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七十七节 闪电骑兵

有了一队假“鬼子兵”,接下来的仗,就好打多了。根据侦骑回报的消息,对不同数量之敌,采取不同的战术。如果是遇到小队以下的鬼子,汽车闷声不响的开过去,(打枪的不要),冲到鬼子队伍前面去。然后再突然扔手雷炸,骑兵从后掩杀,两头一堵,鬼子一个都别想跑掉。

遇到鬼子的坦克修理站,则由懂日语的战士,下车套近忽,悄然完成包围之后,再突然动手,这样鬼子连钻进坦克里的时间都没有。收拾起来,那真叫轻松啊。

鬼子小队以上的大部队?

没遇到。倒是遇到了一支数百人的伤兵。

出于为日军节省医药费的考虑,骑兵团将这些伤兵,变成了“阵亡”。

在敌后,袭击完全没有防范的鬼子,就是痛快啊。三百余公里的地段,卫华带着骑兵团,愣是捣毁了四个坦克修理厂、四小队鬼子、三个汽车队、一队鬼子伤兵。共计屠宰鬼子一千二百人。缴获坦克二十辆,汽车一百零八辆。

坦克没人会开,全都炸了。108辆汽车当中,有四十辆开不动,也炸了。

临近双城,鬼子的兵力陡然变得密集起来。卫华甚至能够听到轰隆隆的炮声,升腾起的硝烟,在北面的天空形成一大片铅灰色卵乌云。

卫华正打算冲过去,从背后攻击敌人。这时有侦骑来报,说是西边大路上,有一大队鬼子正在行军。

卫华问,有多少人?

侦骑道,俱体多少,尚不清楚,已留了一个兄弟在数。鬼子呈四路纵行急行军,前不见头,后不见尾,至少有上万人。

卫华心想,鬼子第十师团已经过了松花江,赶到前面去了。这些鬼子,一定是从嫩江那边调来的。

看看天色,已经临近黄昏。正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时候。再看看自己的队伍,前面是六十八辆油加得满满的汽车(这些汽车原本是用来运油料和弹药的,自然有油加。)每辆汽车上都有一挺拆自鬼子坦克上的机枪,机枪弹药充足,(日军一辆89式中型坦克,备弹2745发,这些坦克还没上战场就抛锚了,子弹一发不落,全上了汽车。)。

卫华想起九一八时,汽车突击队打出来的雄风,一时间豪情大发。站在一辆卡车顶上道:“兄弟们,我们骑兵团逞威风的时候到了。所有人听好了,跟着汽车队冲锋,中途不许停下,有受伤落马的,也不许救援。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冲乱鬼子的队伍,杀透鬼子的行军队列!”

卫华没有猜错,这支庞大的队伍就是鬼子从嫩江前线,匆匆忙忙调来的部队。日军在松花江防线突破后,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敏感的意识到,机会来了。于是调集手头全部的火车,将基本上没有什么战伤的第8师团,紧急调往松花江。

第8师团抵达松花江后,下车步行,借用第10师团留下可以过汽车的浮桥,向着双城急行军。

武藤这个布置是不错的,他借着铁路的方便,用“闪电战”突破了中国守军的防线后,再快速集中兵力,实行重点进攻。只要能拿下哈尔滨,就可以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只是未曾想,从长白山杀来的独立师,全都是骑兵,在吉林虚晃一枪后,以惊人的速度,赶在第8师团之前,到了双城附近。

由于是急行军,再者鬼子从没有想过,在这里会遇到中国军队。所以,连斥候兵都没有派出。

当骑兵团的汽车队出现在鬼子面前时,鬼子第8师团还以为是自己人呢。他们冲着汽车上的“黄军装”喊着,打着招呼。

既然鬼子瞎了眼,(也不能怪鬼子瞎了眼,谁叫卡车上的人,都穿了鬼子军服呢。)卫华也不急着开枪,他命令部队,听他的枪声为号。直到两队人马,鼻子都挨上了,这才打响了第一枪。

首辆汽车上的火力,得到了特别的加强,车顶上放有二挺九二7.7毫米重机枪,驾驶室副坐上摆了一挺九一6.5毫米轻机枪。三挺机枪,在狭窄的公路上,火力密集得不像话,那不叫弹雨,而是弹幕。

