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十卷 聚义 一百九十三章 凤凰重生(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王先生,你是不知道,这种神级狙击手可不是光靠天赋就能达到的,还得有机遇和坚持等等各方面的因素,不然,一辈子也别想达到这个级别了。”说到这,我又想起了师傅,有些伤感,也有些不情愿的说:“就我所知,日本就一位,而中国也就只有我师傅,两人都勉强可以达到这个级别吧。不过,他们都已经在决斗中被人偷袭而作古了。”

我刚说完,阿超却突然怒道:“那位日本的神级狙击手是被他们自己人偷袭的,而我师傅却是被那些不讲规则的狙击手乱枪打死的,娘地!总有一天老子定会讨回这笔血债。”

“对不起,李团长,李营长,让你们想起了伤心事来了。我也只是听首长们说起过这事,一时没注意就问了。”

“这没什么,反正我们心里记下这笔血债就是了,各位还有什么不懂的吗?”我有些暗淡的说。

红娘子却紧紧地盯着我,突然问:“你和李营长是什么级别了?”

“你猜了?”我突然想开开玩笑,就狡猾的笑着问。

红娘子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才大声的说:“我要是知道还问你,不过我估计你们肯定达到了高级狙击手了吧?”

“严格的说来,我算不上是高级狙击手,但也要比中级狙击手强一点,只能算是两者之间吧。我这兄弟,估计也和我一样。”我笑着回答。

“这么说你们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已经亲手杀了几百人,而且在安县还一次性杀了上万老百姓?”红娘子的反应超出我的想像,惊奇中带着浓浓的气愤。

我没感觉到什么不对,所以我点点头后又说:“我李峰做事从不后悔,对自己做过的事也从来没有不承认的。我是亲手杀了几百人,不然也不会当到这个团长职位了,在安县我是下命令杀了好几千人,可以这么说吧,我这个团长就是用人命堆积起来的,而特勤团也是个由双手沾满鲜血之人所组成的团体,每一个特勤团的成员都杀过人,其实狙击手也就相当于刽子手。”

说到这,我发现红娘子猛地杀心大起,可是她刚有动作,就被另一名同志给拦住了,我假装没看见,冷笑了几下继续说:“可我李峰敢对天发誓,我从没滥杀一个好人,我杀的不是鬼子就是汉奸,当然了,也包括汉奸的直系家属,这点,我可以用生命保证,难道各位以为我杀错了么?”

几人相互看看,都没有做声,我知道,他们是和我第一次见面不好闹僵了,所以都有些想说又不好说的样子,最后还是王政委打了总结:“过去的事情大家没必要再争论了,不过李团长,我们既然都是八路军了,那就应该遵守党纪军规,我看以后有俘虏还是留下来,要不交给我也可以,因为八路军有纪律,善待俘虏,不能私自杀害或侮辱俘虏,你看怎么样?”

“成,就按你说的办,毕竟我们特勤团现在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了,也不能再和以前一样了,不过王先生,刚才你也听我解释过了,在战场上,我们这些狙击手可不能因为要抓个俘虏而不打头只打脚吧,除非有特别的命令,不然,兄弟们也都很难办到此点。不过我保证,以后万一,我是说万一抓到了俘虏,我绝对会优待俘虏的,这点还请大家放心。”我也不好一上来就和大家老别扭,再怎么说,我现在也归八路军管了,也不能违背军纪,毕竟军人还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以遵守军纪为原则的嘛。

“那好,具体的细节咱们晚上在一起商量,现在,李团长,能不能给我们讲解一下他们背这些木头干什么?不会是只增加体能的吧?”王政委显然怕大家闹不愉快,赶紧岔开话题,指着开始大面积扛着木头回来的新兵们说。我当然也就顺水推舟的笑着回答:“这些学员身上所扛的木头都是他们刚从五公里以外的山上砍伐下来的,长约四米,必须要比碗口大。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有三点,一是向王先生说的那样锻炼体力和耐力;二来就是锻炼他们的臂力,大家都知道,打枪之人的臂力,特别是手腕的力气很重要,而这些木头都是他们亲手砍伐的,有利于锻炼腕力和臂力;第三点就是大家也看到了,这座取名为凤凰城的军事营地还没有建完整,需要大量的木材,这些木材只要暴晒几日,就可以使用了。”

“真是一举三得啊!这样的训练真是不错,不过接下来他们又要干什么呢?”

