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夜色下的舞鹤一片死寂,朦胧的月光悄然隐没在一片阴云之中。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肆意的吹拂着,如同针刺样的让人感到冰寒。

三三两两的日军游哨巡逻在空无人影的街道上,偶尔的有一两辆打着车灯的军车呼啸而过。似乎一切都和往常并无太大的区别。码头栈桥下的阴影下,两具尸体蜷缩在角落里。

舞鹤警备区司令部,战争的原因让这里也同样黯淡无光,严格的灯火管制使得四下里一片黑漆漆的。两名持枪哨兵悠闲的聚在一起聊着天。尽管国家已经处于战争状态,但在普通的日本士兵眼里看来,战争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九州距离这里似乎还是很遥远的。

凌晨时分是最容易打瞌睡的时段了,执勤的哨兵也不例外,几个哨位上的士兵早已经溜号了,除了这两个倒霉蛋。尽管上头多次要求加强警戒,但谁会真正去搭理这道命令。战火一时半刻还不会蔓延到这里。除非真是闲的发慌,才会去执行什么狗屁戒严令。

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轻装甲机动车也早已经熄火。一个昏昏欲睡的机枪手半身探出在车顶机枪护盾后,其他三名车员钻在车厢内,睡得正欢。车厢里可要比刮着寒风的外面暖和多了。

“哎,有烟没有”轻装甲机动车上的机枪手从机枪护盾后露出脸,冲着两名值班哨兵喊道

“有!要不你来拿”一个嘴里叼着烟的哨兵头也不抬的招招手。

“这鬼天气,真是能够冻死人,司令部的那些混蛋自己睡得正舒服呢!说不定躲在哪个妓馆里搂着女人呢!”其中一个哨兵嘟囔着发着牢骚。

“什么人?”吸烟的哨兵本能的快速端起枪,远处的黑暗中,几个身影走了过来。

被猛然一惊的机枪手也放弃了下车的打算,躲到了护盾后面,迅速的转过机枪。

“混蛋,你发疯了吗?见过有敌军这么大模大样的向咱们走来吗?”嘴里一直嘟嘟囔囔埋怨不停的哨兵被同伴的一惊一乍吓了一跳,连忙挥手示意同伴赶紧放下枪“要是来的是长官,你可就倒霉了”

轻装甲机动车上的机枪手也似乎松了一口气,从护盾后面重新露出了脑袋“你这个笨蛋,吓坏了我,看清楚点再喊好不好”机枪手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低头看车里,三名车组成员照样睡得跟个死猪一样,好像外面的动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睡眠似的。

端着枪的哨兵吐掉嘴里的烟蒂,依然不依不饶“什么人?站住,口令?”见来人没有回答,他更是哗啦啦的将子弹推上了膛。

“嘿,你是不是疯了!你这个胆小鬼是不是被中国人给吓坏了脑袋”身边的同伴嚷嚷到。

“站住,我命令你们站住!”哨兵喊道“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

没有月色、没有灯光,黑漆漆的阴影什么也看不清,那几个人影停下了脚步,站在了那里。哨兵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实在是被吓坏了,甚至是有些神经质。

一梭子弹忽然从黑暗中横扫了过来,没等到松下劲的哨兵醒悟过来,一连串的5.56毫米子弹已经射进了他的脑袋里。是敌军;没有火光,他们一定是用的消焰弹;只有轻微枪声,他们的枪上一定装有消声器;一定是敌人的特种部队,这是临死的哨兵最后得出的答案。

飞溅的血液喷溅得旁边一直发着牢骚的哨兵满脸都是。短短的0.1秒,在他还没能作出反应的时候,一发由M24狙击步枪射出的子弹便呼啸而来,洞穿了他的眉间。满脸是血的哨兵带着被永远定格了的惊恐表情颓然跪倒。-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啊”轻装甲机动车上的机枪手只来得及从喉咙间吐出浑浊的一声,便再无了声息。一枚从背后的黑暗中射来的子弹打断了他的脖子,血流的车顶到处都是,失去生命的尸体软拉拉的趴在机枪护盾上,一动不动。

十余个幽灵突然而出,鬼魅样的从暗处悄然溜了过来

“嘿,你是不是尿裤子了” 轻装甲机动车的车厢里,后座上一名正睡的迷迷糊糊的车组成员被滴落下来的液体给搅醒,混沌中,他开口冲着依然半身探出在车顶外的机枪手骂骂咧咧到“你这个胆怯的家伙,竟然尿裤子”

不对劲,怎么有浓浓的血腥味,黏糊糊的。车门猛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什么人?

