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南京,1411 第七节 大捷(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张定国一直坚定不移地执行着既定的作战计划,在钱江出发半个小时之后,张定国准时发起了攻击,而且也确实顶住了半个小时,现在正面的部队已经和倭军纠缠在了一起,双方正展开大规模的近身肉搏战,预定总攻的时间早就过了,不过李家庄方向却迟迟不见动静,这让他很是纳闷。

为了不暴露作战意图,钱江率领六个大队三千多名官兵绕了一个大圈,本来半个小时的时间应该是够了,不过他竟然也迷路了,走着走着发现情况不对了,部队被一条大河给挡住了去路,河水很深,全副武装的战士很难泅渡过去,加之河面上也没有船的踪影,情急之下钱江率队又绕到了河下游,总算看见了一座浮桥。

幸运的是钱江遇到了几个准备外出逃难的当地百姓,经过一番打听之后,善良的村民不但指点了方向,还自告奋勇地为他们带路,结果等部队赶到李家庄的时候,情况突变,庄外的两支大军已经在用冷兵器格斗了。

“妈的,差点没赶上趟”,钱江的身上湿漉漉的,不光是他,手下的每一名战士都象是从水里爬上来的一样,个个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武装急行军的确非常消耗体力。

庄外正打得火热,战场上杀声震天,冷兵器的格斗声盖过了周围的一切声响,尽管福建水师占有人数上的优势,不过倭军的近身格斗技术的确是一流的,在二比一的对抗中,倭军竟然还没有出现败势,这一点大大出乎张定国的意料之外。

四个大队攻打李家庄,两个大队攻打张家庄,急匆匆地分配完任务之后,三千多名武警战士还没来得及坐下休息一会儿,就立即投入了战斗。

“啪,啪,啪。。。。。。”。

“哒哒哒。。。。。。”。

张定国的耳边终于听到了久违的枪声,他精神一振奋力地砍倒了身边的鬼子后,又继续挥剑加入战团,这阵枪声在现在听来,绝不亚于他所欣赏过的任何一曲名乐,枪声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令他心醉,就连战斗时都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

背后突然出现的三千武警,打了小犬一狼一个措手不及,他的大部份兵力都在庄外作战,现在两个村庄里只有不到五千的兵力,而且大部份还是后勤兵,惊慌之下小犬一狼又拔腿往庄内跑去,开始指挥庄内的倭军展开反击。

不过钱江可不管什么后勤兵还是战斗兵,在他的眼里,他们都是鬼子,都是敌人,都是他枪口下的猎物,所以在经过一阵并不激烈的枪战后,六个大队顺利地杀进了村庄,狭窄的泥路上,到处都可以见到武警战士冲锋时的身影,一条条小路上,一间间民房内,都忙碌着武警战士们战斗的身姿,他们频频地拉动着枪管下的弹仓,将子弹倾泻在鬼子身上。

阵阵密集的枪声,伴随着不时响起的手榴弹爆炸声,李家庄和张家庄内的战斗已接近尾声,张定国趁着战斗的间隙朝着庄内望了一眼,村口已经出现了武警战士穿着的土黄色军服,一大群鬼子没命地往庄外跑,后面是武警战士追着屁股在开枪射击,渐渐地跑动着的人影越来越少,而武警战士却是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哈哈,老子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又包圆了”,钱江一边开枪一边乐得直跺脚。

庄内庄外杀声震天,庄外是冷兵器的世界,而庄内则是热兵器的海洋,随着庄内的战斗一结束,两面夹攻之势已经形成,水师官兵和武警战士展开了最后一搏,两边一齐使劲,将鬼子压缩在越来越狭小的农田里。

“哒哒哒。。。。。。”,战士手中的冲锋枪又响了起来。

“妈的,这么近的距离打什么打?要打伤了自己人,老子先毙了你”,钱江用力地敲了一下战士的脑袋。

现在的战斗已渐入佳境,小犬一狼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被打死了,还是很幸运地跑掉了,失去了指挥的倭军们出现了败势,不停地有人倒在枪口下、死在大刀下,干涸的农田里流动着一股股血河,为青青的麦苗无偿地灌溉着。