桔黄色的弹道,形成一道死亡之网,网到哪里,哪里的鬼子就肢离破碎,惨叫连天。既便是侥幸躲过火力网的,也会化作汽车轮子下的那一声叫人牙酸的惨叫声。

枪声就是命令,汽车队陡然加速。由于公路较宽,第二和三辆汽车,都赶了上来,与第一辆汽车,齐头并且。这使得排头火力更强了,火网更加的密集。

整个汽车队,犹如一辆“推土机”,沿着公路以每小时三十公里以上的速度,推了过去。推到哪里,哪里就像被绞肉机加工过了一样,成为血肉模糊的地狱。

枪响之后,卫华解开系在车后缰绳,跳上马背,拍马舞刀,驰向公路右边。东北的大地,那叫一马平川哪,公路两边平坦得如同草原,正是俊马驰骋的好战场。

这时,天色已暗,鬼子只听见前方,杀喊声震天介响,枪声密集如豆,马蹄声轰隆隆如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刚开始,还说是有一股皇军突然叛变了。等到弄清楚了,卡车瞪着两只雪亮的车前灯,带着汽油机的咆哮,与机枪的索命声,已冲到了跟前。

这时日军出色的训练,帮了他们的大忙。更后面的鬼子,机敏的散到两边去了,伏在地上,向着汽车射击。

汽车队冒着枪林弹雨,无畏的冲锋,因为他们得到的命令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击。打头的三辆汽车,负责清道。后面的汽车,才是对公路两旁扫射。由于日军,还来不及架机枪,所以,尽管独立师骑兵团人数少,但火力,反而比日军要猛烈得多。总计六十余挺轻重机枪啊,这火力,可不是一般的密。

跳到公路两边,躲过汽车扫射的鬼子,以为自己安全了,那可就错了。紧随其后的二千匹战马,这时已经展开了队型,形成一把宽达数百米的“镰刀”。马上的战士们,挥舞着明晃晃的骑兵弯刀,见人就砍。

由于人的脖颈处有脊椎骨,想要一刀砍下人头,一般的人是做不到的。不过,骑在马上的骑兵,那就不一样了。经过六个月的艰苦训练,战士们已懂得如何借着战马的冲击力,自上而下,斜砍下来。尽管鬼子的脖子又粗又短,仍能一刀断头,绝不拖泥带水。只见一片刀光闪过,一群群的鬼子头,如同熟透了的苹果,一片片骨碌碌的向下滚落。

领头的当然是卫华,他是一把无坚不摧的战刀。哪里人群密集,他就住哪里冲。冲过之后,留下一条血胡同。

轰轰隆隆的马蹄声,听到鬼子的耳中,变成了死神的战鼓,要命的惨嚎。

由于骑兵,正面散得开,那么犁起来,也就特别的干净。

当后面的鬼子兵,听到枪声,会自然的向两边散开,自寻掩体警戒。但不会跑得很远。因为他们只知道遇到了敌袭,而不知道,敌人来了多少,是以什么样的队伍行进的。天色又暗,鬼子看不了多远。换句话说,鬼子全都在骑兵的攻击路上。当他们听到马蹄声,当他们看到,一千多骑兵像海浪一样的涌来时,再想跑远一点,已经晚了。

天色暗,对于鬼子来说,是一场恶梦,因为他们无法瞄准射击,但对于骑兵来说,无关紧要,反正他们是拿马刀近身砍。只要五米内能看到人影就行。

中国人打仗喜欢说天时地利人和。很明显,这会儿这样三样东西,全都在义勇军骑兵团的一边。

天时,光线暗,射击不准,利于砍杀。

地利,平坦的原野,战马任意驰骋。骑兵已散开了队形,每一个战士都能发挥力量。而日军则拉成长蛇阵,交战时,仅前面的数十人。战术兵力对比,高达五十比一。

人和,骑兵团有备而来,日军全无防备。骑兵团刚打了一场胜仗,士气高昂。鬼子急行军数百里,又兼在嫩江首战失利,士气不振。骑兵团为保家卫国的正义之师,鬼子是侵略之兵,为了劫掠而来。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这仗杀得,真叫顺风顺水啊,畅快淋漓啊。别看鬼子一个师团有二万多人,但在一团乱麻,全无防备的急行军的时候,就是一块毡板上的肥肉。被二千骑兵肆意冲杀,战斗一开始,就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鬼子嚎叫着,一名帝国勇士,可抵十名支那军人。

现在,骑兵团用一比十的兵力,用事实告诉世全界,一个中国军人,可以追着十个鬼子砍。

一个多小时后,太阳终于禁不住大山的召唤,沉了下去。黑夜降临。

义勇军一口气杀出三十里!在黑土地上,留下了一片耀眼的红色地带。

战罢收刀,卫华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三百九十骑,汽车损失了一半。心有不甘道:“我们再杀回去,寻找失散了的兄弟。”

“好!”一千多兄弟,轰然作响。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