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科长

pangjf 收藏 22 2831
导读:[原创]我的科长

我的科长

1994年上班报道的第一天,出了劳资科,我见到第一个人就是他了。一个矮小和蔼的老同志,头戴一顶牙舌帽,身穿中山装,瓶子底似的眼镜片后面是一双充满温和味道的眼睛。劳资科同事把调令交给他后,给我介绍说,

“这就是你的科长,姓*。*科长还是厂长助理。*科长,你的新兵给你带来了,pangjf是厂长亲自从人才市场引进的。你不是说你们企管科急需人吗?厂长说,pangjf就不用下车间锻炼了,直接交给你。”

我不禁脸上有点红,忙伸出双手,自我介绍一番,同时请求科长以后对我多多指教,多多关心。

*科长招呼我坐了下来,关切的问起我的一些情况。我多少还是有点紧张,毕竟自己自小一直在农村,尽管上了几天学,但对城市还是比较陌生,对企业就更陌生了。而这个企业就是自己以后工作的地方,眼前的这个老头就是自己的领导了。他虽然看起来比较和蔼,但性格到底怎么样,如何相处,我心里都还没有一点底。

企管科此时人很少,正副两个科长,另外一个女孩子是搞统计的,但她马上要调走了,所以才要我不用下车间锻炼直接进科室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才对科长的情况熟悉起来。他也是农村出身的,老家在盛产玉石的蓝田县。六十年代初他毕业于陕西财经学院(现在的西安财经大学),七十年代曾经在甘肃省财政厅工作过。八十年代初,为了解决爱人的户口问题,他回到了陕西,进了现在这家企业。象他这种年代出身于农村的大部分人来说,除非是双职工,要不家属一般都是农村的。虽然自己的工资养活一家是没什么问题,但那个时候孩子的户口是随母亲的,所以孩子也是农民了。所以他甘愿从财政厅回到企业,与其说是解决爱人的户口问题,还不如说是解决孩子的户口问题呢。

其实科长的性格和他的外表一模一样,平易近人,相处三年,我从来没见他发过火。工作上,他能力很强。呵呵!六十年代初的大学生的能力那可不是现在的大学生能比的。他进本企业十几年,先是财务科,后来是企管科,每届厂领导都对他很器重。现在虽然不在财务科呆了,但财务科科长有遇到什么问题,还是会来请教他的。不过正是由于每届厂领导都离不开他,重用他,所以那些难免有失落感或者嫉妒心的人就给他起了个外号“不倒翁”。同时呢,我们单位是一家中小型化工企业,地处郊区,以往很难招到大学生来。所以中层干部要么是从工人一直干上来的,要么是部队专业干部,有学历的也差不多都是省化校毕业的了。认知上的不同,他们对于我们科长这么一个正牌毕业的大学生多少就有点疏远了。这些都是我后来才感觉到的。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科长也很实际。他有两男一女三个孩子,老大儿子大我一岁,女儿和小儿子都小过我,爱人没有工作,真正的家属一个。负担这么大,他不实际也不行。老大儿子高中毕业后就进了我们厂,后来考了一个函授文凭,科长就把他弄进销售科了。女儿和小儿子都是我们系统重工业学校毕业的,女儿他靠关系进了效益相当不错的通用机械厂,小儿子在我们厂动力车间做电工。当时,我们厂的子女好多都在厂内就业。一般工人的子女就只能进车间当操作工了,有点关系的都会有个比较好的工种。所以,虽然大家对科长的这一举动颇有微词,但又都能表示理解。

我们企管科的一项主要工作是搞成本核算的。每年的年头年尾,都是总结上年成本指标制订下年成本指标的时候。为了让考核宽松点,那些个科室领导人整天就跑科长的办公室,诉说自己的委屈,要求手下留情。而科长是替企业和领导把的关呀,哪能轻易送这个口子呢?所以,十几年下来,他也得罪了不少的人。这个给他的后来也造成了一定的麻烦。

要说科长的事,就不能不说他的两个儿子。他这两个儿子呀,和他的脾气禀性几乎一模一样,不喜欢说话。老大在销售科呆了一段时间还好点,老二在动力车间,人少,话就更少了,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鼓捣一些电气物件。这年轻人呀,话一少,连对象都难找了。老大大我两岁,我是带着自己的女朋友(也就是现在的老婆)一起进厂的,都要谈婚论嫁了,可他连女朋友都没有呢。科长和他老婆在急着抱孙子的心理下,可以说比谁都操心,整天托人给大儿子介绍对象。终于,在他老同学的帮助下,为儿子在女儿的单位找了一个。速度可以说很快,1995年下半年介绍认识,1996年五一期间就结婚了。1996年的五一节那几天可以说是我们企管科发生大事最多的几天。科长给他大儿子娶媳妇,副科长嫁女儿,我是给自己娶老婆,哈哈!也是建厂二十多年没有过的景象,估计以后也不会有的,可以算是空前绝后了吧。

在给大儿子娶完媳妇后,科长就考虑退休的事情了。化工单位规定男性五十五岁就可以退休了,而他为了儿女的事情,再加上单位也需要他,已经超期服役三年了。

1997年,单位效益大幅滑坡,无法正常运转,宣布放假。这时候,我的女儿刚刚出生。为了生活,我选择了南下广州打工。次年,听说单位改制,原来的主要厂领导被调离。新上任的领导从原有副职中产生,而这个新领导以往和科长相处不怎么和睦,所以科长就退休了。

1998年年底,科长爱人患骨殖增生住院,截肢。同年,大儿子下岗。

1999年年初,科长爱人又患癌症,去世。

1999年底,儿媳妇与儿子离婚,孙子留给科长。为了生计,大儿子去西安打工。

2000年的时候,我回老家省亲,顺便回单位看看。这时又听到了一件关于科长小儿子的事情。小儿子喜欢说话,也不怎么合群。但他做起事来竟然是惊天动地,他和单位一个大他十多岁的女的同居了,为了他,那个女的离了婚。这几年,科长的生活本来就很不顺了,没想到却还要经受这番打击。

我买了礼品和水果去看科长。进了他家门,看到的是一个小老头,头发全白,身穿便服,腰也弯了,瓶子底似的眼镜片后面是一双略显迷茫的眼睛。他正吃力的扶刚刚摔到在地上的小孩。我大声喊他,他才认出了我。他向我喊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小pang,你现在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我彻底无语了。

当初那么热闹的一个家,现在就剩下一老一少两个人。生活全靠科长的退休金。因为大儿子要攒钱结婚买房,小儿子根本就不着家。前几年的事故接二连三发生,已经淘空了科长几十年大积蓄。

这就是我曾经的科长。一个上世纪六十年代名牌学校毕业的高才生;一个在企业几十年很受器重的权威;一个本该安享晚年的退休干部。现在的生活却是如此的凄凉,谁之过呢?似乎谁都有错,但似乎又谁都没有错。我能做的就是给他大儿子通通电话,让他尽量多抽点时间回去,看看他老爸。同时,也祝福科长以后的日子好起来。



本文内容于 2008-3-27 23:08:14 被pangjf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