“报告,东面开来大批鬼子,离我们不到十里”,侦察员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

“什么?多少人?”,钱江一急大声问道。

侦察员:“至少有五六万人”。

钱江张大了嘴巴,他心一横继续指挥部队清理剩余的倭军。

“报告,北面开来大批鬼子,离我们只有七八里路”,又一名侦察员心急火燎地跑了过来。

钱江两眼一翻白,脸上的汗又一次大滴大滴地流了下来。

部队还在战斗,虽然战场上只剩下了三四千鬼子,不过分散在广阔的平原上,短时间内很难全部歼灭,钱江的脑子在飞速地运转着,不过他依然不为所动,部队还在继续战斗。

“报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往庐州方向派出的侦察员紧接着跑了过来。

“是不是从西边也开来大批鬼子啊?”,钱江抢先问道。

侦察员一楞:“支队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钱江双手一摊,差点没背过气去,战斗本来一直非常顺利,眼看着再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全部结束战斗,不过这个时候风云突变,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地传来,就象道道催命的符咒,在钱江的耳边嗡嗡直响。

钱江:“是不是离我们只有六七里路了?”。

侦察员:“不是”。

钱江大喜过望,连忙问道:“多少里?”。

侦察员:“五里左右,不到六里。”

钱江飞起一脚,踹到了侦察员的屁股上。

“支队长,怎么办啊?”。

几个大队长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献计献策,有主张先灭了眼前这股敌人的,有主张紧急撤离的,竟然还有人主张分兵三路阻援的,不过又被钱江飞起一脚,在屁股上留下了一个脚印。

“妈的,撤”,钱江终于下定了决心,再不撤离战场只有等着被包饺子了。

钱江一声令下,部队立即撤出了战斗,粗粗整理了一下队伍和装备后,战士们抬着伤员和战友的遗体开始朝京城方向撤退。

不过部队的这一反常举动引起了倭军的注意,很快剩余的两千多虎枪兵开始追着队伍的屁股后面跑,虎枪频频在身后打响,无数铅弹一直紧紧地撵在队伍后面,由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战士们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加之又有伤员和阵亡将士的遗体,部队的撤离速度很慢。

形势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际,望远镜里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倭军,不时有炮弹砸进队伍中,倭军的增援大军快速地撵了上来,钱江粗粗地估计了一下至少有十几万人,十多万端着虎枪举着倭刀的鬼子如潮水般地涌了过来,大有不灭二支队誓不罢休的势头。

“赵安”,钱江大喊一声。

赵安快速地跑了过来:“到”。

钱江:“赵安,把你的一大队给我留下,你立即带着队伍赶回京城,我掩护你们撤退,现在你就是二支队的支队长了,记住,一定要将队伍安全带回京城”。

钱江说完接过了警卫员递来的冲锋枪,一把拉开了连发枪机。

赵安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妈的,你当英雄,让老子当狗熊,没门,我可不管你是我的上级,要走你走,我赵安绝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

赵安这一发火,二支队的大队长和中队长们都围了过来,没有人同意钱江的方案,个个都表示志愿留下来承担掩护任务,这个时候钱江的命令已经成狗屁了,没有一个人听他的。

几个大队长互相使了个眼色之后,钱江背后的三大队长突然挥起了拳头,直冲钱江的后脑勺。

“啪”,钱江猛一转身,闪过了拳头之后,又飞起一脚踢向了三大队长的屁股。

钱江:“妈的,跟老子来这套,别忘了老子是侦察中队长出身,就你们这三脚猫的功夫,还都是老子手把手教你们的”。

“支队长,你快走吧”。

“支队长,算是哥儿几个求你了,行不?”。

“支队长。。。。。。”。

“支队长。。。。。。”。

八个大队长说到最后,齐刷刷地跪在了钱江面前,个个都是泪流满面。

钱江猛地抬起了冲锋枪,枪口直冲下跪着的八个大队长,声嘶力竭地骂了起来:“妈的,都想造反了是吗?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第一条是什么?啊?你们还是不是武警战士?啊?再不走,老子把你们全都毙了,一群狗东西,动不动就跪,你们的骨气哪儿去了?”。

八个大队长依旧不为所动,个个都仰起了头颅,从不轻弹的男儿之泪汩汩地涌出了眼眶。

钱江的眼泪也在打转,不过他强行忍住了,这些大队长虽然是他的部下,不过火热的军旅生涯让他们成了可以用身体来替对方挡子弹的兄弟,真正无私的兄弟,而这些如果没有从军经历的人,是永远无法体会到的。

