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一卷重返军旅 第一章列车风波

whq197988 收藏 82 1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size][/URL]   “呜……”   “轰隆隆、咣当、咣当。”   火车慢慢的启动了,坐在王权对面的男生还在抽泣着,看他文弱的身材,长得白白净净的,上车后拉住父母不放手就好像生死离别一样,王权看着他,心里断定小白脸肯定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再看看旁边这位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子,长得虎背雄腰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


“呜……”

“轰隆隆、咣当、咣当。”

火车慢慢的启动了,坐在王权对面的男生还在抽泣着,看他文弱的身材,长得白白净净的,上车后拉住父母不放手就好像生死离别一样,王权看着他,心里断定小白脸肯定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再看看旁边这位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子,长得虎背雄腰一脸的彪捍,外形挺吓人的。上了车把行李接过来就把父母撵下了车,坐下来掏出一堆食物开吃一直没停过嘴。环视了整个车厢一圈,看着这些刚走出家门,既将远离父母的呵护,既将面对陌生的群体,即将开始的军旅生涯,车里的人都处于一种低落和畏惧中。整个车厢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环视了一圈,没有什么能引起王权兴趣的,头靠在椅背上,王权闭上了眼睛,脑子里映出四年前他当兵走时,也和他们现在一样,哭得死去活来,和父母依依不舍,心中充满了对部队的畏惧和恐慌。而今天再一次踏上军列,开始第二次新兵生涯,从报名到离家一个月的时间,全是老首长在帮他操作,而他从从容容,没有了远离家门的伤感,没有了对未来部队的恐慌。一切显得自然随意。离上车前王权也没让家人送,对亲戚朋友说出去打工,自己一个人就跑到武装部踏上了这列火车。

晃了晃头,王权睁开眼睛又再闭上。

和将军的偶遇又浮现出来,那次在预备役部队带领尖刀连参加演习很成功,获得了最高首长的高度赞赏,并得到了首长的亲自接见,见到最高首长时,王权和首长都愣住了,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了,在王权当兵第三年时,带队参加集团军军事野营拉练,首长就是那次野营拉练的最高指挥官,而王权就带队专门负责保障首长安全及后勤供给,长达四个月的野营拉练,王权给首长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离分别时首长给予王权高度的评价,并郑重的对他说:“部队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以后有什么困难和难处就找我,我一定给你办。”但直到复员王权也没有找过首长办任何事情。

首长看到王权非常高兴,拉住王权聊了好长时间,当提及为什么复员时,王权向首长讲诉了自己在连队只因为没有请客送礼,被连队主官排斥,受到了种种不公平的待遇,最后王权一怒之下就复员了。

听了这些,首长非常生气,对部队的一些不良风气更是大骂特骂了一番,要分别时首长突然问王权还想不想回到部队,王权当时一愣,马上脱口而出:“想,我做梦都想。”

首长当时就说:“好,这件事我给你办,你这么好的兵不在部队实在是部队的一大损失。我给你这个机会,不过这回你要好好把握,凡事三思而后行。一方面我可以帮你,更重要的是你个人努力。”

后期经过首长的一手操作,终于王权又穿上了军装,得到了第二次当兵的机会。原本首长是想把档案直接转到别的部队,让王权换个地方,接着当老兵,但王权不同意,他想重头开始,他想再一次的从新兵做起,这一次一定要让自己的军旅生涯完美无暇划上圆满的句号。

首长同意了,虽然费了不少周折,但王权还是穿上了军装,於2002年12月1日,在他22岁时,又开始了他新的军旅征程。

正陷入沉思中,王权被一个粗嗓门惊醒:

“嗨,兄弟,来一罐。”旁边的大个子拍了王权一下,递给他一罐啤酒。

王权睁开眼睛看着大个,笑了笑,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啤酒。

“想什么呢,我看你上车就一直这模样?”大个随口问道。

王权“砰”打开啤酒仰脖喝了一大口,没直接回答大个的问话,反问道:“你小子胆子不小啊,敢带啤酒上车,不知道当兵不让随便喝酒啊。”

