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一季 法兰西之恋 1章 别了,我的黄土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P51野马战斗机的引挚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跟随着被它所追逐的零式,做着杂耍式的机动飞行。

一串串子弹如同尖叫的胡蜂,拖着淡淡的黑色烟气,掠过纤巧而苗条的零式左右。

握着操纵杆的手心渗出汗来,以至于唐云扬担心自己的手会不会打滑,而使自己失去打掉这家伙的机会。

“看你这家伙的飞行运作,就知道是个菜鸟!”

这是菜鸟们最喜欢说的话,能找到一个比自己还菜的,实在需要一点运气。

零式强劲的发动机及良好气动布局的机体,使它拥有良好的机动性,而且缠斗起来这种敏捷的家伙相当难以对付。此刻他正做着令人难以想象的蛇形机动,尽管以P51野马的灵活,依然无法轻易咬住它。

唐云扬的身子,跟着自己扶着操纵杆的手在左右晃。每当这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和飞机结合成完美的一体,仿佛在空中飞行的不是飞机,而是他自己本身。

缓缓旋转的大地、天空仿佛只以他为中心。

当褐色的大地和明亮的阳光造成的明暗光影效果,交替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唐云扬的心也在随着这天空而旋转,他是欢快的,心中从没有因为这样铁与血的较量而显得沉重过。

这是第二次大战时,极富骑士精神及传奇色彩的长空血战。

零式最终使用了一连串的桶滚,桶滚是在攻击或防御皆可使用的飞行动作,也是空战缠斗历史最悠久的战术之一。

这所以称为“桶滚”,是因为飞机这时的动作,就似绕着一只假想的啤酒桶表面翻滚一般。

转向和横滚同时进行,飞机就会飞出360度的弹簧状翻滚,在躲避了敌人子弹的同时,绕到敌人身后。这个动作很刺激,也很有趣,时常也被某些人称为弹簧机动。

“妈的,你小子休想逃脱!”唐云扬嘴里低声骂着他的对手。

可是骂尽管是骂了,最要命的是过快的速度,使唐云扬已经失去了对方的踪迹。来回扭动脑袋四处查看,可什么也没发现。唐云扬估计对手会在自己的机尾后方,保持偷笑的神情。

“跑,看来是个办法!”手中手足操纵杆一拉,唐云扬口中念起了口诀。

“脱离回转:蹬右舵松左舵……‘我的神啊’希望他是个‘神鸟’!”

没办法啊,唐云扬是菜鸟啊!只好口诀祈祷一起来了。

野马式的速度、机动性、机身的结实程度比起零式这种飞机来说都要强得太多。然而,作为菜鸟来说,再好的飞机也对付不了一只“神鸟”的追逐。

“神鸟”是那些在天空中充当变大神,并不屑于击落他这种菜鸟的高手。可是作为菜鸟的唐云扬依然还是被对方跟在了身后,而已耳中已经传来机枪的射击声。

极为不幸,对方明显是只……。

“呯呯呯……”机身被击中的声音响了起来。

“靠!我碰到是一只‘恶鸟’!”唐云扬在狂叫中被击落了。

他正是被一只所谓的“恶鸟”看中了,“恶鸟”就是那种具有极高超飞行、射击技术的,同时不管菜鸟、老鸟遇上什么打什么,从不挑食的家伙。

唐云扬无奈的看着,飞机拖着浓烟打着旋向下掉落下去。

屏幕上打了出一行字“小子,飞得不好不要紧,飞出来丢人就不对了。回去练练再出来吧!”

“靠!”唐云扬丢下操纵杆,举了一下中指。他没有给那个家伙回话,谁让自己的本事不佳呢。

当然驾驶着着零式的并不是什么小鬼子,而驾驶着P51野马的也不是什么美国军人,他们都只是一群试图在某种环境之下,体验战争快乐的人。

IL2、微软的模拟飞行都是不错的选择,而且据说如果在这两款游戏的国际组织获得飞行执照的话,那么就可以真正驾驶飞机上天,所以这两款游戏也多是具有飞行梦想的玩家们的首选。

不错这个菜鸟就是我们的主角。

他叫唐云扬,西安人,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又属于那种家长管不下的坏孩子,结果被家人送到部队服役去了,今年24岁的他刚刚从武警部队复员。

当武警的经历,对他而言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他服役的地方离家里很近,是咸阳机场的特勤中队。不但受过武警的基本训练,还多了守卫、反劫机、反恐怖及爆炸物拆除等等特种训练。

按他自己话说:“如果不是脾气太倔,这会也上北京保卫奥运去了!”

他说的是北京的专门为了奥运的保卫工作,从武警当中挑选了一批素质优秀的战士,组成了特种作战部队,作为奥运期间的反恐怖力量,而他就是因为太倔所以失掉了这个机会。

才一复员的他经今天这一败,倔毛病又来了。

先在网上搜集了大量的空战技巧资料,什么《能量空战》、《屠夫之鸟》等等不一而足,阅读之后在网上更是勤加练习飞行、射击技巧。

勤学、勤练之下,当然悟性也很重要。

很快他的飞行、射击技巧有了质了飞跃,步入了老鸟的行列。

当然,以他的禀性即不做“恶鸟”也不做“神鸟”,他做那一种专门对付“恶鸟”的鸟,自己起名曰“侠鸟”。

唐云扬还有一个特点,学东西快。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是缺点,那就是每学必会、每会必精、每精必换,这不一换就换出事来了。

得到邀请的网上联赛他不参加,学人家玩三角翼,这不,真的给他玩出大事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句话就是对,看看把自己给整成啥咧!”

唐云扬哭丧着脸,两条撑着三角撑的胳膊似乎也在颤抖。冰冷的风从耳旁掠过,他无奈的看着前面云雾缭绕的天空,努力睁大眼睛。

看不见天空、也看不见大地,真得足以使任何人慌了神。

“我的神啊!刚刚还是晴天啊,这会……”

“哗”

突然之间,仿佛隔开大地的帘子被不怀好意的某人拉开,立刻他就听到了熟悉而又特殊的声音。

“呜……呜……哒哒……哒哒哒……”

“嗯,什么声音……?”

空中战场当中,那种特有的,引擎尖叫外加机枪长点射的声音,成天在模拟空战当中驰骋的他不会陌生,可出现在他的附近时,这代表了什么呢?

如同图画一样展现的眼前的褐色的大地上,到处是如同蚯蚓一般的战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