我向众人看了看,然后说:“本来他们接下来要进行一个小时的举枪瞄准训练,但今天诸位先生既然想看看特勤团表演,那也让这些学员们也休息一下,大家一起看看表演吧。”

“震峰,给他们说,今天上午的训练就进行到这儿。叫队员们全体集合,都到打靶场去进行实弹训练,然后叫学员们也一起去看看。”我看了看表才九点过几分,所有的队员都回来了,我对一旁的刘震峰轻声的说。刘震峰却小声的问:“团长,那学员们的早饭什么时候吃?”

“当个狙击手,会经常性的一天不吃不喝,饿他们一次又不会死人,反正今后要专门进行这方面的特训,也算让他们提前适应适应。快去宣布!”我想了想,然后平和的说。说完我又对这些特派员说:“大家请大打靶场去看看兄弟们的表演,各位请!”

对于狙击手这个新行当,大家明显的都很好奇,所以就高高兴兴地随我往打靶场而去。

其实,因为营地只完成了大概的规划,有的地方连最外围的围栏都还在赶建中,所以除了这个大操场上因为有个讲台而形成了主要的训练场所外,其余的都没有固定的具体范围,像森林训练就在山上,可山坡那么长那么大,也不好划分,而的草场也就成了草地训练基地了。这个打靶场也一样,并没有固定的范围,只是在凤凰城的东面那块草地上临时建的几个打靶用的标环和挂酒罐子的柱子,还有一些为别的训练方法而搭建的单双杠等等,简单的很。

随着一声特别的集合号吹响,原本呆在房间内的特勤团队员都全副武装的跑出来.

几位特派员很是吃惊,都很好奇特勤团队员们的装束:平头,短直发型,脸上画了多道黑绿色油彩,灰蓝色的野战军服,身批浅蓝色厚而轻,用来伪装的麻线做的麻网,身背着浅蓝色大背包,脚穿土褐色皮鞋,手握毛八枪,就像是一道灰蓝色的钢铁铜壁一样,一动不动的站立在那,这就是特勤团集合后给在场所有人的第一印象,(后来王开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是这样评价自己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特勤团时的心情:我原本以为这支只剩下两三百人,连续参加了凇泸会战和南京保卫战后,他们人员急减,又被老蒋抛弃的这支传奇部队,一定会是:士气低落,神情散乱,衣冠不整,武器装备都不齐全,已经不是老百姓心目中永恒的那支铁血雄师了,……可我错了,当我无意中回头看了他们的第一眼时,我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我完全被震撼住了,因为我从他们的完整装备和每一位战士那刚毅的表情中,特别是那一双双冲满了杀意、好战和永不屈服的眼神中就肯定了一点:这支被鬼子称为‘幽灵团’,被外国人称为‘魔鬼团’,被老百姓称为‘骄傲团’,被老蒋吹嘘为‘天下第一团’的英雄部队,他们并没有放弃自我,他们依旧还在履行自己的军人职责,依旧让人感觉到一种浓浓地恐惧般的杀意,依旧让人敬佩和恐惧,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他们的铁血军魂还在每个队员的心中,所以他们依旧是一支让人永远不敢忽视的团队,我从第一眼就知道,我的人生舞台将从这里起步。……)同时也在奇怪他们怎么一下子就能全部穿戴好了,红娘子还奇怪的问这个问题了,我当然是脸不变色气不喘的回答,他们平时都是这样,全天候随时待命。

“特勤团所有队员注意了,全部集合到打靶场进行实弹打靶,接受检阅。”然后刘震峰又对那些莫名其妙的学员们大喊:“特勤团全体学员注意了,全部到打靶场去观看特勤队员们实弹打靶,进行学习。”

看到自己心目中的装备,听到自己就要真正看到心目中狙击手是如何实弹训练的,一想到自己将来也可能穿上这么一身装备,所有学员的激情都在迅速燃烧,很有力的向打靶场整齐跑步前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