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五十九节 青帮!好样的!(3)

wuyanlai 收藏 79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实在对不起大家,前几天突然接到一个任务,出了趟差去西南,今天才回来,延误了更新,太子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对不起了!) 民国二十九年七月七日十八点十分 上海市 闸北火车站 经过半个小时的浴血奋战,日军盘踞的闸北火车站防线终于被我军攻破,青帮的数万人马在黄金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实在对不起大家,前几天突然接到一个任务,出了趟差去西南,今天才回来,延误了更新,太子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对不起了!)


民国二十九年七月七日十八点十分 上海市 闸北火车站


经过半个小时的浴血奋战,日军盘踞的闸北火车站防线终于被我军攻破,青帮的数万人马在黄金荣的带领下终于将青天白日旗挂上了闸北火车站,几万青帮弟子和国军突击队沿着日军阵地的四周涌了进去,已经杀红了眼的士兵们此时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日内瓦公约》这好东西,当然了,咱们的黄金荣大哥更是不知道了,于是乎青帮弟子们进去以后迅速的散开并开始对车站内任何移动的目标进行清除,有经验的日军老兵在刚才的数万人的大攻势中已经损失的差不多了,此时在闸北火车站内的大多数都是日军的勤杂人员与武装侨民组成的队伍,还有就是在得知东京打击后已经绝望了的日本侨民。


男人、女人、小孩,日本侨民彻底的疯了,他们看来他们的国家已经走上了灭亡的边缘,首都被毁灭,天皇和皇室杳无音信,日本本土的广播电台内的消息一片的混乱,这些侨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了,更不知道他们该做些什么,此时的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军人们的催促下将炸药捆绑在身上后向我军将士扑来,他们妄图用这些低廉的生命阻挡我军的前进速度,可是,这一次他们错了,彻底的错了,经过几年的自卫战争的洗礼终于让我们的战士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任何对敌人的怜悯都是对自己的残忍,我们的士兵再也不像当年的淞沪会战时的那样的幼稚了,伴随着一发发复仇的子弹的射出,一个个罪恶的生命被彻底的终结,日本侨民的肉弹攻势最终瓦解的不过是自己的阵地罢了,因为大量的肉弹还没有冲出自己方面的阵地便被我军士兵击毙并引燃了身上的炸药,不光炸死了肉弹本身,就连附近的日军和他们阵地也一起送上了天,在这样剧烈的战斗中日军的老兵还好说,可是那些被拉来充作炮灰的日本侨民就不同了,这些人本身大多数就都是一些地痞流氓之流,在日本国内就不是什么能做大事的人所以才被赶到了中国,这些人看到如此激烈的战斗和满天横飞的碎肉残肢早就吓破了胆,于是他们纷纷丢到手中的武器向后跑去,这一跑不要紧,本来还向依托闸北复杂的地形和建筑进行死守的日军部队顿时就乱了套了。


坚定的军官和士兵们都在试图重新组织部队与我军进行作战,可是不断退下来的士兵和侨民都涌了过来,于是日军军官开始指挥部队向着溃退的日军士兵和侨民射击,于是乎一场混战便在这狭小的区域里展开了,日本人、中国人、士兵、军官、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几乎整个世界的人都卷入了这场战争:一个青帮的弟子正想用手中的西瓜刀结束一个日军军官的生命,可是这个军官却被身边的一个日本士兵一枪打死;一个日本士兵从一个新四军的小战士的手中救过一个日本浪人,可是那个日本却拉响了身上的手雷;一群日本妇女和孩子向着自己的军队和士兵跑去,他们希望可以获得对方的保护,可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日军士兵手中的机枪却在这个时候响了。


就这个样子,这场混乱的大屠杀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直到晚上十九点十五分闸北地区的枪声才开始逐渐的停息,可是几万具尸体却留在了这片狭小的区域,他们直到死的时候还保持着各种各样的战斗的姿态,中国人、日本人、军人、平民各种尸体叠放在一起,鲜血顺着柏油马路一直流到下水道里,不时地还能够听到下水道里的流水声,可是这个时候一个稍微有一点点地常识的人都会明白,这下水道里流淌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污水,那分明就是这几万人的鲜血,面对堆积如山的尸体,黄金荣和谢晋元两人的心里便也是百味交集,根据初步的统计,在这一狭小的区域排列了大约五万日军和侨民的尸体还有就是四万多青帮弟子和我军士兵的尸体,加上在战斗中被日军有组织屠杀和误伤的平民的话在这一狭小的区域目前最少堆积着十五万具尸体,昔日的闸北火车站此时俨然是一片修罗道场。


“分赴下去,凡是失踪的弟兄家里都送去一百大洋,没钱的话尽管从我的账上支吧,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要对得起弟兄们!”面对着堆积如山的尸体黄金荣的心中实在是不是滋味。


“黄先生,真的对不起,让弟兄们损失这么多!”看着遍地的青帮弟子的尸体,谢晋元的心里也是万分的难受的,要知道,在战斗中虽然我军的损失也不小,可是损失最大的还要说是青帮了,如果不是黄金荣和几万青帮弟子用大无畏的勇气突破眼前的日军防线的话,他谢晋元也是没有信心能够拿下这里的。


“谢司令,你这是什么话,我黄某人在上海滩上也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杀敌报国那是本分,至于弟兄们,能够为国家、为民族去死是他们的造化,咱们青帮的子弟在面对外国人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软过,以前是这个样子,今天还是这个样子!”黄金荣十分骄傲的说道。


“黄先生,有您这一句话我就不说什么了,我这就向重庆发报,向委员长报捷!”