“操,你不是也才喝了吗,哈哈哈。”大个哈哈一阵大笑。

随之王权也哈哈大笑,然后举起啤酒与大个碰了下,一仰脖一罐啤酒喝了下去。

“爽快,干。”大个也一仰脖把啤酒干了下去。

看着大个的爽快劲,王权对他有了好感,向大个伸出手自我介绍:“认识一下。我,王权,农村上来的。”

“张海洋,Q城铁北的。”边说着大个也伸出手握住王权的手,两个人算是认识了。

虽然大个有名,但王权还是喜欢叫他大个,感觉更亲切更顺口。大个这个别号在王权这就传开了。大个又拿出两罐啤酒,一人一个。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刚才哭泣的小白脸这时也在旁边搭上茬:

“你们好,我叫程龙,也是Q城铁北的。”小白脸的话音刚落,王权和大个不约而同的一口酒喷了出去。喷得对面两兄弟一头一脸。

“干,叫什么,程龙。”大个反应更为激烈,立马起身握住小白脸的手:“偶像啊,给哥们签个名吧。”说完连旁边坐着的几位兄弟都笑翻了,车箱里一扫刚才阴沉之气。

“闹什么闹,都他妈安静点。”一个白脸中尉走了过来,车箱里立刻沉入死静,不少人都低下了头,唯恐被白脸中尉看着不爽撞到枪口。

“呵,胆子不小啊,敢私自带酒上车,都谁喝了?”看见白脸中尉出现王权就抢过大个的酒连同桌子上的空罐一齐往下划拉,但还是慢了一步,还是被白脸中尉发现了。

大个一脸无所谓的站了起来:“我喝了怎么的。”

看见大个站起来,王权也站了起来:“还有我。”

看着白脸中尉已经扭曲的脸色,王权知道出头鸟要被枪打了,这家伙肯定不能轻放过他俩。不过自从踏上这趟列车王权就告诉自己:“我不再是四年前那个毛头小子了,我是强者。没有人再能左右我。”

王权知道现在虽然他做了出头鸟,但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当出头鸟实力强悍时,往往可以由坏事变成好事,因为部队信奉强者。

看着已经气得大脖筋都暴露着的白脸中尉,王权心道:至于吗,犯得上生这么大的气吗。满脸轻松的王权向中尉说道:

“中尉同志,我想和你比试一下,如果我赢了,你就放过我们,不再追究,如果我输了,我们任你处置。如何。”

听到有人向白脸中尉发出挑战,周围的目光“唰”全聚了过来,更有胆大的凑了过来。

在远处的一个士官可能感觉到不对,向这边走来。

本来有些面色不对的白脸中尉看着走过来的那个士官,脸色又恢复正常,轻蔑的瞥了王权一眼说道:“和我较量,你凭什么,你够资格吗,杨班长,麻烦你露两手给他们看看,杀杀这小子的狂气。”

听了白脸中尉的话,王权火大了,真以为白脸中尉看不起他,心中的怒火“噌噌噌”一个劲的往上窜。不过有个对手总比没有对手强,要不这事还真不好解决。王权转身面对那个士官。

走到近前的士官一直没有什么表情,始终是那么淡然。双手负立,没有任何动作,但确给王权一种强大的压抑感觉。

一眨不眨的王权盯着眼前的士官,只见他肩戴一级士官军衔,粗壮的身材,一米七0左右的身高,瓜子脸,一双剑眉下双眼不时的放出一道冷光,一身全体的军装衬出军人的阳刚之气,全身上下散发着不怒而威的霸王之气。

足足有五分钟,王权偿试着寻找他的弱点,可是他就一直那么站着,一动没动,但王权知道,只要自己出手,无论从哪个角度,自己可能连一招都走不过去。

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叹了口气,王权向那名士官低头认输:

“我输了,我根本找不到你的弱点。”

