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高丽棒子是如何祸害中华的。

高丽与中国的关系,或许可用“叛服不常”四字带过,其实高丽的战略意图还是很清楚的。打开地图,高丽建国之初仅在浑江、鸭绿江中游占据一小片土地,四面皆敌:西面为汉辽东、玄菟二郡,南为乐浪、带方二郡,北面是夫余,东边有沃沮。因此,除了对周边小邦和夫余、沃沮进行积极吞并、打击外,对中国历代王朝采取了时战时和的主动积极态度,但中心是围绕着蚕食、兼并上述四郡进行的。一旦中原王朝强大时采取积极称臣纳贡的恭顺态度;中原一旦有事或国家分裂,即积极乘机入寇侵掠,以收渔人之利。中间虽几经反复,有几次还因受到中原或地方朝廷的报复性讨伐而几乎亡国,但在后西元五世纪初还是完全达到了其世代战略目标:上述汉四郡先后入其囊中,夫余等也先后征服,西至辽河,东、北已无强敌,东南与百济、新罗国接壤。其后鉴于北魏已兴,向中原内地进取的可能性不大,长寿王于后西元427年从丸都城迁都平壤,致力于向朝鲜半岛南部发展,以打击百济、新罗国为主;对华夏中国则以辽河为界,采取积极守势。当中国再次统一起来后,备战一百年之久的高句丽以其倔强和间谋,击败了隋炀帝百万大军的进讨。后来又主动与唐朝断断续续地进行了二十余年的战争,期间很发生了一些事情,历史书上说:最后终于在内部分裂,外部强敌压境的局面下灭亡。

1、高丽与东汉:打打停停

高丽立国之初,主要精力在于积极吞并周边小国以及主动应付象夫余这样的大国,还没有力量敢向天朝叫板。高丽建国称王后,西汉元帝、成帝、哀帝、平帝也承认其高句丽王号,并令玄菟郡管理。事情还是从王莽同志那里搞糟的,这个王皇帝一来比较讲究礼仪规矩,象高句丽这样的小国怎么好僭越称王?于是降一级为侯;二者还有给别人改名字的喜好,比如“匈奴单于”改作“降奴服于”,等等。待匈奴反了,就集三十万大军准备讨击,并征发高句丽人助攻。高句丽人不愿和匈奴打仗,派去的兵纷纷逃亡塞外为盗寇,还打死了辽西大尹田谭。这还了得,王皇帝派大将严尤来讨,严尤摆了个鸿门宴,斩了高句丽边将延丕,大获全胜。王皇帝大悦,又发挥了一下自己的嗜好:下旨贬高句丽为“下句丽”,高句丽王为“下句丽侯”。高句丽从此以后就成为东北的一大边患。公元14年高句丽人占领了属于玄菟郡的高句丽县〔注:高句丽既是族国名,也是县名〕,这是第一次攻陷了汉家的郡县。

28年,东汉辽东郡著名太守发兵讨伐高句丽。大武神王高无恤只有进行坚壁清野,及时退入国都〔注:时国都为国内城,今吉林集安县〕附近的丸都山城〔注:今集安县西之山城子〕据守。天汉军围困了三个月,高句丽人粮食将尽,大武神王急中生智,以犒军为名,派人给辽东太守送去了酒和捉到的鲤鱼。太守以为城里粮草充足,只好退兵。高句丽躲过了第一次几乎亡国的厄运。四年后,汉光武帝因偃武修文,重新册封恢复了高句丽的王号。但高句丽并未因此而停止对东汉的侵扰,后西元37年大武神王终于向鸭绿江南的乐浪郡发动进攻,一度占据。七年后,光武帝派兵渡海收复了乐浪,阻止了高丽的扩张,并划定朝鲜半岛上的萨水〔注:今清川江〕以南地区归东汉直辖,以北属高丽统领。从此时起,高句丽的触角开始伸入了朝鲜半岛。

