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的“一百年”太长了!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38 277
导读:看了惜取江南月的《咋想一百年后的中国》,忍不住又要出来讨嫌了: 诚如文章所说,100年后的中国,也许会是超级大国或者发达国家,因为中国目前在不断进步,这是我所看到的,因此对100年后中国的乐观估计也是为我所愿意看到的,但总有一个问题让我惴惴不安——在2008年的今天,我们凭什么去猜测100年后的状况呢?2000年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评论节目,一个记者请外交部官员预测一下“新千年的中非关系”,笑得我把饭都喷出来了——我只想知道2050年的中非关系,可以吗? 我再讨一次嫌,还是说说美国,这个万恶的资本

看了惜取江南月的《咋想一百年后的中国》,忍不住又要出来讨嫌了:


诚如文章所说,100年后的中国,也许会是超级大国或者发达国家,因为中国目前在不断进步,这是我所看到的,因此对100年后中国的乐观估计也是为我所愿意看到的,但总有一个问题让我惴惴不安——在2008年的今天,我们凭什么去猜测100年后的状况呢?2000年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评论节目,一个记者请外交部官员预测一下“新千年的中非关系”,笑得我把饭都喷出来了——我只想知道2050年的中非关系,可以吗?


我再讨一次嫌,还是说说美国,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如果我们的情绪不是太愤慨的话,大概还是要承认它今天在世界上的地位的。但是这个国家却不会给人“日新月异”的印象。举个现实的例子吧,我的一位在高校研究教育的朋友去美国访问了十几所大学,回来以后谈他的感想时说,那些响当当的世界名校,给他的感觉是现在是这个样子,100年前也就是这个样子,到了100年后,也还会是这个样子。不像我们的学校,有个四五年不去,再去简直就是翻天覆地认不出来了!


其实学校如此,其他地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比如说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无锡医院问题,还有去年的杭州某大学医院的问题。在举个例子,我老家——一个不发达的小县城,前任县长修了很多人行道,种上行道树,后任县长就把道路全扒掉了,修了个大广场。因此县里的百姓都叫他“扒县长”。


当然,这些我们都可以看作是伟大祖国飞速发展的面貌,是前进中的问题。但真的就如此简单吗?


如果是如此简单,那么上到中央电视台,下到地方性报纸,各地各级媒体的关注是不是全都是多余的呢?为什么会有“政府不吃亏,老百姓吃亏”的抱怨从央视这样的媒体发出呢?一所医院毕竟目标太大,不是因为十亿八亿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而是事情发生在无锡这个发达城市——经济发达,信息也发达,再进一步说医院大楼的倒掉无论如何是很显眼的。如果不是在无锡呢?如果不是一座大楼呢?


可以说,类似的事情,在每一个地方、每一个领域、每一天都在发生着!


如果这仅仅是建设过程中决策失误造成的损失,也就罢了,没有一个国家一个地方一个部门一个领域的决策是可以做到百分之百正确的(对不起,也许除了一个国家的一个组织,是永远不犯错误的,是永远值得人民相信的,如果有一些小小的瑕疵,那也是组织中极少数不纯分子造成的)。但是,当失误或者说问题频频发生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不去看看背后的根源了。


从地方建设到部门发展,朝令夕改,一朝天子一朝臣,最关键的动机就是博取资源,以为自己的进身之阶。地方如是,大学也如是。我是局级,就要往副部级进步,哪怕我的学校只是一个地方性专业性学校,完全没有人力财力物力,也要把它办成“国内一流国际知名

”的高校,也要文理工医法齐上阵,哪怕学生都找不到工作也无所谓。而一个地方呢,就算再穷再差再落后再没特色,也要拼命发展,什么能提高GDP就发展什么,比如旅游,没有资源可以创造资源,立项目,拉关系,找批文,联系贷款。项目起来了,知名度高了,GDP上去了,我也就上去了,至于说给地方财政造成的问题,那就是下任的事了,与我无关。而下任呢,上任的债凭什么要我还,前任的项目根本就是不实际的,根本就是没前途的——拆了重来!!


这些都是细枝末节的问题,或如一位朋友所说,是不必“上升到政治的高度”的“生活中一点不和谐的声音”,是十个指头中那坏了的一个吗?我看未必。当这样的“进步”成为常态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能感到一点异样呢?但即使感觉到了又能如何呢?同志们不是你选的,与你无关,用不着对你负责。同志们是指对“人民”负责的。你是“人民”吗?就算你是“人民”,但你和同志们观点不一样,你也是“人民”中受蒙蔽受欺骗的极少数,也许你根本就不是“人民”呢!当然,我们是有选举的,不过你选的不是同志们,是人民代表,人民代表在意气风发地把同志们选到他们应该在的岗位上。如果这个结果存在着某种不确定的变数,会有人来做你的工作——我们要保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珍惜来之不易的发展机会,稳定压倒一切!就像是“两高”的报告,据说是这样才能以半数以上的同意票通过的。


没错,稳定压到一起,在最近的十到二十年间仍然是这样的。可是,稳定不是静止。如果不在晃动阶段就解决破坏稳定的因素,那么晃动就会越来越大,终有一天变成动荡。我们的历史上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教训。


但如何才能解决呢?不幸的是,我又要把眼光投向目前就有的,可以借鉴的现成法子了,那就是西方发达国家成熟的政治监督体制。据说西方的民主制度是很虚伪的,但这虚伪的民主就像好莱坞的大片一样,吸引观众自掏腰包走进电影院去看,那么,也就不是一无是处了。如果没有成熟有效的监督,那么问题就根本不可能解决!靠接力式的传承吗?这方式本身就是靠不住的,即以最近一次来进行时的交接来说,就什么的可以。而且,县处级栽树,市局级砍树,省部级栽树……以这种方式进步上来的同志们,我们能指望他不再栽树砍树,而是干点别的吗?没有民主监督,怎么能解决不和谐的问题?——除非进京抓记者也算是解决不和谐声音。


民主是一种手段,而民主社会是一种状态,你不去建设,它就不可能出现。新中国的建立是民主、改革开放也是民主,但我们不能总是停留在“站起来”和“富起来”的阶段,人是永远不会满足的,这虽然麻烦,却是无法可想的事——人类就是这么才能进步的。今天有人津津乐道于40年前我们对西方国家的不假辞色,且不论这“不假辞色”是真是假,难道40年前的中国真的有如此雄厚的力量吗?还有人满足于今天的生活,却看不到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征兆。如此下去,100年之后的中国恐怕真的要百年了!


最后再说一点,别老用美国侵略伊拉克,英国发动鸦片战争卖鸦片来证明西式民主的不好。英国以三岛之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帝国,美国建国二百年就成了唯一的超级大国,难道是靠枪炮就能做到的吗?再说句不中听的,大家真的以为我们国家是如何的仁义吗?在非洲,在拉美,我们企业的名声如何呢?


好了,不多说了,一百年对现在的中国来说,实在是太长了,不必100年,如果前10年的我知道北京的房价会涨到这个地步,而且从开放上到建设部高官都口径一致地反对唱衰,我就该先买两套。而惜取江南月的先人有着分地主土地的经历,不知有没有这样的感叹:早知道过两年还要交回去,又何必省吃俭用的喂牛喂马喂骡子呢?据我所知,那时是有很富裕起来的前任贫下中农连夜杀猪吃肉的……


100年啊,只有坚定的信仰的天真无邪者才敢于预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