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八十一节  关门落锁(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八十一节 关门落锁(2)

火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战士们欢呼雀跃着涌上了火车。

由于人太多,第一旅足有一万人,每节车箱里都挤得满满的。闷罐子车箱装不下,后来的战士们便往平板车箱上挤,当他们掀开防雨帆布,看到里面一辆辆崭新的坦克时,惊呆了。

整辆列车,总共有十节平板车,每节载有二辆88式中型坦克,那么这里总共有20辆之多。最绝的是,当战士们欢天喜地的钻进坦克,发现里面主副油箱全满,炮弹子弹全备,下车就可以使用。估计是关东军告急,坦克损失惨重,日军优良的后勤系统,为了他们作了“体贴”的服务吧。连原本该分装运输油料和弹药都先准备好了。

日军的美意,义勇军没有理由不笑纳啊。

龙将军看到后,乐得合不拢嘴。本来,他还在担心,列车冲进城后,由于一时间兵力展不开,会损失很大,现在有了这些坦克,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

几个懂火车驾驶的战士上了车头,他们铲煤的铲煤、拉汽笛的拉汽笛、充当临时司机的战士,高吼一声,开拉!将制动阀一松……

咣当——

火车的锅炉还在燃烧着,强大的功率,瞬间通过传动杆,作用到了轮子上。列车头猛的动了起来,带动着车箱,一节一节的突然起动。

龙将军哪曾想到,这些半拉子司机,是这样开车的,不及提防的他,身体从煤门飞到了煤舱内,变成一个黑面包公。

咬牙切齿的爬起来,哇掉嘴中的煤,骂道:“狗日的,你会不会开车呢?”

不过,他骂完这一句,就不骂了,因为他发现,那司机比龙将军还惨,他的脑袋与铁壁撞到了一起,头上起了数个大菠萝。那形像如同如来佛。

哈哈哈……

龙将军指着临时司机哈哈大笑。

那些挤在车箱里的战士,则要好得多了,他们一个个挤得死死的,四周都是肉垫,除了猛然间互相挤了一下,就什么事都没有。

一小时后,火车轰轰隆隆的驶进凤凰城。凤凰城车站的鬼子,早就知道有一列紧急军列要通过,自然不敢阻拦,由着这列火车通过。不过,鬼子也不是睁眼瞎,等列车驶入站台时,鬼子发现,列车车箱上布满了弹痕,门窗都有烧焦的痕迹。这说明列车被人袭击过了。于是吹口哨,舞动指令旗,要求停车检查。列车哪会停下来?轰轰隆隆的急驰而过。

鬼子发现不对劲,向着列车开枪射击,但子弹只能追着列车的屁股,连毛都没有伤到一根。

鬼子站长,摇动电话,想报告情况,却发现电话无论怎么摇都接不通。

不用说,这切断电话线的功劳,属于屠夫所带领的特种兵的了。

鬼子派出通信兵,骑马去报告,不过,这个时代,陆地上有什么东西的速度能比得上火车?就算这个通信兵,拼了死命,也不可能,赶到列车之前,将消息报上。沿途各站都是如此!

鬼子车站没有电报机,但凤凰城作为一个战略要点,还是有电报机的,只是不在车站上,而在鬼子守备队的兵营中。从车站到兵营有几里地,需要骑马十多分钟。

“头儿,列车通过了。”已是特种兵大队小队长的猎人张民,小声的报告。

屠夫趴在地上,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道:“传令下去,听到我的枪响,就发动进攻。”

“是!”张民缩了缩腿,以急快的速度退了回去,然后猫着腰,压低了嗓子,喊:“听到队长枪响后进攻!……”

屠夫他们所在的位置,在一座小山坡上,山坡下面,就是安奉铁路。与铁路平行的还有一条泥土公路。昨天夜里,义勇军独立师,特种大队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在这里了。

特种大队,现在仍顾不上真正特种兵的标准,但经过半年的残酷训练,至少也像模像样了。骑马飞枪、开车、轻重机枪、爆破、潜伏、狙击,什么都会一点。光这条战壕就挖得很不错,深一点五米,宽一点八米,挖出来的土,全都丢到山后去上。而那些树和草,一点都没有伤着。这样一来,从下面往上仰看,什么都看不着。而战士们的脑袋上,全都顶着自编的草帽,和杂草混在一起,不近身细看,是无法误破的。既便鬼子飞机从空中侦察也不怕。

屠夫屏气凝神,手中的三八式步枪,静静的指着公路。刚才听到了车站方向传来了枪声,那么鬼子应该派人去下一站报信,甚至还有可能,派出队伍,剩坐汽车追赶火车,以达到前后堵截,消灭游击队的目的。鬼子要出动,必经此路。等消灭了出来的鬼子,再冲进城中,那就容易多了。

“的、的、的……”马蹄声由远而近。黄泥公路上,出现了一个黄点。马蹄激起的黄尘,将整个黑点都给包住了。

“鬼子通信兵。”有战士轻声喊到。

屠夫拿枪口瞄准他。随着鬼子的移动而缓慢的移动。

这时至少有五百枝枪瞄准了这名鬼子,而这鬼子,浑然不知,他在拼命甩着马鞭。

“队长打吗?”张民轻问了一声。

屠夫视线跃过鬼子通信兵,往后看去,远处朦朦胧胧的出现了团黄尘,这明白后面有鬼子大部队的稳动迹象。

“不打!”屠夫枪口游离开去,低声道,“放过小鱼吃大鱼。”

“是!”

十多分钟后,二十辆卡车,满载着鬼子兵,驰到了眼皮子底下。

屠夫数了一下,发现每辆卡车上,有十个鬼子。那么,这儿总共就有二百名鬼子,相当于日军一个中队。

“日,才这一点小菜啊。”屠夫不甘心的勾动板机,枪口轻轻的一跳,一发6.5毫米子弹,喷射出去,击穿了挡风玻璃后,又从鬼子司机的脑袋里穿了过去。

一弹两洞,血花飞溅开来,沿着挡风玻璃的裂痕,四处扩散。形成一朵十分妖艳的玻璃花。

拉动枪栓,第二发子弹穿过了鬼子汽车兵的副驾驶。

打头的这辆汽车,向前冲出十多米,撞到路边的一块巨石上,翻了一个跟头后,最终横在公路上。来不及跳车的四五个鬼子,随着翻滚的车身,飞了出去,摔得七荤八素。

第一辆车横在公路上,也就意味着,向前公路被堵死。屠夫大幅度的调转枪口指向车队的最尾端。再将这辆车打翻,就可以完全封死鬼子汽车队的通道。

不过,用不着了。

鬼子的尾车,也是重点照顾的对像,苏联来的狙击手学员,凭借着手中的莫辛-纳甘步枪,四倍狙镜的高清晰,一枪就打爆了汽车油箱。产生了巨烈的爆炸。车箱上的十个鬼子,连同驾驶室内的二个鬼子,变成了六对“火人”。“火人”中有四个被爆炸冲出去七八米后,没有立即死亡,奔走惨嚎。

“马是借的,马鞍不是自己的,不心痛啊!”(注1)屠夫狠狠的盯了不远处的那位苏联学员。这名学员,发现教官注意到了他,翘着大姆指,比划了过来。他大概是既称赞教官的枪法,又在自夸吧。

屠夫给了这位叫瓦西理的学员,一个冷眼,不再理会他,专心一致收拾公路上的鬼子。


注1:俄罗斯民谚,意思是马和马鞍都是借来的,所以用起来不心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