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路!路!路!

从我工作的地方到我家庭所在地之间的那条公路在冬天过去之后开始全面溃烂了,这是一条建成仅仅两年且曾经被人们寄予了厚望的路啊!!!

2003年,我毕业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这里完全可以用“穷乡僻壤”这个词汇来形容——在广阔贫瘠的黄土高原上,这样的贫穷随处可见——这也使得我们的落后在来过这里的人看来是如此正常,正常到如同看到一群蝼蚁中的一只蝼蚁与其他蝼蚁的毫无差异一样。依旧如同黄土高原所有的穷地方一样,这里困扰着人们多年的问题中列在第一位的是缺水,其次就是缺乏肥沃的可耕地,至于资源更多的时候在百姓眼里则于自己无关。但是这里的人们也和所有的高原人一样,是勤劳努力的。多少年来,他们在寻求改变,虽然出产有限,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这里还是有了一些可以依靠的发家副业。可是问题出在有了产品有了市场,却没有一条像样的出山公路!

西部大开发后,周围的县区发展与我们比起来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了,在邻居们日新月异搞基础建设的时候,我们竟然连一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别的都不比,每一个出去过看过外面世界的人回来最直观的感受是,路!曾经比我们发展滞后很多的地区如今有宽敞的柏油马路,我们至今(2005年前)仍旧是靠两条沙石路走出大山,联系全县三个镇的一条柏油路早就破败不堪,我曾用“这条路是不是拍过地雷战”来自我解嘲。在大多数人的口中最经典的话就是:只要发现车开始颠簸,那就可以肯定进入我们县境内了……那时候的我们感受就是这样真切!!!于是一条说得过去的路——不要很宽的路面,只要是柏油的就可以——成了所有这片土地上人们的梦……

2004年有一条好消息传了出来,我们要修通连接县城与市区以及县内三个主要城镇(一条是跨省的过境)的三条三级公路。消息的传开使得老百姓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不管什么等级,只要能有一条出山的柏油马路就是福音。等、盼,路终于开工了!那条梦中的出山的柏油马路开工了,这时候的人们欢欣雀跃,每天所谈论的就是我们将拥有盼望多年的路,每一个角落都洋溢着热情的期盼,眼神、语言……都给人们描绘着未来是美好的!当然对于连接三镇的这条重建的路人们同样的寄予了厚望。因为这必然是一条真正意义上将长期踩在脚下的路。

原定的开工日期在原有的路面被铲除后屡次推迟,理由会有很多,流言当然不会少。最流行的版本是钱到位了之后承包商和县上在首付款问题上扯皮。于是在那年的雨季我们的屁股就得到了极大的锻炼——由于铲掉路面,路基直接遭受雨水洗礼之后塌方,我们的回家之路从此变得让人感觉如此漫长——原来半个小时的回家之路变成了两个半小时,最有意思的是,当我们坐车到山顶看到县城近在咫尺时却要往县城相反的方向行进,绕道一条早就废弃多年的山间砂石路(甚至于泥地)才能回去。单就时间而言,这样坐车当然不是最长的,但是就心理而言,任何人都知道世界上最大的煎熬——近在咫尺却不能实实在在的接触到。

2005年,这条路的路基重建在春季来临后展开,似乎这条路的建成已经不远了,于是我们的热情又一次被激发起来,等待着那条路建成通车,近一年来的期盼变成现实也是很满足的事情呢。又是一个雨季的到来……雨季过去之后的10月,路面的覆油终于于开始了,你都可以想象到那时候的高兴劲。但是路面的覆油很快让人转入失望,路面的厚度不超过2厘米,更让人寒心的是其中一段在星期日下午覆油,当星期二再过此段时,路面已经溃烂……为此我甚至气愤到向我们的市级机关刊物《**日报》的专栏发短信要求调查。当然最终我也没看到这条短信上报,也就没看到路面的覆油发生实质性的改善。即便这样,不到11月,随着我们这里冬季的到来,施工停止。此时覆油路段竟然还不到这条只有15公里长的路的三分之二。我们还要等到来年的4月解冻后……

2006年的4月,施工没有开始,5月也没有,6月、7月、8月、9月……没有开工。传言再起,说是这条路的承包商突然死亡,工程没人管了。覆油已经不可能了……10月,某个周末结束回单位时,覆油再次开始。此时的路面每个一小段就会看到局部路面的破碎。在11月初,除了两面的接茬和位于整条路中间的料场半截外,路面的覆油可以说结束了,那些局部的破碎也被打上了补丁……

2007年5月,施工者又出现了,在对部分破碎的路面进行了修补之后,料场占用的耕地犁开,我们知道,施工宣告结束了,此时的路面和旧路比起来已经没什么区别了,仍旧可以用来拍摄地雷战。2007年9月,“新修的”弯道路基塌方,半个路面随着塌方不在了,一个最小四平方米的豁口出现在路面上,这里成了“单行道”,由于路政部门的“不察”,此豁口直到2008年3月中旬才被用土料修补;2008年3月,随着冬季过去,该路就出现了我所说的全段溃烂,不仅仅是简单的路基露出的问题,实际上是严重的地方路基已经被压出一处处大坑。就在前面提到的塌方豁口处,另一半路面开始塌方,有好几辆车在这里被困,险些造成翻车事故,而这些受困车辆由于在弯道处,另外再加上另外一半早就塌方出豁口,所以也威胁到了其他过往车辆的安全,尤其是这条路上经常跑的是载客车,其威胁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我们的路政部门(抑或是过往司机)才填平了这一段的塌方,但是对于这条路的全段溃烂,显然任何人都已经无力回天了,我又开始想象哪个屁股经受考验的时期……

路,一条在人们的心目中曾经燃起过无限希望的路。一条只有15公里长的路,在经过三年的马拉松建设之后,再不知道是否就算完工的情况下,已经成为人们咒骂腐败地极具代表性的“豆腐渣工程”!谁能为这条路这样的重建负责?谁能为百姓失望的情绪的负责?当百姓怀念那条被铲掉的路时,使百姓的悲哀还是谁的悲哀?一个国家级扶贫开发县的开发这样搞下去不知道要扶到那一年啊?

路,在何方?

在何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