此后高丽与东汉中间暂时维持了六十余年的和平,高句丽太祖王高宫在后西元一世纪的下半期一直主动频频出击,周边小国陆续纳入其麾下。待周围统一,内部的王权经整合而大大增强后,于后西元二世纪时重新寇边。至后西元146年太祖王传为于弟次大王时〔注:太祖王在位91年传位于弟,又活了近二十年才死,寿命之长真是罕见!〕,高句丽与东汉发生了以下的几次较大的冲突:

105年春,高句丽人寇略辽东六县,被著名太守耿夔击破,斩其渠帅;

118年,高句丽与秽貊联合寇汉玄菟郡,攻华丽城;

121年春,汉幽州刺史冯焕等击高句丽,被高句丽受降时用诈降计打败,死伤二千余人;

同年夏,太祖王合鲜卑流寇共八千人偷袭侵辽东,郊县太守蔡讽以下百余人战死;

同年冬,太祖王合马韩、秽貊流寇共万余攻玄菟郡,汉军得到两万夫余军的援助,击退之;

146年 继续袭扰汉乐浪郡,杀带方县令,掠汉太守妻子。

太祖王之后,次大王、新大王、故国川王三代,对东汉采取了貌似比较顺服的态度,除偶尔小冲突外,基本上罢兵休战,达半个多世纪。

2、高丽与公孙氏:远交近攻

东汉末年,豪杰公孙氏雄踞辽东,远近戎夷咸服。高丽与公孙氏的关系初时较睦,还曾出兵帮助其剿灭山贼。但后西元196年高句丽新大王初即位时,王兄拔奇曾得到公孙度之助,起兵争位,旋败死。从此高句丽与公孙氏就结下了墚子。公孙氏欲入中原争锋,必须要先解决高句丽这个后顾之忧;高句丽要想实现独霸辽东的预想,也必须要排除掉公孙氏这个障碍。二者都心怀鬼胎,互相提防。但高句丽毕竟力弱,暂时主要采取保境安民的守势,蓄势待机而动。公孙康时曾给高句丽以报复性重击,并焚毁其国都国内城,高句丽被迫暂时迁都山城丸都(吉林集安以西之山城子)。

高丽在外交上对待公孙氏的一招就是远交近攻,分别与吴、魏建立了关系。后西元233年,东吴曾派使者出使辽东公孙渊处,后来公孙渊反目,杀死为首的两使者。使者团中有几个逃亡到高句丽,假称奉孙权之命而来。从此高句丽与东吴一度打得火热,东吴还赐予高句丽东川王为“单于”的称号。但好景不长,曹魏当然不愿看到这种关系继续发展下去,频频派人出使高句丽,促其与东吴断交。几年后高句丽迫于魏国压力,与吴绝交,斩吴使胡卫等,送首级与幽州。

形势发展很快,随着汉诸葛亮死于五丈原,魏国西南战线压力减轻,开始腾出手来收拾桀骜不训的公孙渊。后西元237年,司马懿率四万大军分水陆两路征辽东,并要求高句丽出兵相助。高句丽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派出主簿大加率数千王族精兵积极帮助魏军作战。几个月后,襄平城破,公孙渊走死于梁水,公孙氏在辽东的势力土崩瓦解。魏军随即潜军浮海,又收乐浪、带方二郡。魏在原公孙氏所辖地区设平州,辖辽东、昌黎、玄菟、乐浪、带方五郡,并置东夷校尉于襄平以统管之。

3、高丽与曹魏:毋丘东征

公孙氏败亡后,辽东诸郡尽入魏手。当时魏正忙于与吴、蜀的战争,内部司马氏与曹氏又斗得正欢,无暇回顾。高句丽故态复萌,东川王又开始频频入寇,攻打辽东几个小城,获得一些小胜,便自以为兵强马壮,大吹大擂。有大臣沛者得来绝食死谏,劝国王不要惹恼大魏,招来亡国之运,东川王哪里听得进去。

