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军,全歼这个土耳其旅”彭德怀说[转]

打就还手 收藏 1 1356
导读: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决定插手干预。7月7日,被美国操纵的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美国组织“联合国军”,响应最快的土耳其派出了一个旅出兵朝鲜。这些年轻的土耳其士兵在整个战争中扮演了炮灰的角色,为这场不属于他们的战争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语言、宗教、饮食差异令美军头疼 这次派出的土耳其第1旅是从土耳其军队中精心挑选、专门组建的团级战斗部队,共有5090人。1950年10月17日,第1旅抵达韩国釜山港。上岸后,官兵们便换发美军装备,经过训练后归美军第25师领导,成为朝鲜战争期间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决定插手干预。7月7日,被美国操纵的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美国组织“联合国军”,响应最快的土耳其派出了一个旅出兵朝鲜。这些年轻的土耳其士兵在整个战争中扮演了炮灰的角色,为这场不属于他们的战争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语言、宗教、饮食差异令美军头疼

这次派出的土耳其第1旅是从土耳其军队中精心挑选、专门组建的团级战斗部队,共有5090人。1950年10月17日,第1旅抵达韩国釜山港。上岸后,官兵们便换发美军装备,经过训练后归美军第25师领导,成为朝鲜战争期间惟一一支始终属于美军领导的旅级“联合国军”。

土耳其人抵达朝鲜战场时非常引人注目,他们粗犷的外表、飘逸的胡须以及长长的匕首使许多战地记者大饱眼福。但由于土耳其人习惯在近战中挥舞长刀,动作非常危险,所以其他国家的军队都不愿意与他们并肩作战。该旅指挥官塔辛•阿齐兹是一位岁数偏大的准将,曾参加了1915年加利波利抵抗英法联军的战役,享有很高的声誉。为了指挥第一批土耳其分遣队赴朝参战,阿齐兹准将自降级别担任旅长。他不懂英文,对于美军下达的命令往往都一知半解。

除了语言差异,这支土耳其军队同美国军队之间还存在宗教文化、饮食习惯的不同,这让美军最高司令部非常头疼。由于美军食谱中无一例外带有穆斯林禁忌的猪肉类食品,所以美军司令部不得不专门为土耳其军队指定一家日本食品加工厂生产食物。土耳其人喜欢用没有漂白的面粉来做类似“馕”一样的硬面包,再配上一杯又浓又稠又甜的咖啡,美国陆军又不得不为他们专门配给食品。

•天寒地冻、命令矛盾,第一旅局面混乱

土耳其旅到达朝鲜不久,“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命令发起一场“圣诞攻势”,希望在1950年底结束这场战争。作为下属的土耳其旅接到命令向朝鲜北部继续进军。

刺骨的寒风在朝鲜北部的山谷中盘旋,40多年难遇的寒冷天气降临了朝鲜半岛。被冻僵的土耳其官兵围坐在空油桶四周点燃临时火堆取暖。士兵们将酒精同汽油混在一起,以防止汽油结冰;而用于急救的血浆也要在加热90分钟后才能使用。在土耳其士兵眼中,朝鲜变成了“寒冷的地狱”。

11月20日半夜2时,土耳其旅随美军第25步兵师抵达采矿业重镇军隅里休整。休息一晚后,没有卡车运输的土军被命令重新编入驻扎在军隅里的美第9军预备队。一个星期后,志愿军向美第1军和第9军发起了猛烈反击。土耳其旅接到命令赴瓦院地区保护“联合国军”的右翼。瓦院地区距离军隅里以东15英里,距德川有一半路程。由于车辆有限,美军派来的卡车必须一个营一个营地运送兵力。在土耳其旅第1营出发后,等得不耐烦的土耳其旅各部便开始徒步上路。在徒步行进的过程中,土耳其旅一会儿接到一个命令,而且命令经常还相互矛盾,这让他们不知所措,整个局面非常混乱。

土耳其旅长阿齐兹回忆说:“当时,当地的老百姓还没有撤离该地区,假如游击队隐藏其中守住山间的小道,我们旅肯定遭受严重的损失。为了控制军隅里至德川公路以及其他位于北部和南部的公路,我们还必须坚守一道12英里宽的防线。由于敌方熟悉地形,而且拥有数量上的优势,这个目标也难以实现。同时,由于地形限制,火炮以及重型步兵武器的威力根本没法发挥出来。”

•长刀拼杀刺刀,土耳其军全面溃败

不出所料,土耳其人刚到瓦院就遭到志愿军的攻击。这期间土耳其旅与美第9军失去了联系,于是阿齐兹自己担负起指挥职责。没有坦克支援的土耳其旅承受着零下几十摄氏度的严寒,孤苦伶仃地守在瓦院,牵制向德川进攻的志愿军。

为了夺取土耳其旅的阵地,志愿军白天发起猛烈攻势,夜间则用锣鼓、军号等乐器制造噪音干扰土耳其人休息,搅得他们心烦意乱。最终,意识到自己已被包围的阿齐兹下令土耳其旅撤退。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土耳其旅总算与上级建立了通讯联系,但由于语言问题,一些命令被领会了,而大多数命令则等于白说。11月27日,土耳其旅受命与美军第38团会合,一起向军隅里撤退。由于通讯内容不全等原因,这个指令直到两个小时后才正确送达到土耳其旅。该旅不得不在乱哄哄地情况下紧急掉头,导致道路一度变得拥堵不堪。

在撤退途中,土耳其旅再次遭遇志愿军猛烈的炮火,还没等土耳其人集结并建立防御阵地,志愿军已经提前赶到,向这支没有形成完整队形的土耳其部队发起攻势。

冲在最前面的土耳其旅第1营遭到伏击,整个营被团团包围。于是,一场土耳其长刀和中国刺刀之间的白刃战爆发了,约400名土耳其人伤亡,土耳其旅的第1营几乎被全歼。

为了防止整个旅被包围,在继续撤退的同时,阿齐兹迅速安排兵力完成侧翼的保护。正当保护侧翼的土耳其9连与志愿军交火时,志愿军突然脱离战斗,这令土军摸不到头脑。原来,志愿军故意迷惑外围的土军,继续前进包围了土耳其10连和11连。

11月28日,志愿军重新向土军9连阵地发起进攻。该连很快被摧毁,营长比尔金及许多土耳其士兵被击毙。慌不择路的土耳其人赶紧撤退,但仍然损失惨重。

在土耳其人看来,中国军队似乎哪儿都是,而等你发起进攻时,又哪儿都找不到。他们根本没法弄清中国军队的动向,即使得到的消息也往往是虚假的,本来报告说中国军队在部队前面,但一会儿他们又在部队后面出现了。阿齐兹眼看不妙,连忙向美军紧急求援。

然而,美军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当时美军中竟也出现了一个黑人连集体向志愿军投降的情况。但为了支援土耳其旅,美军还是向土耳其旅阵地方向派出了坦克,而这些坦克却不断地被志愿军逼退。直到11月30日,在美第9军派出的一个坦克排以及卡车的支援下,土耳其旅的指挥层和第2营残部总算逃出了志愿军的口袋,向“三八线”以南狂奔而去。

在此次“联合国军”发起的“圣诞攻势”以及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大反攻中,土耳其旅共损失了3514人。

到了1950年11月30日,该旅作为一个建制单位实际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