“哗啦”,钱江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子弹顶上了枪膛,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滚,都给老子滚,再不走,老子先毙了自己,这样你们就不会为难了吧?”,钱江说得铁石心肠,不过心中的泪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流淌。

“支队长,不要,我们听您的,我们走,行了吧?”,赵安抹了一把眼泪,奋力地站了起来。

钱江使出了最无奈而又无赖的一招,八个大队长终于接连起身,抹净了脸上的泪水,然后依依不舍地跟上了回京的队伍,每个人都心如刀割,三步一停,五步一望,直到消失在钱江的视野之中。

“全体都有了,准备战斗”,钱江偷偷地转过身去抹了抹眼角,猛然转身对着一大队大声下令。

一大队留下来担任掩护,趁着修筑阵地的空隙,钱江问了几名刚入伍不久的小战士怕不怕死,不过他们的回答让钱江大受感动。

“支队长,别以为我们刚来不久就长不出硬骨头来了,参军第一天您就说过,咱们二支队的最高荣誉就是烈士,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嗯”,钱江用力地点了点头。

四百余名一大队官兵选择了与阵地共存亡,在钱江的沉着指挥下,官兵们很快就与尾随而至的鬼子交上了火,机枪、冲锋枪、马枪、手榴弹响成了一片,数以千计的鬼子倒在了阵地前沿。

“支队长,我们没有弹药了”,有人大声喊道。

不光是战士们,连钱江的手枪里也只剩下了一发子弹,那是“光荣弹”,他从来不肯打出去。

“弟兄们,我们已经成功阻击了敌人半个小时,如果情况顺利的话,部队应该可以甩掉敌人,我们的使命完成了,好样的,都是好样的,这才是我二支队的兵,作为支队长,我为有你们这样的战士而感到骄傲,相信首长也会为我们自豪的”。

面对周围这些可爱的战士们,钱江无比动容,他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现在,让我们用大刀来完成我们武警战士最光荣的使命吧”,钱江接过了警卫员递来的大刀,放在眼前仔细地端详着。

“噌噌噌。。。。。。”,阵地上剩余的二百多把大刀同时举了起来。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全国爱国的同胞们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前面有英勇的子弟兵

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咱们中华民族不可欺

看准那敌人,

把他消灭,把他消灭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冲啊,杀!

阵地上响起了嘹亮而激昂的战歌,战士们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大刀,只待钱江一声令下,所有的战士都会果断地跃出阵地,向眼前的侵略者发起最后的冲锋,用牺牲来赢得武警战士的最高荣誉。

松井根就站在阵地前沿五百米外的地方,他的视线一直就没有离开过战场,经过北京一战后,他被破格提拔为倭国的陆军奉行(相当于陆军总司令),这次应天府之战由他直接指挥。

在发现阵地上只有区区的几百名官兵后,松井根大失所望,十多万自认为精锐的部队打了半天,死伤五千多人,面对的竟然只是几百名士兵,气急之下,松井根亲自指挥部队又一次发起了攻击,他准备活捉这些人,他要看看他的对手都是些什么样的硬汉,作为军人,他为能遇上一个强劲的对手而感到荣幸。

“弟兄们,光荣的时刻到了,杀------”,看着蜂拥而来的数千倭军,钱江猛然间跃出了战壕,落日的余辉映在刚毅的脸庞上,锐利的眼睛冒着熊熊的火光,一阵狂风吹过,大刀上的红绸在迎风飘扬。

钱江的“杀”字才刚刚吐出来,空中便响起了数声尖锐的呼啸。

“轰,轰,轰。。。。。。”,倭军的进攻队列里突然响起了连绵的爆炸声。

“噗,呸”,钱江又跳进了战壕里,吐出了溅到口中的泥土。

千钧一发之际,王小柱领着三支队终于及时赶到了,在路上他们遇上了撤退的二支队和福建水师官兵,在得知钱江亲自带着一个大队阻击倭军之后,王小柱急得都快上火了,三支队的三千人立即加快了步伐,拼命地朝钱江这边赶来。

有一点钱江打死也想不到,那就是三支队的后面还有一支大军,他二支队的剩余官兵以及福建水师官兵都停止了前进,除了伤兵之外,只要能拿得动武器的,都跟在三支队的后面杀了个回马枪。