果然,不久吴蜀方面战事稍息,魏国派名将毋丘俭东征,以报高句丽侵寇之仇。后西元246年,毋丘俭带领魏军步骑万人,东出玄菟郡,向高句丽进发。高句丽东川王亲自率领步骑2万余人迎敌至沸流水,战魏军于梁口(注:今通化市江口村)。两军对阵,以死相搏,魏军以西凉方阵迎敌。东川王被打得大败,魏军斩首数千级。东川王率少数残军狼狈逃回,积极据守坚固的丸都城。毋丘俭围城后,见山城的西北面山体陡峭,上面的守兵也不多,就采用避实就虚,正面佯攻,西北偷袭的战法,选派一些身强体壮善于攀登的士兵,带着兵器长绳,偷偷地顺着山崖爬上去,先杀死上面的守兵,“束马悬车”,攻破了丸都山城。据《三国志》所载,魏兵“屠丸都”,采取了烧光杀光的策略,唯独对当初劝说国王不要侵犯魏国的沛者得来一家网开一面,“俭令诸军不坏其墓,不伐其树,得其妻子,皆放遣之。”

不久,毋丘俭再征高句丽,东川王奔买沟(注:今朝鲜咸北会宁)。毋丘俭派玄菟太守名将王颀紧追东川王,过沃沮千有余里,至肃慎氏南界,刻石纪功而还〔注:后西元1904年毋丘俭刻石记功碑在吉林辑安被发现,现存于辽宁省博物馆〕。东川王在逃亡中抑郁死去。〔注:据《三国史记》载,高句丽受降时以诈降计刺杀王颀,打败魏追兵。此事不见于中国史籍,应为其吹嘘之语。〕魏军两次征讨,每次均俘获高句丽人口数千,将他们迁入内地。

毋丘俭东征,是中原王朝对东北地区有史以来最远的一次征讨,魏之势力远至今俄罗斯滨海地区,原属高句丽统辖的朝鲜半岛岭东秽貊地区,也归入了乐浪、带方二郡。高句丽几遭灭顶之灾,侥幸苟延残喘了下来。以后四十余年,高句丽基本不敢再向辽东入寇,并频频向魏、晋纳表称臣,过了一段太平的日子。

4、高丽与前燕:千钧压顶

斗转星移,到了西晋末年,国内终于狼烟四起,高句丽目的达成也欲借中原衰微之机东山再起,并先后全力蚕食吞并了朝鲜半岛上的乐浪和带方二郡。不料,一个强大的对手——汉化的鲜卑慕容氏政权在辽西崛起了。慕容氏本为东部鲜卑三大部之一,时其首领慕容廆受晋封为“持节都督幽平二州东夷诸军事、平州牧,封辽东郡公”。使慕容氏取得统辖辽西、辽东、玄菟、乐浪、带方五郡的合法权力。后西元333年,慕容廆死后,第三子皝继立,后西元337年称燕王,正式建立前燕政权。

慕容氏立国前后,与高句丽之间进行了很多次战争。据记载,从后西元293年至后西元320年,高句丽先后主动七次全力入寇辽东、玄菟、乐浪、带方诸郡;慕容廆也还以颜色,两次进攻高句丽腹地,还掘了西川王的王陵。及慕容皝称燕王后,为进图中原,准备先一劳永逸地解决后方的高句丽问题。建威将军慕容翰指出:通向高句丽有南、北两道,南路险狭,北路平阔。建议佯攻北路,以精锐出南道直捣丸都。此建议为慕容皝采纳。

