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九章 鼎湖会战 第二十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周峰夫妇宴请龙行健和苏洁,龙行健不能推辞。

打发走军报的采访组,龙行健天天泡在部队里,坐着他的指挥车每天在训练场转。鼎湖的这个春天有点冷,时至三月还残存着积雪。部队在泥泞中按照科目一项项训练,人员、装备都成为泥乎乎的一堆。当龙行健被陶副官提醒周峰的宴会时,龙行健来不及换下他的士兵服。

“峰子,搞什么名堂?”部队正在紧张集训,随时准备开拔,周峰竟然有时间请客。

“我给你介绍几个同学,常平,杨凌。这位是毛若兰,张素云,刘丽,王怜卿,陈萍萍。他们都是我的同班。”

龙行健跟大家逐一握手,注意到常平空荡荡的袖子,“军人?”

“是。”常平坦然地看着龙行健锐利的眼光。

“没有关系。现在我们不是坐在一起了?”

周峰的几个同学紧张地看着面前这个传奇的将军,万人艳羡的驸马。有关龙行健的传说在湖光快成为酒馆茶肆里最具吸引力的话题了。这几个同学都参加了周峰的婚礼,但那天场面太过壮观,她们根本走不近龙行健身边。

“呵呵。他们都想认识一下湖光的传奇英雄。特别是女同学,”周峰看看龙行健身边的苏洁,呵呵笑道。

苏洁只是笑笑,没吭气。

“开个玩笑。行健,有件事请你帮忙。”

“嗯,你说。我能不能办到你清楚。说吧。”

“我有几个同学可能在鼎湖会战被俘了。他们应该都在瑞风战俘营。哦,他们都是士兵或者尉官,校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那边正在甄别。嗯,你把名字给我。我派人去问问。就这事?”

“她们几个,都没有工作。杨凌原来是记者,听说报社正在招人,毛小姐原来在市政府工作,都想回去干老本行。张素云,陈萍萍原来的厂子都被炸毁了,一直失业。刘丽是老师,也一样。想请你关照一下。”周峰吞吞吐吐地将要求说完。

龙行健慢慢地在几个同龄人身上扫视一圈。眼睛落在常平身上。“常平,对吧?在哪里落下伤残的?”

“下马驿。南雄州一个小地方,龙将军可能没听说过。”常平坦然地说。

“知道,但没有去过。那时我和周峰在玛南练兵,以为要上南线,所以每天看地图,南雄州的地名还是比较熟悉的。但我们调到英州方向了。没参加南雄州战役。常兄现在做什么工作?”常平没有提出要求,龙行健却先问起了他。

“我这样能做什么工作?”常平苦笑一下。他是帝国军的伤兵,如今湖光成了靖难军的天下,不追究他就算万幸了,还想什么工作。

“噢。杨兄为什么没有服兵役?帝国政府不是发布了普遍征兵令吗?”

“具体执行有些规定。我原来是湖光日报的记者,符合免征的规定------”杨凌不敢看龙行健的眼睛。小心地说。

“杨兄一定写了不少辱骂靖难军的文章。没错吧?”气氛有点紧张了。苏洁悄悄拉住了龙行健的手,示意他不要生气。

“那是没有办法------”杨凌将头低得更低了。

“处于战争中的平民是没有选择的。比如常兄。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周峰一样逃亡西部投靖难军。常兄作为帝国军的一名军人,在战场上可能杀过靖难军的士兵。我没有怪他。因为他没有选择。但杨兄你可能受过很高的教育,可能曾是个优秀的记者,《箱根协定》总听说过吧?为什么还要替卖国政府摇唇鼓舌?现在靖难军占领了湖光,成立了靖难军的政府。杨兄又准备为靖难军作宣传,难道真就是文人无行?”

