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瞌睡门事件”应该惊醒谁[版主已阅]

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仇和现在是中国的“当红”官员,不是说他的“乌纱帽”又多大,而是他的名气的确太大了,2007年底调至昆明,上任伊始的“三把火”烧得可谓旺之又旺,其中便有我今天要说的“瞌睡门事件”。

话说2008年2月20日下午,昆明市正在举办招商引资与开发区发展专题讲座,正当主席台上的主讲者侯干云讲到如何发展开发区时,坐在一旁的仇和突然礼貌地对侯干云说“打断一下”,然后将目光转向第一排靠最右边的方向。“上课时怎么要睡觉,你是哪个单位的?”仇和严肃地问。那名干部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支吾了半天不见回答。“你是哪个单位的?”仇和再次追问。该干部只得回答道是呈贡县投资促进局的,但否认自己在睡觉,这个回答顿时引起会场一阵哗然。随后,仇和让他坐下,示意继续讲课。(云南《都市时报》)事发两天后,“瞌睡局长”蒋文辉所在的呈贡县召开县纪委会议,蒋被要求辞去县投资促进局副局长职务,此事还向全县干部通报。(北京《中国青年报》)

虽然仇和被人称作“个性官员”,但蒋文辉因瞌睡丢官,在全国也较为罕见,这估计是他以及当时参加讲座,甚至整个呈贡县的全体干部都没有想到的。长期以来,我们许多机关干部习惯于人浮于事,习惯于敷衍塞责,上午单位玩游戏、中午饮酒作乐、下午关门睡觉,只要面上能混得过去,有几个去沉下心钻研业务?绩效考核早喊了好几年,但惩戒制度总不能得到很好的落实,到头来总是不了了之。也许有人说,开会有人瞌睡就罢官有点儿“过”,的确,我们也应该承认,一次瞌睡的直接后果不是最严重的,瞌睡中反映出的官员的惰性才最可怕。而官员的惰性就形成于处罚缺失。在少数官员看来,会场瞌睡不会被处理,官僚作风不会被处理,公款吃喝不会被处理,公费旅游不会被处理……就在这种纵容中,官员对自己的要求逐渐降低,甚至社会也降低了对他们的要求。此次昆明市“零容忍”处理会场陋习,让人看到了激发官员积极性的有效途径。当“零容忍”成为考察官员行为的一个重要原则时,谁敢在会场酣睡,谁敢在公费上做文章,谁敢在“礼尚往来”中恣意铺张?

“瞌睡门事件”应该惊醒谁?不知是蒋文辉,还应该有那些已经“睡着”和即将“睡着”的人!


本文内容于 2008-3-29 17:25:49 被江阴华西村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