后西元342年十一月,慕容皝先派遣长史王寓率兵1.5万从北道大张旗鼓进发。高句丽故国原王果然中计,派王弟武帅精兵5万把守北道的关马山城,自己率部分老弱守南道。不料慕容皝亲领精兵4万,以慕容翰、慕容霸为先锋,偃旗息鼓,从南路掩杀过来。结果不言而喻,高句丽军大败,两员大将被斩。燕军一鼓作气,杀进了丸都城,故国原王落荒而逃。燕军还抓获了国王的母亲和王妃。慕容皝本准备追击,但北路的王寓因力弱战败阵亡,遂决定班师。燕军将丸都劫掠一空,虏走了高句丽百姓五万多口,还挖了国王父亲美川王的墓,带走了王父尸体。最后燕军一把火焚毁了丸都,然后班师回国。

故国原王返回后只好重建家园,这次不敢再和燕人抬杠,而是收集了各种珍宝和虎皮、人参、鹿茸等特产,派王弟到燕国称臣纳贡。慕容皝只把国王父亲的尸体还给了高句丽。过了十三年后,慕容皝看到高句丽还算俯首听命,又接到送来了大量贡品,才把国王的母亲送回了高句丽,并封故国原王为“征东大将军、营州刺史、乐浪公、高句丽王”。

又过了十几年,前燕被前秦所灭。高句丽将逃亡而来的燕太傅慕容评执送前秦,并向苻坚称臣。高句丽与前秦的关系,值得一提的是后西元372年前秦送僧人、佛像、佛经与高句丽,从此佛教传入高句丽。

5、高丽与后燕:攫取辽东

长期以来,高句丽始终一直没有忘记向辽东的扩张。然而始终一直没有如愿,还多次遭到中原王朝和辽东地方政权的大规模讨伐,几次使其邑落残破,王都被毁,濒临灭亡。因此在那个时期,高句丽的疆域很不稳定,经常是得而复失。

风水轮流转,明天到我家。到了东晋末年,高句丽第十九代广开土王时,终于实现了计划,形势发生了有利于高句丽向外扩张的变化。冉魏灭后中原地区的东晋政权已衰败不堪,早已失去了对周边地区的控制能力;各割据势力纷纷拥兵称雄;慕容氏的后燕政权也因内讧叠起,失去了对高句丽争雄的资本;北魏政权刚刚建立,其势力还达不到辽东;南面的百济政权也因天灾人祸,呈现衰败之象。此时,演变的历史为广开土王提供了一个施展才能的广阔舞台。

广开土王,又称好太王,名谈德。中国古籍中称其为高句丽王安。他生于后西元374年,后西元391年18岁时即位,后西元412年39岁卒,其谥号全称为“国岗上广开土境平安好太王”。 在高句丽历史上,广开土王以武功显赫而获得赞颂。在好太王碑碑文中,称他雄伟有奇才,“思泽洽于皇天,威武振被四海”,是高句丽各王中比较突出的人物。他即位后,积极备战,善用间谋,先后打败了契丹、百济、夫余,并出兵帮助新罗人驱逐了盘据半岛南部任那的倭奴人,声威大震。

然而,广开土王的最大业绩,是使高丽终于完全实现目标——占据辽东,称雄东北。在广开土王执政的前期,把全部主要精力都投入征伐百济的战争中,还腾不出力量进攻辽东,又加上当时控制辽东的慕容氏政权(后燕)还很强大,高句丽人还无力战胜慕容氏,不得不主动对慕容氏采取臣附朝贡,暂时接受封王的策略。如后西元396年,慕容宝嗣位后,曾封广开土王为平州牧、辽东、带方二国王。后西元400年,后燕以广开土王“事燕礼慢”为借口,发起进攻,慕容盛亲统3万精锐人马前来讨伐,高句丽还不能敌,连失新城、南苏两邑,仅此一役,慕容氏拓地700余里,掠得高句丽5000户。当时,高句丽和后燕相比,后燕还占有一定的优势。