“好,你去吧,对了,让蒋先生知道,咱们青帮的弟兄们没有给他丢人!”黄金荣永远都无法忘记当年自己将最高当局的拜师贴送还时的复杂心情,今天,他终于可以向最高当局证明自己和自己的青帮弟子们也是爷们而出身!


“黄先生,你就放心吧!”说罢谢晋元转身就要离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声再一次响起在闸北火车站,也就是这一声枪响让在中国大陆的日本侨民的命运永远的注定了。


“啪——”伴随着这一声枪响,左右上海局势几十年的上海青帮大亨黄金荣重重的倒了下去,可是这位已经七十三岁的老人在生命逝去的那一瞬间却没有丝毫的恐惧与留恋,在他看来,能够在此时此地死去是他最好的结局了,因为能够斯在这样的场合无疑将可以用他的死来洗刷掉他身上的所有的污点,因为此时的黄金荣是一个英雄,他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英雄!


“黄先生!黄先生!你怎么了,你快醒一醒!”谢晋元被着突发的一幕惊呆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刚才伴随着自己在枪林弹雨中一起走过来的这位老人会在这个时候殒命,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干如何面对上海滩的青帮弟子和自己远在重庆的校长。


“师父!师父!”


“师爷爷!师爷爷!”


“先生!先生!”


“弟兄们!黄先生让小鬼子害了!都他娘的愣在那里做什么,给我搜!搜!把闸北的日本人都给我杀干净!不!把上海滩的小鬼子都给爷爷灭了!让小鬼子给黄先生陪葬!”


“让小鬼子给黄先生陪葬!血债要用血来偿!”


“血债血偿!让小鬼子陪葬!”


“给各地龙头发电报!老爷子没了!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对!对!快发电报!让杜(月笙)先生回来主持大局!”


就在这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在场的青帮弟子们便替在中国的日本人找好了他们最后的归宿,因为知道此事的青帮弟子们迅速的对在华的日本军队和侨民展开了行动,尽管他们的能力有限不能够把侵略者完全的赶出中国,但是青帮对日军的大规模行动给日军和侨民造成的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在今后的日子里日军士兵有时候两个人都不敢到街上去,更不用说一个人了,侨民就更不用说了,原本骄横跋扈的日本侨民在被青帮的兄弟们收拾过以后再也不敢自己出面欺压中国老百姓了,大多数的侨民村落更是迁徙到距离军营更近一些的地方,以至于在战后的几十年内经历过那一段恐慌的岁月的日本人都久久无法逃出他们的梦魇,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我们在这里就不过细的叙述了。


罪魁祸首便被愤怒到了极点青帮弟子揪了出来。可是就出这个“凶手”后的青帮弟子们都沉默在那里了,原来凶手是一个之有八九岁样子的小女孩,如果不是女孩手中那支刚刚发射过的左轮手枪人们怎么也不敢相信是她结束了黄金荣的生命。


“大哥!是兄弟害了你啊!兄弟来陪你了!”就在人们震惊于凶手的身份而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青帮的高级头目突然拔出手枪吞枪自尽了。


“刚才就是咱们大哥不让咱们弟兄杀这个日本小孩的!”刚刚死去的头目身边的一个小第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道,他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大哥好心搭救的小女孩会给自己的大哥带来这样一个归宿呢?


“他自己说得没有错,他错了,他不该怜悯这些日本畜牲,他忘记了我们的教训,他忘记了我们的历史,他忘记了我们曾经的惨痛,任何日本人都是披着人皮的狼,这个小女孩也不例外,来人!动手!另外,以我站立处为圆心,一公里之内任何日本人全部不留,杀!”受过系统的教育,一向很有涵养的谢晋元将军终于忍不住下达了这样一条命令。


“杀!”


“杀!杀!杀!”


“杀————”


——


七月七日十九点二十分 日本 北海道 日本皇室战略隐蔽所


“怎么样!确实了吗?损失究竟有多大?”看到刚刚乘坐运输机观察了东京湾周边的损失情况归来的石原莞尔大将,天皇连忙问道,其实在此前天皇已经得知了东京遭受了毁灭性打击的消息,可是天皇实在是不敢相信有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将东京整个的摧毁,于是他便派出石原莞尔乘运输机去视察。


“陛下!微臣有罪!”跪在地上的石原莞尔看到已经和自己一样憔悴的天皇不免有些不忍心的说道,其实在他的心里要远比现在的表情难受得多了,要知道,这次袭击本身就是他和阿部信行的纵容造成的,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也是只好死撑下去了。


“石原君!起来!身为帝国的高级将领怎么可以这样!你是一个军人!是我的军人!是帝国的军人!是大和民族的军人!在帝国最危急的时刻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虽然心里也很理解石原莞尔的表现,可是天皇还是不得不训斥道,当然他并不是说给石原莞尔一个人听得,他的目的是通过训斥石原莞尔来警醒身边那些已经有些动摇了的大臣和将军们!


