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落日 第二十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size][/URL] [内容简介] 两架‘AH-1J眼镜蛇’攻击直升机低空掠过,急匆匆的赶去阻挡中国军队的进攻。冢木清远陆将补望着这两架很快消失在远处夜幕中的‘眼镜蛇’苦恼的摇摇头,这无疑去送死,已经建立了完善战区防空体系的中国军队轻易的便可以击落这两架直升机。 望着那海面上熊熊燃烧着的船只,冢木清远的内心一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两架‘AH-1J眼镜蛇’攻击直升机低空掠过,急匆匆的赶去阻挡中国军队的进攻。冢木清远陆将补望着这两架很快消失在远处夜幕中的‘眼镜蛇’苦恼的摇摇头,这无疑去送死,已经建立了完善战区防空体系的中国军队轻易的便可以击落这两架直升机。

望着那海面上熊熊燃烧着的船只,冢木清远的内心一阵痛楚。不断升腾而起的照明弹将黑夜照亮的如同白昼一般,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整个滩头已经和杀戮场没有什么差别了。中国人的炮火更加的密集了,相信他们已经距离足够近了。

远眺着一片火海般的北九州市,冢木清远痛苦的低下头。那边仍在作着最后的抵抗,担负着后卫掩护的第3独立混成旅团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命运。从现在已经开始有些稀疏下来的枪炮声看来,北九州市的守军凶多吉少了。

“走吧,阁下” 情报课长-晴倍有平一等陆佐对冢木清远陆将说到

一行人又踉跄着向着远处深一脚浅一脚的蹒跚而行。沙滩上到处都是被炸成碎片的死尸,还有各种抛弃的武器,被击毁的车辆残骸,一些地方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迅速扫荡了北九州市的日军防御之后,第162机步师立即扑向滩头的日军撤离场,在他们的身后是54集团军的其他作战师以及近卫集团军的第85机步师。潮水样的装甲部队,飞蝗样的武装直升机群向着日军最后的阵地扑去。

一道火链在沙滩上嗖嗖的扬起一阵沙尘,冢木清远眼看着一架中国战斗轰炸机狂野的低空掠过,喷吐着火舌的航炮疯狂的在人群中泼洒弹雨。火舌舔过之处,血肉飞溅。

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炸如同重锤一样的狠狠敲打着冢木清远的内心,每一声撕心裂肺的爆炸都意味着惨重的人员伤亡。部队根本没有形成有效的撤离,大部分都还滞留在沙滩上,在中国人猛烈的炮击和轰炸中,竭力的躲避、逃生。很多运输船只都被击沉了,中国军队的确做的很完美,他们根本就没有想放过这数万九州守军。完了,一切都完了。

刺耳的尖啸近在咫尺的响起,一发炮弹轰然而下。爆炸的气浪狠狠的将冢木清远推搡出去,一团刺目的火光,一股发烫的灼热,还有那震耳欲聋的巨响。

几个宪兵和幕僚在爆炸中血肉横飞,几名宪兵抢忙爬起身来,将两耳被震的嗡鸣、眼冒金星的冢木清远从泥沙中刨了出来。

“阁下,您没事吧”

茫然的摇摇头,良久,冢木清远才醒过神来。

可怜的晴倍有平一等陆佐死了,飞溅的炮弹片在削去了他的半个脑袋,刚刚还活生生的一个人转眼之间便成了一具僵直的死尸。

另一个幕僚官也受了重伤,炮弹皮在他的肚皮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可怕的伤口,鲜血如同泉水样的涌了出来,一段白花花的肠子也流露在外,上面沾满了泥沙。看着苦痛呻吟着,说不出话来的伤者,冢木清远知道这样的伤势已经没得救了。

“算了,给他一枪,那样他会解脱的”冢木清远对几个正手忙脚乱的用急救包压制伤者的伤口、试图止住鲜血不断外涌的幕僚说到。

一声沉闷的枪响,低沉的痛苦哀鸣嘎然而止,转过身去的冢木清远无力的挥挥手“走吧”

混乱中的直升机着陆场上,借着照明弹和爆炸的火光,铃木贯太郎陆将补远远的便看到了冢木清远一众人的身影“准备起飞,准备起飞” 铃木贯太郎拍打着直升机的舱门对机师吼道。

几个宪兵奋力的将涌满着着陆场的溃兵推搡开,硬是用枪托给冢木清远砸来一条通道出来,嘈杂的人声中,幕僚们七手八脚的将冢木清远架上直升机。

“晴倍君呢?他怎么没来?” 铃木贯太郎疑惑的问到

冢木清远摇摇头,毫无感情色彩的吐出两个字“死了!”