好太王在顺利打败了百济以后,把主要力量转移到了辽东。后西元404年,好大王一反臣服后燕的方针,与慕容氏进行了殊死的争斗,几经反复手段,终于将辽东地区据为已有。燕王慕容熙两次出兵反击,力图夺回辽东地区,均未达到目的,辽东自此牢牢地掌握在高句丽手中。从太祖王首次进攻辽东,到好太王最后占据辽东,整整经历了300年,此间,经过了大小数十次战役战斗,高句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实现了十几代国王的梦想。

不久,后燕灭亡,北燕据有辽西。待北魏兴起,北燕灭亡时,高句丽迎北燕末主冯弘及北燕遗民至辽东。后因冯弘欲去强大的刘宋,被高句丽长寿王(广开土王之子)送走后遣人杀害。高句丽乘机迅速兼并了北燕一部分遗民,并积极稳固了在辽东的地位,从中原内战中渔利。

到长寿王末年时,高丽疆域已经空前扩大,其南境自牙山湾经鸟岭、竹岭到平海与百济、新罗相接,扩大到今朝鲜大同江、载宁江、临津江、汉江沿岸,为高句丽全盛时期。据《魏书?高句丽列传》载,其“民户三倍于前魏时,其地东西二千里,南北一千余里”。即东临日本海,西滨黄海,南到汉江流域,北抵辽河为界,面积数百平方,是东北亚地区最为强大的王国之一。

6、高丽与南北朝:封贡不绝

412年广开土王死后,其子长寿王即位。长寿王是高句丽诸王中最精于分析形势,善于掌握全局,敢作敢为,放眼中原也颇为难得的人才。面对高句丽疆域扩大的新形势,他头脑特别冷静,采取了主动北和中原诸朝,积极南侵新罗、百济的策略。其时,北魏咄咄逼人,中国北方即将统一,高句丽向中原内地扩张的可能性已经不大。长寿王于后西元427年将首都迁往平壤,这一举措具有两方面的好处:1)为将来抵御北部中原诸朝的进攻提供了弹性,保证了王都的安全,不会再轻易出现以前都城多次被毁那样的情况了;2)为推行南进政策,创造了积极有利条件。后来的事态发展,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这样,从长寿王起,高丽采取了南进的方针,重点打击百济、新罗国;对中原诸朝主动采取事大纳贡的策略。从后西元五世纪初到后西元六世纪末,将近两个世纪,高句丽与中原居然没有再发生大的战事。朝贡的次数大大增加,从东汉到十六国近四百全力年,史书记载的高句丽入贡只有12次;而整个南北朝不到二百年,记载的入贡次数竟然高达109次。是高句丽诸王接受南、北朝册封的记载不绝于史:

413年,晋安帝册封长寿王乐浪郡公,高句丽王;

420年,刘宋武帝封长寿王征东大将军;

422年,刘宋武帝加封长寿王散骑常侍、都督平州诸军事;

435年,北魏世祖册封长寿王都督辽海诸军事、征东将军、领护东夷中郎将、辽东郡开国公、高句丽王;

463年,刘宋孝武帝册封长寿王为使持节散骑常侍、督平营二州诸军事、征东大将军、高句丽王、乐浪公;

479年,齐高帝册封长寿王为骠骑大将军;

491年,北魏孝文帝册封长寿王为车骑大将军、太傅、辽东郡开国公、高句丽王;

492年,北魏孝文帝册封文咨王为使持节都督辽海诸军事、征东将军、领护东夷中朗将、辽东郡开国公、高句丽王;

494年,南齐郁林王册封文咨王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营平二州诸军事、征东大将军、高句丽王、乐浪公;

496年,齐明帝册封文咨明王为车骑将军;

502年,梁武帝萧衍册封文咨明王为车骑大将车;

508年,梁武帝加封文咨明王抚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518年,北魏孝明帝册封安藏王为安东将军、领护东夷校尉、辽东郡开国公、高句丽王;

520年,梁武帝册封安藏王为宁东将军、高丽王;

526年,梁武帝令安藏王之子安原王延袭其父爵,为宁东将军高丽王;