“是!陛下!陛下教训的是!”石原莞尔十分艰难的直起了身子说道。


“石原君,怎么样?东京还在吗?”天皇迫不及待的问道。


“陛下……”看到天皇那急切的目光石原莞尔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快说啊!”


“陛下,臣根据陛下的命令去了东京,本来臣是想在东京附近降落去看看的,可是下边到处都是海水,几乎看不到什么了,于是臣就转飞横滨了,可是横滨的情况也很糟糕,无奈臣只好沿着东京湾飞了一圈,发现整个东京湾及其周边地区都受到了大海啸的波及,损失巨大!”


“海啸?怎么会有海啸呢?”天皇怎么也搞不清楚在东京湾这样一个半封闭的港湾里怎么会发生如此规模巨大的海啸呢?


“陛下!是爆炸!大爆炸引起了海啸,为了确实这一点,我亲自在大宫地区降落并询问了一个幸存者,根据幸存者的描述,这一次的海啸确实是由在东京湾中爆炸的炸弹引发的,随行的工兵专家测算过,爆炸的当量最少也有十万吨炸药的威力。”


“炸弹?十万吨?怎么可能?支那人是怎样将十万吨的炸药运进东京的?我们的海军难道都是白痴吗?”


“陛下,也许不是十万吨炸药呢?”看到天皇震怒,一边的阿部信行小声地说道。


“什么?不是十万吨炸药?好!阿部首相,你告诉我,究竟是什么武器有这样的威力?”天皇怒喝道。


“陛下是不是还记得仁科(日本物理学家,二战日本核计划负责人)教授年初上呈的那份报告?”


“报告……阿部君,你的意思是,不可能!仁科教授不是说发展铀弹需要大量的技术和资金的支持吗?目前的世界上除了美国、苏联、德国之外就连我们的帝国启动这样的计划都有些勉强吗?支那,支那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呢?”直到这个时候天皇才想起年初陆军省转来的那份报告,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种理论中的武器会出现在帝国 的国土上。


“陛下,如果说是十万吨的炸药爆炸产生这样的威力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我们实在是无法相信支那人会有能力将十万吨炸药偷运进东京,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就不必兴师动众的进行这次空降作战了。”


“可是支那人如果真的有这种武器的话也不必要让他们的数千伞兵部队一起成为殉葬品啊,他们完全可以使用伞兵进行空投嘛!”


“陛下,我和几位专业人士谈过,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无法进行空投,这种炸弹可能在目前阶段只能进行空运而不能空投,他们应该是派出伞兵部队将这种炸弹运到东京市中心的!”石原莞尔在一边十分肯定的说,因为在刚才的运输机上已经有专业的技术人员认为这是一种新型的裂变武器产生的作用了。


“支那人为什么会拥有这种武器?”天皇重申道。


“陛下,以武太行目前的那一点点地家底造出一点点空军或是军舰应该是可能的,可是然他们制造出这种毁灭性的武器,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因此,臣下十分肯定的认为这次行动应该不是武太行所部的作为,这一次的大行动应该是克格勃主导下有中国的国共两党的军队协同完成的!”石原莞尔十分肯定的说。


“俄国人?”天皇喃喃自语道。


“是的,就是俄国人,除了苏俄,我想不出谁还有能力制造出这种东西了,德国人是我们的盟友,美国人绝对不敢冒这样的险的!”石原莞尔道。


“石原君,你觉得这苏俄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陛下,我认为苏俄之所以这样做其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苏俄像使我们和支那人成为死敌,从而缓解我皇军对于其远东西伯利亚地区的压力!”


“巴嘎!石原君,你有什么方案吗?”


“陛下,我认为我们应该暂时的和支那人停战,然后集中我们手上的力量全力对付北边的苏俄,等我们击败了苏俄以后再回过头来彻底的解决支那问题,否则的话以帝国目前的国力很难同时进行两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石原君,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和支那人停战的话民众会怎么看我,军队会怎么看我?”


“陛下,两年前我就曾经说过,我们应该尽早的和支那人停战,即便是让出一些我们已经得到的利益也是可以的,要知道支那战场就是一个泥潭,就是一个包袱!”


“可是,军队中有多少人和你想的一样呢?”


“陛下!”


“行了,石原君,你先退下,我想先静一静,对了,对于东京的救援还有国内的协调就拜托你们了!”


“哈伊!”


……


谢谢您对于《脊梁》一如既往地支持,欲知后事武太行如何将抗日进行到底的话,且听太子下回给你继续分解!


太子新书《大清摄政王》上架,希望大家支持!


第一百六十节 装甲兵!前进! 正在构思,不久即将奉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