直升机轰鸣着拔地而起,两架‘AH-64J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急忙赶来给这架‘UH-60J黑鹰’护航,由于担心中国军队的‘红旗’防空导弹,飞行中的直升机编队不断的抛射出诱饵弹。望着云集在滩头上的数万绝望的面庞,冢木清远和铃木贯太郎两人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地面上,中国军队已经占领了防波堤,各种口径的武器纷纷的架设起来,对着滩头上猛烈的扫射着。停着一排的装甲战车用炮火和并列机枪对着堤下那些拥挤着四下溃逃的日军泼洒着死亡。早已经乱成一团的日军九州岛守军更加的混乱了。

人群发疯似的涌向海岸边,在中国军队的猛烈火力下,谁还管的了海水的冰冷或是船只够不够。身后炒豆样的枪炮声让溃乱的日本人不顾一切的爬上一条条运输船。炮弹炸起的水柱中,不断有人倒毙在冰冷的海水中。天空中的飞机也不断俯冲下来,猛烈的轰炸着日军舰船。

一些掩护部队固守在滩头的临时筑垒工事中,拼命的向冲过来中国人扫射。呼啸而来的反坦克导弹或是低压滑膛炮扫射过来的次口径穿甲弹轻而易举的便将这些简易工事炸上了天。

萧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当85机步师匆匆赶到滩头的时候,第162机步师和第3快反旅正赶鸭子样的扫荡着溃乱的日军。远处的大海上一艘艘船只隐现在被炮火映射得昏黄的夜色中。一些熊熊燃烧着的舰船上依稀可见跳海逃生的人影。

“他奶奶的真是解气”萧扬粗鲁的感慨道

“是啊,日本人也有今天!哼哼,大溃败!”身旁的司徒涛放下手中举着的夜视望远镜“我们是不是该吃两口残羹剩饭了。”

54军第127机步师的装甲部队已经在远处扬起烟尘,等他们来,最后的残汤剩水怕是都捞不到,萧扬对着电台大声的命令“全营都有,压上去”

一辆辆2005式主战坦克卷起泥沙,怒吼着冲了出去。转动着炮塔,140毫米滑膛炮扬起阵阵火光。胆大妄为的坦克手们探身在车外,操纵着12.7毫米机枪对着溃逃的日军人群猛烈扫射着。营属支援连的六辆120毫米6X6轮式自行迫榴炮对着远处海边不断炮击,防空排的四辆PZG95B式弹炮一体防空系统在-哗-哗-弹壳抛射声中,扬起密集的金属风暴。

第6空骑旅和第9陆航团的武装直升机流星样的掠过空中,迎头而来的火箭弹雨将地面上的日军部队炸得死伤累累。

两架担任掩护的日军‘AH-1J眼镜蛇’刚刚从远处赶来,便在接连的爆炸声中化成两团纷飞的火球。两架‘武直-14’ 攻击直升机从硝烟中钻了出来,携带着‘天燕’空空导弹的‘武直-14’有着极强的直升机空战能力。

成群的武装直升机从滩头上空疾速而过,那些海面上逃向本州的日本船只才是这些‘低空杀手’的猎杀目标。无数的火舌从远处扑来,拥挤在甲板上的日本人刚刚松了一口气,便看到了这令人惊惧的一幕。那些流星越来越近,逐渐清晰起来,最后定格在这些日本人的瞳孔里的一幕是无数拖着橙色尾焰、挟风带火而来的航空火箭弹。

一艘艘船只燃起着熊熊的烈火,一些被击中要害位置的大型船只滚着浓烟缓缓的下沉,乱成一锅粥的甲板上,惶惶不安的人们或者抱着救生圈,或者直接的跳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

这还算好的,那些吨位较小的小艇往往挨上一枚火箭弹或是一枚炸弹便是直接的连人带船消失在巨大的火球中。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被撕扯成纷飞的碎片。

盘旋在空中的直升机对着那些还没有沉没的船只便是一顿猛烈的扫射。流满鲜血的甲板上,人们尖叫着、哭喊着,扬起手中一切的白色物体,投降或许能够换回一条生命。

苦苦挣扎在海水中的很多日本人早已经被冻的失去了知觉,飞机投下的炸弹不断的在满是浮尸的海面上炸起一道道冲天而起的水柱。无数的双手无力的向着天空挥舞着。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因为低温而麻木、而失去知觉,最终沉入海底。

航空炮火在人头不断起伏着攒动的波涛之间割开一道又一道的猩红,关门海峡的波涛之间留下了太多太多的游魂。在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想起1937年的南京,同样是一个寒冷的冬季,下关的江面上,漂浮着的中国人的尸体。只是那些中国人都是放下武器之后,被日本军队残酷的驱赶到冰冷的江水中,集体屠杀的。

历史是如此的相像,和北九州隔着关门海峡的日本城市便是山口县的下关市,很有讽刺意味吧,当年日本军队便是在南京下关的江面上集体屠杀中国人的。

而正是这个日本下关在1894年的时候称之为马关。甲午战争中被日军击败的满清政府就在下关的春帆楼被迫与日本政府签署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那一天是1895年4月17日。

‘割让台湾岛、澎湖列岛、辽东半岛;支付战争赔款两万亿两白银……’,《马关条约》是中国与日本宿仇的开始,但无论是当时老泪纵横的中国代表-李鸿章、还是得意洋洋的日本代表-伊藤博文,都没有想到下关会再次见证新的历史。

当1901年收拾完八国联军之役、签下屈辱的《辛丑条约》之后,背负着千古骂名、气恼交加、呕血而亡、临死都‘双目犹炯炯不瞑’的李鸿章没有想到,自己视《马关条约》为奇耻大辱、并发誓终身不踏日地。而100多年之后,强大起来的中国军队让下关再次见证新历史,这段历史便是从关门海峡波涛间的那些浮尸开始。

当身为第一任韩国统监的伊藤博文在1907年10月26日被刺杀在哈尔滨火车站时,他也没有想到今天这一幕的出现。当作为首席谈判代表的他在《马关条约》上签下自己名字的那天起,他就应该想到,有一天中国人会把复仇的烈火降临而下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