545年,阳原王嗣位,梁武帝其袭父爵位;

550年,北齐文宣帝册封阳原王为使持节侍中、骠骑大将军、领护东夷校尉、宁东将军、高丽王;

559年,陈文帝诏授平原王为宁东将军;

559年,北周高祖封平原王为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辽东郡开国公、高句丽王。

560年,北齐废帝册封平原王使持节领护东夷校尉、辽东郡公、高丽王。

562年,陈文帝授平原王宁东将军。

上述诸多册封中,值得注意的是领护东夷校尉一官职,本是为加强东北地区少数民族管辖而设立,原由中原王朝派人担任,后改由少数民族首领兼任,仍为中原政权的官员之一。在这个问题上,北魏与东晋南朝诸政权有些区别,北魏视高句丽为属国,故封此官;而东晋南朝诸政权以高句丽为藩属国,故在高句丽王前加“都督营平二州诸军事”、“征东大将军”等称号。从后西元520年起,中原各王朝不再称其为高句丽王,而称高丽王,这都是由册封诏令而起。但是在《三国史记》中,始终称高句丽,就连中原册封之号,均记做“高句丽王”。可见,“高丽王”是中原华夏王朝所加之号。

7、高丽与隋朝:炀帝三征

隋代周后,又于589年灭强陈而统一中原。然而,高句丽远在隋灭陈作战以前,很早就开始担心祸将临头,已经积极备武积粮近达百年,“治兵积谷,为守拒之策”,引起伟大的隋文帝极大不满,在给高句丽的诏书中很不客气地威胁说:“王谓辽水之广,何如长江?高丽之人,多少陈国?朕若不存含育,责王前愆,命一将军,何待多力!殷勤晓示,许王自新耳。宜得朕怀,自求多福。”灭强陈的次年,高句丽的婴阳王高元即位,隋文帝册封其为开府仪同三司、辽东郡公、高丽王。

后西元598年,高句丽王率靺鞨骑兵万余进攻辽西,被营州总管将军韦冲击退。隋文帝十分恼怒,命汉王杨谅、上柱国王世积为行军元帅,名将周罗喉为水军总管,率大军30万,分水陆两路进攻高丽,并下诏黜除高丽王高元官爵。汉王杨谅率陆路隋军出临渝关(注:今山海关)。时逢雨季,道路泥泞,粮草供应不上,军中疫病流行,虽勉强进至辽水,但已无力投入战斗;水路隋军由周罗喉率领,自蓬莱出海,直趋平壤城,在海上遇大风,船多沉没。于是水陆两路被迫退还,死者十之八九。高丽王始慑于大隋军威,亦遣使谢罪,上表自称“辽东粪土臣元”。隋文帝于是罢兵。

后西元607年,绝代天骄隋炀帝亲率40万大军北巡至突厥启民可汗大营,遇到高丽使者。炀帝公子以高丽本是箕子所封之地,汉、晋时皆为所辖的郡县,命使者转告高丽国王高元速来朝见,不然将率大军巡游高丽国土。高句丽王闻报极度甚为恐惧,一直未敢前来。结果后西元611年(大隋大业七年),炀帝以高丽不遵臣礼为由,下诏征讨高丽,命天下兵卒,不论远近,都于明年春天到涿郡集中。次年正月,全国应征的士卒全部到达涿郡。炀帝将军队分成左、右12军,史称全军队共计113.38万人,号称200万,统由炀帝亲自指挥。各军首尾相接,鼓角相闻,旌旗相连长达千里,声势浩大,史称“近古出师之盛,未之有也”。

