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



神农王夫妇决定往卓宇航这边追的时候,一阵“嘎嘎嘎”的笑声,急促地从他们身边飘过。接着就听到瘦书童从前面丢回来的声音,“神农王快点啊,要不仙姐姐回头的话,你俩可就有苦头吃啦。”

冷霜儿回骂了一句,“你个瘦鬼猴,等我们解决了姓卓的,再回头找你算账。”

“叭”的一声,冷霜儿挨了一个耳光。

“你个死色狼,干嘛打我?”冷霜儿望着一下飞到前面的赖雨生,怒道。

“哈哈,就是要色一色你嘛,谁叫你骂我书童?”赖雨生奸笑道。

神农王气得眼冒金星,却又无可奈何,只有愧疚地看了一看冷霜儿。冷霜儿眼噙泪光,像有道不尽的千言万语。

当然是很委屈的言语。

要不是苍山神婆发令,要他们来棋城,他们在庄园里过得多甜蜜幸福啊。哪会一次又一次的受辱?

前天,在破庙见到赖雨生。赖雨生的目光,便色迷迷地盯住她冷霜儿的胸脯。冷霜儿冷瞪了他一眼,他才将目光收回。想不到,在他夫妇俩元气大伤之后,他还居然乘机对她侮辱。

真是人弱受人欺。

见冷霜儿委屈极了,神农王赶紧打起精神,挽起冷霜儿的手臂,给冷霜儿传送一股力量。像在跟冷霜儿说,天大的难,难不倒咱两夫妻。到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虽说,冷霜儿心里委屈,但脚下却不敢放慢速度。从赖雨生被抽耳光,她就知道,他们的后面,还有人在监视。谁不尽心尽力,必受惩罚。昨天他们就听闻,洞庭派的穆羽想趁黑逃离,不出五里,便被人斩成了七八截,死无全尸。

每想到这点,她就不寒而栗。

所以,当唐玉仙说放他们一马,要他们走的时候,他们是既感激,又很无奈。因为他们不敢,连这念头都不敢有。自从踏入棋城这一天,他们已经身不由己,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而且,他们至今还搞不清楚谁是掌控他们的人。

进入树林不久,他们就听到了前面传来了打斗声。

是剑与剑相碰的“叮叮”声。

朝“叮叮”声奔过去,他们来到了一条谷底。

谷底乱石纵横,只有一线小溪流水淙淙。

淙淙的小溪虽在剑光杀气的笼罩之中,却全然不知世间的生死,该如何流淌,仍如何流淌。

神农王夫妇看到,是赖雨生、瘦书童合攻卓宇航。

赖雨生出剑阴辣。

瘦书童舞剑如风。

这大大出乎神农王夫妇的意料。赖雨生剑招阴辣,是情理之中。但瘦书童的舞剑如风,却是他们没想到的。在他们眼里,瘦书童弱不禁风,手无提鸡之力,只是借着主子的功夫,变得牙尖嘴利。

但眼下,瘦书童剑剑生风、剑剑直逼卓宇航的凌利招式,完全在赖雨生之上,怎么会是赖雨生的书童?这背后又隐藏着什么?

夫妻俩疑惑不解。

神农王刚想跃前助攻,冷霜儿忙扯了一下他的衣袖,朝他使了一个眼色。不用说,那是叫他不必真出力的意思。

神农王自然会意。

夫妻俩加入阵势,卓宇航并不感到惊奇。他身形飘忽,一时跳到一块石上,避开赖雨生的阴招;一时闪到一棵树后,任瘦书童的剑将树叶树枝削得满天飞花。两人的联手攻击,都奈何不了他。只是他身上有伤,多少影响了他的攻击力。他才采取了防守反击的战术。

神农王夫妇的加入,他虽然不感惊奇,但多少有点担心。所谓双拳难敌众手,如果四面的夹击,都是凌利的话,他必然会感到吃力。人一感到吃力,心慢慢就会怯,心一怯,就会力不众心,就会渐渐处于劣势、败势的了。

怎么办?

先挑弱的攻。

他想都没多想,身形一飘一忽,便攻向冷霜儿。

冷霜儿像事前接到撤退的通知似的,他卓宇航人未到,她已退避三尺。

一而再,再而三,卓宇航便看出了里面的猫腻,担忧的心,一下放宽了许多。

在神农王夫妇来之前,卓宇航已经跟赖雨生、瘦书童斗了一百多招。一开始,赖雨生阴辣的剑招,就令他感到惊讶。在他的意识里,赖雨生是个无赖,他赖雨生的剑招,应该就像他下棋一样,采取的是赖而不走的方式。就是说,该走的棋不走,偏偏跟你磨,一刻钟一刻钟地将你熬,直拖得你烦,直熬到你一点意思都没有,情愿自己丢棋认输。因为在棋城,行棋走子,都没有时间规定,你喜欢的话,一天走一步棋也成。但这样的情况是一万年一遇的。卓宇航偏偏就遇到了。而且,在磨你、熬你的时候,他赖雨生还有一个绝招,就是右手时不时伸向要走的棋子,等你认为他要拈棋走子,他却又立马在离棋子半寸的上方停住,手指偏不粘棋,让你干急。因为以棋规论处,只要粘到棋子,不走也得走,不走棋的话就当输。他赖雨生就是抓住这个规则,既惹得你的心悬起来,又偏偏在最后关头不走棋。

紧张你没商量。

旁观的人早就等得不耐烦,嘴上已经开骂了。

“你那臭棋,走也是输,不走也是输。干嘛还要死皮硬赖?”

“你也不问,咱卓公子是什么人?你死白脸再学十辈子,也不是咱卓公子的对手。”

“你再不走棋,你妈都在家等死你了。”

话说得多难听,有多难听。

可赖雨生一副死皮白脸,就是不见红,不见半点反应。好像他不是在棋城下棋,而是在他家乡的山沟沟跟石头下棋。

可赖雨生没想到的是,卓宇航居然就像石头。端坐着,目光冷冷的如霜。哪怕一万年时光,也奈何不了他。

这对棋迷来说,也真是开了眼界。因为,看卓宇航下了多年的棋,卓宇航都是谈笑风生,潇洒至极的,怎么会变了石头?

人,真有双重性格?

还是,一个真正的棋人,是充满着自由意志的,什么时候该如何,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比如,面对赖雨生这样的赖皮,你谈笑风生的话,无疑是为他长脸子,添乐子。冷他赖皮没商量,就是一点脸子都不给他,使他的赖皮招数不攻自破。

但十年不见,赖雨生的剑招非但不赖,反而招招见狠,招招见阴,招招见辣,主动进攻多于缠和防守。

更令卓宇航惊讶的是,看似瘦猴的书童,一出手就几乎削断他的手腕。

百多招下来,卓宇航已明显感觉到,瘦书童的剑术,远在赖雨生之上。不用说,书童是假扮的书童。真正令他失魂落魄的不是赖雨生,而是这个深藏不露的假书童。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卓宇航心头一热,就像春天里加了一把火,身上的伤痛,一下就被熊熊燃烧的热烈,冲到九天云外去了。

剑招一变,卓宇航马上剑随身上,如电,如虹,如海啸,一浪强过一浪地朝假书童滚滚而上。

赖雨生大惊失色,不由狂喊,“神猴爷,小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