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第三章抗联铁血贯长虹 六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刘东辉、张欠九率领着全营士兵,在日军前堵后追中浴血拼杀,做冲右突,幸而王守成亲率独立师铁血少年连、特卫连及时出岭接应,两军汇合,士气徒振,决死冲杀,终于在天亮前进入了张广财岭。

虽然进入了张广财岭,可是张欠九营的士兵已经死伤过半,再加上激战中逃跑开小差的士兵,全营已不足百人。王守成当即将特卫连编入张欠九营,组建成独立师三团,由张欠九任团长,率部与刘东辉向张广财岭腹地转移,王守成则率铁血少年连负责断后,与进山追剿的日军周旋。

临别之际,刘东辉和王守成紧急商量:“守成,鬼子残酷的讨伐已经开始了,独立师将面临前所未有的血战,我们与二路军总部快一年没有任何联系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想办法与二路军总部取得联系,听取周总指挥对我们今后斗争的具体指示。”王守成也觉得刘东辉的提议很有必要。

在对敌斗争中的具体问题上,王守成是非常钦佩刘东辉的政治坚定性和政策水平,而与东北抗联第二路军保持组织上的联系,时刻接受二路军总部政治、军事上的指导,王守成也觉得是非常必要和急需的。

王守成说:“东辉,你和三团返回老营,与老杜的教导大队取得联系,做好三团的政治改造。让老杜派出教导大队一部,北上刁翎地区,寻找二路军总部。”刘东辉点头同意。

王守成看着刘东辉,说:“东辉,北上刁翎,可以派别人去,实在不行也可以让老杜去。咱们独立师打下大锅盔山,东洋小鬼子的报复指定会很残酷,三团也急需改造,投入战斗,现今独立师忒需要你了,你就不要再亲自去刁翎了。”

刘东辉笑了笑,知道秋尽冬至,日军即将采取更为残酷的讨伐,山内山外,到处是搜剿抗联队伍的日、伪军,王守成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让自己退到深密营中隐蔽,避敌锋芒。两人率领着独立师,在日、伪军的重重围困下坚持艰苦的斗争,久历生死,于对方的心思,都已经能够猜测得八九不离十了。

刘东辉轻轻咳嗽了几声,因为连夜急奔,苍白的脸更显憔悴。刘东辉微皱眉头,伸手轻抚着胃部,忍着胃部的隐痛,叹息说:“我这身体越来越不争气了,即使有心去找二路军总部,也怕心有余力不足啊。”王守成安慰刘东辉:“和二路军总部联系是大事,但是东洋鬼子围得这么紧,咱们也不能急于求成,啥事都得慢慢来啊。”刘东辉叹息着点点头,说:“只是我们坚持对日斗争,就是坚持了最大的政治原则。”

最后,王守成说:“东辉,从苇河北面延寿那个方向进来一股东洋鬼子兵,势头很猛,老肖那里压力很大,我带着铁血少年连过去看看情况。”刘东辉与王守成握手道别。两人心里都清楚,与日军残酷、险恶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刘东辉、张欠九率领着三团回到老营的时候,张广财岭内下了进入冬季的第一场雪。

雪并不大,雪花漫漫洒洒地飘落到树梢、草丛,无声无息,似乎是转瞬之间,岭内的山峦就披上层薄薄的白雪。

挂在树梢上的火样红的枫叶已然所剩无几,落叶松的叶子都变成了璀灿的金黄色,挺拔的白杨树伸展着枝条张扬着金黄的树叶,白桦树亭亭而立。

漫山渐黄中,唯有鱼鳞松和樟子松的叶针绿色依旧。

张广财岭内原本赤红、橙紫、褐黄、深绿各色相间的秋叶,已然渐渐枯萎,只余下褐黄和深绿,被覆着薄纱般稀薄的白雪,越发显得黄如金、绿如绦,洁净耀眼。

汪兆龙站在山鹞子的山寨废墟上,望着远处沉沉的山峰,暗自责怪自己来得晚了。

山寨里几处尚未燃尽的木桩,仍然有火花跳跃,缕缕黑烟缭绕着盘旋升腾。山寨内外的雪地,被践踏得泥泞不堪。

汪兆龙听到山鹞子遭到日军讨伐队攻击的讯息后,急忙率领二团赶过来增援。可是等到汪兆龙赶到山鹞子的山寨时,山寨已经被日军讨伐队攻破,并被付之一炬。

辛辣的火药味、刺鼻的血腥味和树木燃烧的苦辣味,随着山风四下飘散,汪兆龙禁不住紧抽了几下鼻子,仔细瞧着山坡上、山寨里倒毙的山林队员和日本兵的尸体,却没有发现山鹞子的尸体。