一阵轻微的枪声骤然而起又骤然停止,-砰-车门又一次被关上。

幽灵样的身影快速的溜进了舞鹤警备区司令部内。这几个鬼影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从港口登陆的韩国海军陆战队‘全天候特种打击小组UDT’的队员。

大楼内的灯光突然的熄灭,整个建筑陷入在一片漆黑之中。一些还在值班的军官、幕僚们纷纷走出房间,汇集向散发着浓浓霉旧的走廊中。人们小声的议论着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电站出来什么问题?但司令部大楼有自己的备用电机啊。

两声震刺耳膜的爆炸声,灼亮刺眼的闪光如同雷电样照亮。啊……日本人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有人投掷了震撼弹。端着K2卡宾枪的韩国UDT突然从拐角出现,一阵密集的弹雨,走廊里顿时惨叫连连,鲜血飞溅。

在快速的搜罗了一些有价值的情报资料之后,UDT队员在尸体下面设置上诡雷,几包高能塑胶炸药被和诡雷的引爆装置连接在一起。完成一切后的‘全天候特种打击小组’迅速的撤离。如同他们出现一样,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迟迟赶来的日军警备队打着战术手电急匆匆的涌进司令部大楼内。借助着手电的照明,只见走廊内满是已经开始渐渐凝固的鲜血,一具具军官们的尸体交叠着横卧在狭窄的走廊上,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其间混合着刺鼻的火药气息。

“检查电路,恢复照明”带队的警备队指挥官大声的命令着“你们几个清理尸首,混蛋,那些该死的中国人怎么溜到了这里来了”警备队指挥官恼火的说到。

“长官,应该不是中国人的部队”旁边的一名尉官说到

“哦,为什么?”警备队指挥官饶有兴趣的问到“哎,你们不要磨蹭,动作快点”指挥官冲着搬运尸体的几个士兵嚷嚷到,

“首先,从常理上来说中国军的特种部队应该不会在这一带活动,毕竟舞鹤距离中国人现在所处的九州距离太远了。而且濑户内海以及关西地区的目标比我们这里有战略价值的多的是,为什么中国军要舍近求远,来已经被他们的弹道飞弹炸毁了的舞鹤基地来作袭击。”尉官分析说到“第二,你看这遍地的弹壳,5.56毫米子弹,中国军的95式步枪口径是5.8毫米,他们的机枪口径则是7.62毫米和5.8毫米,在中国军内并不装备有5.56毫米口径枪械。”

正仔细听着尉官分析的警备队指挥官忽然注意到两个士兵正在搬运的尸体下面存有物体,那是……?他不安了起来

“不要……”指挥官大声的喊道,声音里透露着绝望。

-轰-所有的窗口全都喷涌出炙热的火焰,骤然膨裂的高压气浪甚至将停在司令部大门外的几辆警备队的吉普车都给掀翻出去。-轰然-一声,整座司令部大陆在一团烟尘中倒塌,建筑物内的所有人一个都没有能够逃离出来。

没等到爆炸的巨响从人们的耳边散去,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骤然而起。远处的变电站的方面腾起一道巨大的火柱。前往求援的警察也遭到了伏击,等到日军大队人马赶到的时候,整座变电站已经烧的不成样子了。公路上,四辆烧成焦黑的警视厅警车残骸撞在一起,十来具警员的尸体倒毙在血泊之中。

还没处理完这些破事,接着又传来供水厂被袭击,哨兵被残忍的割断了喉咙,水厂过滤装置完全被炸毁的噩耗。似乎整个夜晚,舞鹤警备区的日军都在疲于奔波。

而直到这会儿为止,自己的敌人是谁都还不知道。

……

北九州滩头,越来越多的中国军队云集了过来,炮火逐渐的停息下来,只有不断响起的炒豆样的枪声。空中那些尖啸着的喷气战机也在引擎的嘶吼声中逐渐远去。海面上除了几艘正在剧烈燃烧着的船只,已经不再看到一艘其他船只了。

海滩上满是倒毙的尸体,一些被击毁的车辆仍在燃烧着,不断有照明弹升腾在已然开始渐渐泛出鱼肚白的黎明中,海岸边一艘艘被炸毁的船只凌乱的搁浅着,碎木、废弃的救生圈随处可见。潮水一阵阵拍打着海岸,满眼满眼的猩红,不断的尸横遍野的滩头飞卷起阵阵血沫。一具具尸体就泡在那猩红的海水中。

最为临近滩头的北九州市港口大陆上升起了中国国旗,在朝阳下,无数的中国士兵欢唱着国歌,拥抱着,陷入在狂喜之中。一些地方仍在交火,但北九州的日本军队已经无可挽回的失败了。一些右翼军官纷纷把手枪塞入自己的嘴里,扣动扳机。然而更多的士兵却是放下自己手中的枪,向着正朝他们走来的中国士兵高举起了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