周峰有点尴尬,他没有料到龙行健对杨记者的职业如此成见。

“她可以到军部医院当护士,你们也可以啊。我首先表示欢迎。伤员喜欢年轻女护士的照顾,据说对他们康复有很大好处。”龙行健指着孟晓云说,“我未婚妻一直在医院工作,我认为很高尚。”苏洁的身份自周峰婚礼已经不是秘密。“当然,我只是邀请,绝没有强迫的意思。鼎湖的工厂属于军工的,大部分被拆迁了。民用厂子恢复生产需要时间。政府正在想办法,不会让大家长久实业的。至于这位刘老师,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最多五天,你的学校就重建开课了。学校恢复上课是政府首先关注的问题,比工厂优先。这位毛小姐在原政府上班,是吧?跟杨记者一样,可以报名参加招聘。政府最近要招一批人,你们可以报名。对不起,我不能为你们说情。请理解。常兄原来是什么军衔?”龙行健将目光转向常平。

“上等兵而已。”

“政府计划开办残废军人农场,主要是安置战争中的伤残军人。农场将来有各方面的优惠,比如税收全免,产品政府包销等等。我是听杨市长讲的,经济我是不懂的。常兄如果愿意,可以参加农场的先期筹备工作,这样会有一份相对不错的收入。哦,农场不远,规划地就在城西。”

“像我这样的帝国军伤兵也要?”

“靖难军要夺天下,自然要面对大批的,也可能是上百万或者更多的伤兵。没有这点胸怀怎么能成事?常兄不必过虑。现在战争尚未结束,难免会受点委屈。我可以安排,请常兄勿虑。”

“我愿意去,多谢将军了。”

“你们是周峰的同学,我也是周峰的同学。我们之间就不要称呼将军了。峰子,我真有事,你将你那两个同学的名字给我。”周峰起身找笔写字。

“苏姐,你别走了,我准备了好几个菜------”孟晓云想留下苏洁。

“你留下吧,下午我让克定接你。”龙行健轻声对苏洁说。他转而对站起来相送的几个青年说,“再见,各位。以后但愿有机会相聚。我是个粗人,说话失礼之处不要见怪。”龙行健拱拱手,和陶克定走了。

常平看见龙行健瘸着腿走出院外,“龙将军腿受过伤?”

周峰看看苏洁,“他的腿是被保安总局硬生折断的。胳膊也断了一条。手指都有点伤残了。烙铁将身上烙的都是伤痕-------行健责的是,大是大非面前,没人比得过他。杨凌,你不可怪他。”

“天啊,”毛若兰吃惊地捂住嘴。

“行健本来在对兰斯的战争中就负过重伤。现在身体更差了,像部队训练,他做军长的完全不必跟士兵在一起的。你看他那个样子,和当兵的没两样。”

“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对他?”毛若兰问。

“不要说了。”苏洁不想让周峰说了。

“追问轩辕殿下的事。这件事很复杂。你们不要认为他是为了得到轩辕殿下给他的富贵。要知道,殿下那时也朝不保夕。而皇帝对他却好得很,前年的现在,皇帝亲授他金星中校军衔,二级龙骧勋章。被保送到参谋学院读书。在军中前途无量啊,一纸买国协定,将他推向了造反之路。理想,行健一直有个理想,非常崇高的理想。这点是我最不如他的地方。他就像天空中高高盘旋的鹰,有着他高贵的目标,一般的目标是引不起他的兴趣的。对了,这位苏洁小姐,她也是逃到靖难军的,受了很多磨难。她并不知道龙行健在靖难军得到重用。还有为我婚礼专程来的齐平,也是逃到了西边,为此挨了一枪。”

“周峰,你要是跟我说你去西边,我会跟你同行的,信不信?”常平瓮声瓮气地说。

“我信。但我不能说,请理解。”周峰跟这帮同学其实关系一般,是孟晓云牵起了本来淡漠的同学关系。

“苏姐,晓云,我愿意去医院工作。”毛若兰说。

杨凌吃惊地说,“若兰,你不去政府了?凭你的才学,应聘没有问题啊。”

“他们在我眼前打开了一扇窗口,让我看到湖光城外还有个精彩的世界。”毛若兰的眼睛熠熠生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