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牛县长逸事

牛县长是我们县资格最老的副县长。为照顾他,领导班子决定让他分管相对较轻松的文教卫生城管工作。为此,在一次酒酣之际,牛县长不无得意地笑道:“本县文教界,我就是祖师爷孔老二,全县连老师带学生都得算我的弟子。因此,老子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天下英雄舍我其谁?”一席话赢得了满场掌声。于是敬酒声、马屁声不绝于耳,牛县长自然是来者不拒。

牛县长没别的嗜好,就是爱喝两口,等到酒上脸的时候,便有两大爱好:一是爱吹两句小牛,二是爱批条子――只要不太违背原则,牛县长是乐得借酒批条笼络人的。一来二去的,全县的干部都知道了牛县长这个习惯。有事求他办,先订一桌酒席,宾主喧闹一番,待牛县长喝红了脸,把事情一说,十有八九能成。而不能成的,你说什么也不行,当然行贿更是行不通。牛县长原则性强着呢:喝酒可以,受贿不行;小事能办,大事不成。因此,牛县长宴请不断,每天的小脸都红扑扑的。

城管监察有个迟大队长,本来是城建局的办公室主任,后备干部,可因为老婆痴迷上了什么“发愣功”,而迟队长又有些“倒葡萄架”,因此把个官运耽误了。近来,不知迟队长犯了什么病,竟然长了公鸡毛,和老婆离了婚,可一想起被耽误的前程不禁后悔不迭。他心里烦闷,就来到了姐姐家和姐夫借酒浇愁。姐夫姓胡,是城建局下属大粪场的场长,见小舅子愁眉不展,忽然灵机一动:“主管咱们的牛县长就爱喝酒,喝美了最好说话。他原来和我最相好。你何不请他帮忙和局长搭个话,我再在旁边给你敲边鼓,就是这次提拔不成以后也好办事啊!”

迟队长深以为然,马上联系牛县长和城建局几位局长,又请姐夫作陪,找了一家可以签字欠帐的定点招待饭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胡场长不断替小舅子搭话。牛县长一想,人家原来就是后备干部,就是被个落后老婆耽误了,替他说说话不违反什么原则,于是就对几位局长说:“你们考虑一下,不要一棍子把人打死吗!”几位局长纷纷表态完全照办。

酒宴在友好祥和的气氛中结束,可在结帐时出了点麻烦:迟队长和胡场长争着签字。迟队长怎么能让姐夫替自己结帐呢?他推开胡场长的手说:“我们单位有钱,光罚款一年能拿10多万返还呢!”

胡场长急了:“10多万还叫钱?我们大粪场一年收入30多万!说句实话,光那一院子大粪,够咱们吃三年的!”

一句话,差点让牛县长把头天喝的酒都吐了出来。从此,牛县长再不进酒店大门,尤其是公款举办的酒宴,更是敬而远之,一来二去的,竟博了个清廉美名。为此,牛县长不无感慨:“是一顿‘大粪汤’灌醒了我啊!虽然喝几次大酒算不上太大的问题,可时间一长,备不住就滑下去啊!”


抗日题材小说<最后的烽火>期待您的支持!该书已经完成,请提宝贵意见!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本文内容于 2008-3-27 21:20:45 被老何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