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山村突现巨型“天坑” 院坝一夜消失

核心提示:3月25日凌晨,宜宾江安县五阁村发生了局部地面塌陷,形成大小不等的3个巨型“天坑”,最大的有两个篮球场大。塌陷严重威胁到附近的11家住户。专家初步认为:地面塌陷是因为地下溶洞引发的小型岩溶塌陷。但村民怀疑和附近煤矿开采有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塌陷的“天坑”之一



2008年3月25日凌晨,宜宾江安县红桥镇五阁村发生了局部地面塌陷,形成大小不等的3个巨型“天坑”,呈直线展开,长约400米。塌陷严重威胁到附近的11家住户57人。险情发生后,江安县委、县政府及当地红桥镇政府立即紧急疏散塌陷影响区域内的居民,并对“天坑”实施24小时的临时警戒,防止意外事故发生。

截至昨日,国土资源部门的地质专家现场查勘得出的初步结论是:该地面塌陷是因为地下溶洞引发的小型岩溶塌陷,是自然形成的地质灾害;进一步的结论及处置措施待观察3—5天后再定。

目击:“天坑”足有两个篮球场大

81岁的彭守富是江安县红桥镇五阁村最年长的老人。“我一辈子都没见过地面冒出这么大的‘凼凼’来,好吓人哟!”在彭守富的记忆里,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古怪事”。

昨日上午11时许,记者驾车沿着一条通往红桥镇五阁村的机耕道行驶,前行约2公里,公路边突然“冒”出一个“大坑”。村民曾昌华、胡祥兰家与“大坑”几乎是零距离。“前日早晨这个大坑还要深些,现在倒进去了10车土石方,仅填埋了一半左右。”附近几个居民好奇地比划着“大坑”的尺寸。

沿着第一个“大坑”右方的上山公路前行不到50米,左侧一块大田中央赫然又出现了一个圆形“大坑”,大小与公路边的“大坑”相仿。“这个不算大的,半山腰的那个才算是‘天坑’,足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哟!”在当地热心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在小地名叫龙埂子的地方见到最大的一个“天坑”,直径有20余米,深10余米,它紧挨着一家采石场及几家住户。“天坑”呈圆形,周边的农田及地面都被一只“无形之手”拉扯得变形、开裂,最大裂缝足有四五十厘米宽;一些庄稼也被垮下去的土石彻底湮没。

“天坑”波及的范围包括一大片农田及上山的必经之路,有关部门已经在四周拉起了警戒线,“此处危险,请勿靠近”的警示牌让人望而生畏。


“我家院坝一夜之间不见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门前的院坝不见了


五阁村村民胡祥兰、曾昌华、曾昌友三家毗邻公路边,位置呈三角形。这次地面塌陷的其中一个“天坑”恰巧“落”在三家人当中,“一夜之间,我家门口的院坝居然‘不见了’!”曾昌华回忆说,25日凌晨5点左右,一家人还在熟睡中。突然,门口一阵异样的响动惊醒了他,“那种奇怪的声音就如同重重关门时发出的‘砰砰’声,转瞬又恢复了平静。”

“哎呀,不好了,门口咋出现了个大坑哟?”早晨6时许,曾昌华起床后开门一看,发现自家大门口塌陷出一个圆形的大坑来,“大坑直径大约有5米,深有6米,幸好是白天发现,若不然晚上黑灯瞎火的一脚踩空可就遭了!”曾后怕不已。

就在曾昌华等居民发现“大坑”时,距离50多米开外的一块大田内,同样惊现了一个直径大小差不多的“大坑”;而接连的怪事不断,在附近二三百米外的石山上也塌陷出一个体积更大的“天坑”。细心的村民发现,三个大坑几乎呈一条直线,距离有400多米。

11户居民紧急逃离塌陷区

“25日一大早6时40分左右,派出所就接到群众的电话报警,说地面塌陷出几个大坑,十分危险!”红桥镇派出所副所长荣胜勇回忆说,当时派出所赶紧向当地政府部门通报;并组织全所民警跑步赶往事发地,实施现场警戒,帮助疏散有关人员。

红桥镇党委书记李晓军说,塌陷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紧急启动了《地质灾害应急预案》,在塌陷区域及威胁区域设立临时警戒线;由镇村干部帮助塌陷威胁区域内的11户居民暂时搬迁到亲朋好友家中借住;鉴于塌陷区域及周边的地层尚不稳定,镇村成立工作组,落实专人24小时巡查塌陷区域。“目前,相关人员已安然撤出危险区域,正组织车辆运送土石,对较小的坑进行填埋,其他的‘大坑”待监测结论后再行处理。”

“一大早,镇政府及派出所的同志就来了,他们组织我们撤离到安全地带,并告诉我们家里暂时不能住人!”村民范玉红说,接到通知后,他们一家人赶紧撤出了住房,临行只拿了一些生活必需用品,“现在我们一家人暂时借住在亲戚家里,政府承诺每天给我们50元/户的补助。”

塌陷是天灾还是人祸?

地面蹊跷塌陷的成因为何?事发后,宜宾市国土资源局的相关专家到现场查勘后初步认为:“该地面塌陷是因为地下溶洞引发的小型岩溶塌陷,是自然形成的地质灾害。目前应采取的措施包括:进行3—5天的24小时值班监测,进一步弄清塌陷成因及采取应对措施;监测期间危险区域内的11户居民不能在此居住及生产作业,必须撤离;对出现的陷坑必须用块石和泥土进行填埋。”

塌陷是“天灾”吗?红桥镇五阁村的部分村民持有不同说法。一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指出,附近的“江远煤矿”有可能是造成塌陷的“元凶”,“我们这里距离兴文石海(著名的喀斯特地貌)只有几十公里,地形地貌属同一类型;从上周起,江远煤矿大量抽取地下水,可能使地下的溶洞地质发生了改变,最终导致了地面塌陷发生。”

在当地政府核实到,“江远煤矿”在上周的确发生了1万多立方米泥浆水淹没100余米矿道的情况,煤矿正组织人员抽水抢险,估计损失二三百万元,“这次地面塌陷是否与煤矿抽水有关,最终要以地质专家的勘测认定为准!”随后,记者联系了江远煤矿负责人钱老板,他说,该煤矿开了10多年了,从未出现过矿道涌入泥浆水的情况,“我们对此也感到非常蹊跷;煤矿距离事发地五阁村有较长的距离(两三公里),应该说我们抽水与地面塌陷没有直接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