这年三月,隋军进至辽水西岸展开。高句丽兵依辽水据守,隋军先头匆忙渡河的左屯卫大将军麦铁杖等中计战死。数日后隋军浮桥接成,依次渡河,歼灭东岸的高句丽军万余人,乘胜进围辽东城。每当城池将陷时,守军便用缓兵之计或诈或降,诸将为炀帝训令束缚,不敢专擅,致使辽东城久攻不下,数十万先锋大军困顿于一坚城之下。六月,隋炀帝亲至辽东城督诸军攻城,同时命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等九军偏师共30.5万人,越过高句丽诸城,向鸭绿水挺进,与水军配合攻打平壤。高句丽大将乙支文德采取诱敌深入的计策,宇文述军一日七胜,很快渡过萨水(注:今朝鲜清川江),进至距平壤30里处。乙支文德佯为请和,宇文述见将士疲惫已极,且军中粮尽,平壤城又坚固难拔,遂被迫还师。高句丽军乘其后撤,从四面抄击隋军。将军宇文述等且战且退,至萨水被高句丽军十万半渡击之,殿后的名将左屯卫大将军辛世雄不幸战死,诸军皆溃,退至辽东城时仅余2700人。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率水军经海道入浿水(注:今朝鲜大同江)支援宇文述步军,在距平壤60里处截击并击败高句丽军主力,乘胜弃舟登岸以水军精甲4万攻城,遇伏遭夹击大败,还者不过数千人,退屯海边。及闻宇文述兵败,亦引军还。八月底,炀帝公子下令撤军,第一次征高句丽以惨败告终。

大隋大业九年(后西元613年),隋炀帝再次御驾亲征高句丽。此次出征炀帝接受上次教训,允许诸将“便宜从事”。隋军包围辽东城,昼夜不停地连续攻城20余日。正当辽东岌岌可危时,礼部尚书杨玄感串通在黎阳起兵反隋。炀帝大惊,不得不密令撤军,军资、器械、攻具及营垒等皆弃之而去。第二次征高句丽又虎头蛇尾地收场了。

大隋大业十年,隋炀帝发动第三次攻高丽之战。右骁卫大将军来护儿将军在毕奢城(注:即卑沙城,在今辽宁金县东大黑山)大败高句丽军,并乘胜向平壤进发。时高句丽因连年作战,已困弊不堪,无力再战,乃遣使请降,并将去年叛隋奔高句丽的兵部侍郎斛斯政送还。炀帝见已挽回两败之辱,遂班师还朝。

8、高丽与唐朝:最终败亡

唐朝建立后,时高句丽荣留王高建武在位,为主动缓和与中原关系,接连遣使入唐朝朝贡,积极与唐朝修好。唐高祖以国家初立,也对其采取了安抚政策,如册封荣留王为上柱国、辽东郡王、高丽王,并放回隋皇时虏获的高句丽人;高句丽也放还华人万余,并毁了由战死隋军尸体筑成的纪念物“京观”,让唐收敛安葬隋军骸骨等。双方使者来往频繁,高句丽曾派人11次入贡,甚至还曾派世子朝唐,一时表现出和平的景象。但背后,双方都明白最终不免一战。高句丽花费了巨大人工物力,在沿唐边境修筑了高句丽长城(高丽长城),自夫余城(注:今吉林四平市以西)至海,长千余里,十六年修成。

唐太宗贞观后期,大唐已空前强盛,东突厥也被消灭了,四夷威服,下面就开始着手收拾高句丽了,用太宗的话就是“为中国报子弟之仇”。大唐贞观十七年(后西元**3年),新罗国遣使入朝,述说百济攻占其40余城,并与高句丽图谋断绝其唐朝的通路。唐太宗李世民派人出使高句丽,命其停止争战,遭高句丽权臣、莫离支泉盖苏文拒绝,唐太宗遂决定发兵东征高丽。次年十一月,诏命刑部尚书名臣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太子詹事、左卫率名将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水陆大军分道进击高丽。十九年二月,唐太宗率六军从洛阳出发,御驾亲征。张亮率水军渡海袭占卑沙城;李绩军攻克辽东重镇辽东城,斩俘两万余人。六月,唐军进至安市城(驻:今辽宁海城东南营城子)。高丽北部耨萨高延寿、高惠真率15万大军前来救援,被唐太宗击败,余众归降,高丽举国震恐。七月,唐军开始围攻安市城。由于守军殊死抵抗,使唐军至九月仍未攻克。时近深秋,草枯水冻,士马难以久留,唐太宗被迫于九月十八日班师还朝,没有达到征占高丽的预期目的。唐太宗此次出征,攻占辽东等十城,获七万余户,斩杀高丽兵4万余人,唐军阵亡数千人,战马损失十之七八。