王小柱的及时出现挽救了钱江的性命,也挽救了阵地上的局势。

“野猪中队”绝对不是盖的,战士们左右开弓,炮炮轰在了阵地前沿三十米的地方,不但没误伤到自己人,还连带着将数百鬼子送下了地狱,十门迫击炮在阵地前沿筑起了一道火墙,每分钟二十发的射速逼得倭军又有如潮水般地退了回去。

“妈的,是你小子啊,你还真会挑时候啊,早一分钟来你会死啊?到了最后一刻才出现,如果老子冲出去了,你小子是不是也准备来个火力覆盖啊?”,当王小柱冲上阵地后,钱江当胸给了王小柱一拳头。

钱江在开玩笑,不过王小柱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猛然间搂住了衣裳褴褛的钱江,用力地拍打着他的肩膀,两个大男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互相搂在了一起,场面令所有人都为之动容不已。

“辛苦了,兄弟”,王小柱松开怀抱之后,又大力地握住了钱江的双手。

两双大手再一次粘在了一起,要不是野猪中队的炮声,可能又要很久才分开。

“杀人王的部队”,松井根确信他遇上了最难啃的硬骨头,而且从眼前的形势上看,这支部队的人数还不算太少。

宽阔平整的战场上炮声雷动,密集的枪声响彻云霄,武警部队踞守在一道十几米高的丘陵上,用猛烈的火力打得平原上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

“奉行阁下,怎么办?”,旁边有人请示松井根。

松井根的眼睛一直就放在战场上,他呆呆地望着眼前遍地的死尸,血腥夹杂着火药味不停地冲击着他的鼻孔。

“兵分三路,发起最后一次攻击,如果不行就撤”,松井根准备最后赌一把,他发现对面的部队人数不算太多,眼看着即将天黑,如果不能消灭眼前的敌人,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利用夜幕的掩护撤离战场。

三万多倭军分三路发起了最后攻击,阵地上空也不时地落下沉甸甸的铁弹,战场上升腾起近万缕细细的白烟,那是鬼子的虎枪兵在开火,数以万计的倭兵高举着长刀跟在虎枪兵的后面发起了如潮般的攻势。

“兄弟,为了救你,我把自己也套进去了”,王小柱面露苦色,望着三面包抄的数万倭军,他无奈地笑了笑。

钱江拔出了王小柱腰里的手枪,“妈的,要是害怕了,你们把弹药留下,然后都给老子滚,老子照样钉在这里,不过回去之后我看你怎么向老姜头交待,还有啊,要是被首长知道了,嘿嘿。。。。。。”,钱江举起手枪对着太阳穴作了个开枪倒地的姿势。

“去你妈的,害怕两个字怎么写的?你教我行不,切,你以为我们三支队都是吃干饭的?才打了几仗啊,瞧你小子狗尾巴都翘上天了”,对于钱江的话,王小柱相当不满。

“支队长,鬼子上来了”。

“上来了?好,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干他”,王小柱立即指挥部队开始反击,阵地上的枪炮声再一次急剧地响了起来。

钱江呆在一边直乐呵:“嘿嘿,反正老子是赚大了,不在乎这点小财,王小柱,都送给你们三支队吧,回去让老姜头给你们记个头功,嘿嘿。。。。。。”。

王小柱一边开枪射击,一边转头骂了一句:“你他妈的,存心恶心我是不?”。

激烈的战斗出现了胶着状态,疯狂的倭军丝毫不顾忌同伴的尸体,依旧朝着阵地发起了如潮般的自杀式攻击,阵地上的枪声响成了一条线、一大片,野猪中队和机枪班把带来的弹药都打光了,然后抄起马枪也加入了战团。

“轰,轰,轰。。。。。。”,手榴弹接二连三地在阵地前沿炸响,战场上到处都是战斗的硝烟。

鬼子们依旧在不知疲倦地攻击,不知死活地往地狱里闯,在他们的身后有一支上百人的督战队,毫不留情地砍翻了十几个临阵脱逃的士兵。

阵地上已经出现了数道缺口,战士们正抽出大刀与鬼子展开白刃战,叮叮当当的声音在阵地上响了起来。

“兄弟,对不住了,是我连累了你,要是能活着回去,我一定让我们家语晴给你介绍一门媳妇,语蓉怎么样?漂亮哦”,钱江换上了最后一个手枪弹匣之后对王小柱说道。

王小柱:“去你妈的,什么时候成你们家语晴了?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吹上了,嘿嘿,反正都要死了,我也不妨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和语蓉早就对上眼了”,王小柱骂了一句之后,又呵呵地笑了起来。

