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71/




巴图的儿子被杀了,下手的人是自诩为塔路三杰的普楚三兄弟。


自从普楚用谣言让那些梦想着发财的二流子们纷纷动起了上山淘金的想法。混乱的黑瞎子山,也为他创造了偷猎的良机。就在元宝忙着满山撵兔子一般的去抓那些淘金者的时候。普楚早已经命令两个兄弟,再次悄悄潜入到黑瞎子山中。


广州的赵老板,要一整套野生的熊掌,熊胆和熊鞭,出的价格也比往年冒高。幸好今年巴图带的那只小公熊还没被撵走。普楚决定对它下手。


巴图身边的孩子是上一年下的小崽,为了它,巴图几次拒绝了临近山头那只大黑瞎子的求婚,气的那只大黑瞎子几次要对小熊下毒手,幸亏临危时,巴图拼命抵抗,才没让对方得了逞。


儿子跟随她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了,到今年秋天,他也该自己独立生活了。为了能让他在外面独自闯荡的时候能多些生存的手段,巴图觉得应该趁现在这个机会再多交他一点知识。


对于熊来说,虽然体形庞大,但是最爱的吃的却并不是肉类。黑瞎子山上那垂枝的野果,松林里那饱满的松塔,以及挂在半树腰上那庞大的野蜂窝,都是极其美味的佳肴。


虽然巴图教的细心,但是小熊却对母亲的良苦用心很不以为然。他笨拙的跟在巴图的身后,并不断的用鼻子闻着四周他已经很熟悉的树木,时不时的还会趁母亲采摘野果的时候偷偷去追那些受惊的松鼠。


对于周遭环境已经异常熟悉的巴图母子显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向他们逼近。


逆风看着不远处的黑熊母子,闻着风吹过来的浓重的腥臊味。普楚一把拽下彪子手中的猎枪,随后愤怒的瞪了他一眼。


“大哥,啥意思啊,不让用枪,你想熊瞎子拍死我啊?”看到大哥愤怒的表情,彪子立刻不服气的反问道。


“打,打,你怎么整天就知道打,妈的,把母瞎子打死你了,以后割你的熊掌卖啊?妈的,你怎么老问这些缺心眼的话呢?”听到彪子的询问, 普楚立刻生气的训斥道。


“那咋办?咱们下套?可是母瞎子精的很,下套它指定不带上当的。”听到大哥的话,彪子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随后小声询问道。


“别有了猎枪就把咱家以前的老本行忘了,老三,你先去后面去下套子去,老二,你拿跟绳子上树,记得,我不叫你你别露头。今天大哥给你露一手,让你知道什么叫徒手猎熊~~!”听到彪子的询问,普楚得意的说道。


徒手猎熊是普楚家的家传手艺。因自古以来,熊皮就是御寒的上等衣料,而能得到一张完好无损的熊皮自然可以卖到一个极高的价钱,可是在猎枪应用之前,要想获得一击杀掉强壮的黑熊谈何容易,所以,普楚家的先祖就琢磨出一套徒手杀熊的方法,只需要一根绳子就可以轻松的勒毙黑熊,从而可以获得一张完整的熊皮。


听到大哥的安排,其他两人自然知道大哥要做什么了,所以忙不迭的前去准备。而此是,普楚也迅速的脱掉身上的衣服,随后小心的向巴图母子接近过去。


带幼儿的母熊会变的异常敏感和暴躁,虽然普楚很小心,但是仍然很快被巴图发现了踪迹。


“嗷~~!”看到一个陌生的人类向自己接近,巴图立刻收起刚刚慈祥的神态,转而愤怒的向对方大吼了一声,可是,对面的那个人类却显然并不畏惧它,仍然继续小心的向前走来。


“嗷~~!”巴图再次警告的叫了一声,随后大踏步向对方冲去。见到巴图过来,对方似乎感到了威胁,连忙向后跑去,可是,当巴图担心的转回身走到孩子身边的时候,那个人类却又不知趣的走了回来。


“嗷嗷~!”巴图再次被这讨厌的家伙所激怒,再次飞快的跑上来,可是当看到她过来,对方又迅速的向后退却。几次下来,巴图终于彻底愤怒起来。


“嗷嗷嗷~~!”这次巴图显然已不满足仅仅把对方赶跑,所以虽然这个人类已经飞快的跑出了自己的领地,但是巴图仍然继续追了过去。


在丛林中,熊的速度要比人快的多,更何况是一只愤怒的母熊,很快的,巴图与普楚之间的距离就变的越来越近。就在普楚即将被抓住的时候,他忽然一个转身,抓住身边一棵树上垂下的绳子,灵巧的爬了上去。


见对方竟然上了树,巴图立刻敏捷的跟上来——对于熊来说,爬树根本是小菜一碟。


一人粗的松树上,一人一熊,一先一后的爬了上去,随着高度的增加,巴图几乎可以抓到对方的脚脖子。可就在它身手准备抓住这个讨厌的人类时,对方却忽然抓住绳子一荡,再次麻利的划下树去。


一切似乎只发生在一瞬间,当巴图看着对方嗖的一下下了树的时候,森林深处已经传来了小熊凄惨的叫声。


刚刚对于这个人类的愤怒,已经迅速被母性所取代,听到儿子的呼救,巴图立刻抓住树干小心的向下划着。可是就在它即将划到树下的时候,一根绳子却忽然被投掷过来,并且准确的套在了她的脖子上。下树的巴图仿佛一只被栓住的小狗一般,顿时被绳子困在了树下。


普楚家猎熊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因为熊下树的时候,总是会屁股向下,一点点倒退着下来,所以普楚家就利用这一点,先下把熊引上树,然后在树下埋伏,并且趁着熊下树的空挡,用绳子套住猎物的脖子。而熊就会因为窒息而拼命的撕扯麻绳,并最终把自己吊死在半空。


不过这次,普楚却手下留情,将绳子留的足够巴图下树。而在这段时间,彪子和老三则迅速的把那只胖乎乎的小熊抓了起来。