唐太宗回朝后,群臣建议学高句丽一样派偏师进袭骚扰,也使其国人疲于应付,耽误农时,几年后即可使高句丽因粮荒而土崩瓦解,太宗采取了这一建议。以后,唐军采取了对高句丽发动骚扰性攻击的策略,共有以下几次:

公元647年,太宗命将军牛进达和将军李绩(徐茂公)分别率军从水陆两路进扰高丽,拔石城,高句丽王遣其子高任武入唐谢罪;

公元648年,太宗派右武卫大将军薛万彻老将军率3万大军乘楼船渡海,入鸭绿水,于泊灼城(今辽宁丹东东北)大败高丽军;

公元655年,因高丽与百济、靺鞨联兵入侵新罗国,新罗王金春秋遣使向唐求救,高宗命名将营州都督程名振和左卫中郎将苏定方将军率兵击高丽;

公元658年,程名振攻克高丽赤烽镇(约在今辽宁海城境),斩首3000级;

公元659年,唐右领军中郎将薛仁贵在横山(今辽宁辽阳附近华表山)大败高丽军。

公元660年,唐灭百济,高丽失去盟国,陷入孤立境地。次年,高宗下令对高句丽发动大规模进攻,发35军,水陆分道并进。苏定方在坝江击败高句丽军,屡战屡胜,进围平壤;契苾何力于鸭绿水大败盖苏文之子男生,斩3万人。时百济旧将依计叛乱,而苏定方围平壤久攻不下,逢大雪天寒,高宗遂于后西元662年二月命唐军自高句丽班师。退军时,左骁卫将军、沃沮道总管庞孝泰在蛇水中计战败,庞孝泰和他的13个儿子(何其多也!)皆战死。

公元666年,高丽内乱,泉盖苏文死后,世子男生代为莫离支,但为二弟男建所逼,降于唐。唐高宗派契毖何力、庞同善等击高句丽,援救泉男生。不久,唐高宗以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统帅诸军(包括天策军、御骑营等皇军),分道合击高句丽。以后一年多时间,各战场捷报频传:大总管副元帅李绩攻取高丽军事重镇新城(注:今辽宁抚顺北高尔山城),并趁势将附近的16座城池全部攻下;左路副总管薛仁贵率大唐神策御骑营在金山击破高句丽大军,斩首5万余级,攻下南苏、木底、苍岩三城,与泉男生军会师;李绩等率大唐天策军攻占扶余城,斩俘万余人,扶余川中40余城亦望风归降,再战副总管薛贺水斩俘3万余人,乘胜攻占大行城(注:今辽宁丹东西南娘娘城)。到了后西元668年春夏,各路唐军会师,推进至鸭绿栅。高丽全力发兵抵抗,大唐天策军奋勇出击,大败高句丽军,追奔200余里,攻拔辱夷城(今朝鲜永柔境),高句丽其他各城守军或逃或降。唐军进至平壤城下,围平壤月余,高句丽王高藏派泉男产率首领98人出降。泉男建仍然闭门拒守,并多次遣兵出战,皆败于天策军。九月十二日,高句丽将军僧信诚打开城门,大唐军冲进城中,俘男建,高句丽全部平定。

唐平高句丽后,分其境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并于平壤设安东都护府以统之,任命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为检校安东都护,领兵二万镇守其地。

本文内容于 2008-3-28 10:02:50 被kdy27二世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