“你他妈的,老子拿你当兄弟,什么事都不瞒你,你小子竟然连老子也骗,太不够意思了”,钱江睁大了眼睛高声骂了起来,然后给了王小柱一拳头。

两个阵地上的最高首长你一言我一语开始骂上了,一边骂一边对着鬼子开枪射击,旁边的战士们看着这一对活宝,个个笑翻了天,不过战斗依旧非常紧张,几个缺口暂时都被堵上了,鬼子的进攻依旧一波连着一波,眼看着弹药又将告尽,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能笑得出来了。

“支队长,支队长。。。。。。”,身后出现了一大帮武警战士。

“赵安?你们。。。。。。”,钱江一转头吓了一跳,他的二支队又回来了。

赵安双手一摊假装无奈地说道:“支队长,别骂我,弟兄们要来,我也拦不住啊,众怒难犯,嘿嘿”。

钱江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大手一挥,让二支队的战士们进入阵地。

二支队回来了,福建水师也回来了,而在福建水师的后面,又开来了一支近万人的大军,领头的是一位身穿软甲的明军将领,这支大军后面还有一支连绵不绝的队伍。

“谭广,你们怎么来了?”,王小柱大喜过望。

谭广的一万神机营开始加入了战斗,一万支神机铳在砰砰作响,一百多门碗口炮在隆隆而动,只一个回合就将阵地前沿的鬼子给打退了。

神机营来了,五军营的三万步兵来了,三千营的一万多骑兵也来了,阵地又牢牢地控制在了武警部队的手中,随着越来越多的援军赶到并加入了战斗,倭军开始撤退了。

谭广:“是副校长让我们来的,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们走了之后,紫金山已经拿回来了,刘凯之这个老东西又反水了,他带人把赵王抓了起来,然后跪地投降了,现在京城的危机已经全部解除,所以副校长让我率军前来支援你们”。

王小柱顿时遗憾万分,紫金山不战而降,他的三支队又少了一次露脸的机会,虽然龙天和姜海都把攻打紫金山的任务交给了钱江,不过二支队这个时候已经无力再战了,王小柱满心指望回京后率兵打下紫金山,不过现在这个愿望已经泡汤了。

“妈的,这个老东西,老脸一天三变,反的还真是时候啊”,王小柱喜忧参半地说道。

谭广对着王小柱呵呵一笑:“刘凯之倒无所谓了,不过你有麻烦了,抢了御马监,还动手打人,现在朝庭上下肯定已经闹翻天了,都察院的那帮老家伙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切”,王小柱满不在乎地说道:“什么麻烦不麻烦,老子能看上他们的马,那是他们的荣幸”。

“哈哈哈。。。。。。”,阵地上笑成了一片。

松井根见攻击失利,眼见着明军的援军越来越多,连忙下令部队紧急后撤,而且这个时候他又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里应外合攻打京城的计谋已经失败,汉王死了,赵王又被抓了,现在整个京城已经牢牢地控制在了朱高炽的手中。

“不好鬼子要跑路,弟兄们,都杀出去,冲啊”,钱江立即发现了倭军的企图。

十名号兵一跃而起,十支铜喇叭齐声吹奏出了冲锋的号角:“嘀嘀嗒嘟嘀嘀,嘀嘀嗒嘟嘀嘀。。。。。。”。

八万中华将士同仇敌恺,向着敌人发起了最后的冲锋,枪炮声马蹄声呐喊声,还有隆隆的战鼓,嘹亮的军号,谱写出了一曲中华民族誓死抵御外侮的壮丽篇章。

“杀。。。。。。”。

“杀。。。。。。”。

“杀。。。。。。”。

今天是洪熙元年的五月十五,晚霞褪去了最后一抹红晕,一轮明月悄然升起在苍穹,明亮的月光为大地蒙上了一层纯洁的面纱,月明星稀的晚上,时而刮起的微风吹拂着大地的万物,显得那样的柔美,那样的和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