汪兆龙望着山坡上日本兵的尸体,忽然喜不自禁,猛然想到:“东洋鬼子连被打死的同伙尸体都不及掩埋,指定是山鹞子率着弟兄冲下山去了,东洋鬼子急着追赶。这样看来,山鹞子没有死,络子也没被打散。”想到这里,汪终龙急忙命令陈大晃集合二团的弟兄,寻着雪地上的脚印,追赶山鹞子。

汪兆龙率领二团在张广财岭内转了几天,初冬的残雪很快就消融尽净,地上再也看不出大队人马行进过的踪迹,山鹞子率领的山林队也就再也无从追寻了。

山鹞子此时并不在张广财岭内。

在松本中队猛攻山鹞子山寨的时候,山鹞子听着炮弹拖着刺耳的尖啸声,冰雹样飞砸到山坡上,爆炸扬溅起的尘土遮天蔽日,黑烟升腾弥漫,辛辣的硝烟味呛得人呼吸困难,枪声响如爆豆,竟似没有间隙,就知道山寨再无法守住了。

山鹞子狠狠地咬着牙,喊过杜三甲:“三甲,看出没有?这次东洋鬼子是铁心要刨咱的根子了。”杜三甲伸袖子擦拭着眼皮上的灰土,晃了晃手里的盒子枪,大声说:“大掌柜的,莫管东洋鬼子来了多少人,咱都别惧他。肏他祖奶奶的,只要有这家伙,来多少俺插他多少!”

几发炮弹落到离山鹞子、杜三甲不远的地方,刺眼的光亮闪过,“咣”的炸响。山鹞子、杜三甲本能地伏身躲避呼啸横飞的弹片。

山鹞子大声说:“东洋鬼子的火器厉害,死磕下去落不到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杜三甲眼里喷火,说:“大掌柜的,你带着弟兄们顺背山紧滑了,俺断后。肏他祖奶奶的,不杀几头东洋畜牲,俺心里憋屈!”

山鹞子抓着杜三甲的肩头,瞪着眼睛,急切地说:“好兄弟,不要恋战,记着俺说的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杜三甲咧嘴笑了,说:“大掌柜的就把心放肚子里吧,俺不会和东洋鬼子死拼,俺还要留着性命再干小鬼子呢。”

危急之际,山鹞子当机立断,和胡师爷、郝全福、于老六率领手下的弟兄,顺着山寨后面的陡坡滑下山谷,钻进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

山鹞子在深山老林里转了几天,甩掉了蹑踪追赶的日军,在约定会合的密营,找到了已然负伤的杜三甲。

山鹞子坐在石头上吸着旱烟,琢磨着心事:“妈拉个巴子的,东洋鬼子一把火将俺的山寨烧成了白地,山寨里的粮秣也就没了,密营里的这点粮食要维持弟兄们过冬,远不不足够哇。让弟兄们赴汤蹈火没人眨巴眼睛,若是让弟兄们掐着瘪肚子过冬,络子可能就散了。现今这时候,大家是宁肯快活一时,也不再愿意窝曩一世了。他娘的,东洋鬼子敢进山来,咱就不能杀到山外?”

想到这里,山鹞子眼前一亮,喊过胡师爷,轻声说了自己的想法。胡师爷沉吟半晌,缓缓颔首,赞同说:“每年入冬,日本人都要大举进山,搜剿反日的络子。如今咱们突出奇兵,出岭袭击伪兵固守的大屯,必出日本人的意外。如此算来,咱们倒有三四分的把握。”山鹞子拍着大腿,说:“莫说有三四分把握,就是没有把握也要干他一下子。妈拉个巴子的,东洋鬼子把咱们撵得东跑西踮的不着消停,咱们出岭狠狠干他娘的,就是捞不着啥油水,谅小鬼子在岭内也不敢这么的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