站在他的面前王权知道,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不说他浑身上下那能攻能守的严密防范,就他身上那股不怒而威的霸王之气,已经压得王权喘不上气,在他面前王权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认输,情愿受罚。”虽然王权的身手不错,当年在全团也是叫得上号的,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强中自有强中手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好汉不吃眼前亏。王权还是明白这些道理的,而且王权向来不是莽壮的人。

看到两人还没比试,只是在那站了那么长时间,刚才一方还跃跃欲试想较量想比试,而现在王权确认输了,周围传来一片嘘声。大家都很失望。

那个士官也是一脸诧异,但随即释然。大家都是明白人,不用点都透。

看着还是一脸怒气,不肯罢休的白脸中尉士官替王权说了句话:“算了,小孩子不懂事,以后在部队调教调教就好了。”然后拍拍王权的臂膀,又对着大个:“部队有条令条例明文规定不准军人私自喝酒,念你们什么都不懂,这次就算了,以后别再喝了。”

对于士官的好说话,王权很感动,冲他点点头:“谢谢你,老兵,放心吧,我们不会再添乱的。”

在部队里能为新兵说话的班长不多,至少在王权当兵的那几年了,他所接触到的那么多的班长之中就没有几个,虽然王权和他们关系处得都挺好,但对新兵的态度问题上王权一直不赞成他们的行为。但又不好说什么。

看来老兵挺有面子,虽然白脸中尉不满意但还是冲我们嚷嚷两句:

“不要再闹事啊,小新兵蛋子。”然后转身离开了。

大个挺不服气的,还想起刺,王权拉住他道:“我从小习武,能感觉到敌人的气势强弱,我们根本不是对手,连提鞋都不配,消停呆着吧。”

大个看了看王权,憋了口气坐着不动了。

王权笑了笑,话只能这么说了,总不能说他当过兵,对兵身上的那种气势了如指掌,这话可不能说,对谁也不能提。

车箱里又恢复了寂静,虽然王权嘴上说认输,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说什么不丢脸,但在他心里还是很不好受,刚才对他的打击实在不小,王权向来对自己的身手充满了自信,但在老兵面前,确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王权开始动摇对自己的信心了,也真正的意识到什么才是强中自有强中手,那不再是一个道理,而是教训。

直到后来王权下连被分到老兵的班里,老兵任他的班长,从别人的嘴里了解到。原来老兵叫杨军,。原军区特战大队特战教官,在北沈军区,杨军可是第一号人物,经他手带出来的特种兵,特种教官加起来足有一个团。现全军区各角落单位几乎全有杨军带的兵。杨军十三岁从军,整整二十年,从小兵做起,三十三岁已是一名大校,是全军区岁数最小的大校,可能在全军也找不到几个这岁数能当上大校的。杨军的事业正如日中天时,只因为中央某首长的公子公然在大街上调戏一女孩子,被杨军一脚踢坏了卵蛋,断了首长的后,首长脑羞成怒,决意要致杨军于死地,在军区各大首长的联合力保下杨军从大校变成了一级士官,下放到了野战二师步兵二团暂时保护了起来。

被下放后,军区各首长分别放出话来,杨军在师里不能受半点委屈,在适当时候杨军还会回去。从下放开始,杨军在团里地位就绝对超然,一方面杨军是特战教官,一方面军首长有话放出来,团里从上到下都很给杨军面子,同时也不时的各营各连邀请杨军去指导战士训练。而杨军从不张扬,平易近人,有求必应,无论在战士还是干部中声望都非常高。了解了这些事情的原委后王权心中才释然。在这样的人面前认输,绝对不丢脸,而且应是自豪。

虽然王权跟杨军的时间不长,但就是那短暂时间里王权从杨军身上学到了以前根本学不到的东西,而杨军也完全以特战大队的教学纲领对王权进行系统的训练。使王权虽然身为普通一兵,但已经具备了特种兵的素质,为他后来的军旅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