一位二米多高的雄纠纠男子,短裤汗衫的立在门前。心想,如今当官的,哪有不穿长裤长衣的?这人分明是一个武夫嘛。不可能是义勇军的高级将领,所以这么喊。

屠夫倒是从这些人的架势中,看认出了姜全我,抬手一枪,打飞了他的大盖帽,哈哈笑道:“你不是邀请我来赴宴吗?怎么见了面,就不认识了?”

屠夫露了一手,所有看到的人,都喝起彩来,只有姜全我吓出了一身冷汉,原本口若悬河的他,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请……请……请……进!”

“我是来了,给足了你的面子。你为什么不也给兄弟一点面子,先将枪缴了,再开怀畅饮?”

“兄弟这三千人枪,是为了保镜安民。”

“从今天起,有义勇军保护,你们用不着了。”

“辽东多有土匪……”

“对付土匪需要三千人马?如果真有需要,到时候,再放给你们。”

“小日本不会善罢甘休的,不日就会再来,我们手中有枪,也好帮着兄弟你不是?”姜全我谈了几句,发现屠夫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的可怕,脸上竟然挤出了笑脸。

“正因为小日本还会再来,所以,义勇军才需要更多的人枪来保家卫国!”屠夫忽然脸色一变,“你到底交还是不交?十分钟内再不缴枪,我将以汗奸罪论处你们。”

姜全我壮着胆子阴笑一阵,这一笑足足用了一分钟,这才道:“这么说来,兄弟你是不想放我们一条生路喽。”

“缴枪就不杀,想活命,快点缴枪。还有九分钟。”屠夫掏出怀表来看。

“你我都清楚,这个乱世,有枪便是草头王,没枪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你要缴我的枪,不等于要我的命吗?”

“有义勇军保护,只要你不犯法,谁能要你的命?还有七分钟。”

“兄弟,你可别把我给逼急了,真要拼起来,谁也落不下好。我这三千条人枪,不是吃素的。”

“我的大炮更不是吃素的。”屠夫让开了身,只见刚才日军手中缴获而来的步炮、山炮、野炮、战防炮一门门的推了过来。”

…………

前面屠夫步步紧逼,而后面,龙将军却担扰的问屠倭:“我觉得你去谈比较合适。屠夫这人,不如你圆滑,很容易将话给谈崩。”

“正因为屠夫直来直去,所以才是这次谈判的最佳人选。我去反倒不如他。”

“愿闻高论。”

“若论口若悬河,姜全我甚称东北第一。和这样的人谈判,只有快刀斩乱麻,才能收到奇效。如果想和他拼口才,只会乱费时间。”

龙将军点头称是。

…………

“还有一分钟了!”屠倭回头吼道,“填弹,准备开炮。”

炮兵们紧张的忙碌起来,擦炮管、开炮药箱、去黄油、装炮弹。

面对街道对面,一字排开的二十几门黑洞洞的大炮。跟在姜全我身后的官员们个个吓得面如金纸。有人跪下道:“为了三千兄弟,我们就交枪吧。”

“你懂一个屁!”姜全我一脚踹开跪下的人,骂道:“有枪,我们还能活,没枪就全都只有死路一条。无论是南京还是少帅,都不会放过我们的。”

屠夫根本不理会那边的丑剧,他看着怀表,大声读秒,倒数计时:“十、九、八、七、……三……”

前头的战士纷让开,屠夫的手高高抬起。

姜全我负手立在大门中央,摆出一幅不怕死的样子,他生性好赌,他这会儿就赌义勇军,不会真拿起义了的部队怎么样。

屠夫哪管姜全我是什么心态,他这会儿早就下定决心要灭了这个姜全我了。虽然他的部下都是这里的子弟兵。如果伤亡过大,会导致民心难以骤拢。

“三”

“二”

“一”

“放!”屠夫的手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挥了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